<
    当天晚上,宋儒回到家后得知前因后果,便与兰氏吵了起来。

    兰氏恳求宋儒帮娘家说情,宋儒自然不同意,还指责兰氏不懂约束娘家人。

    两人吵了一架,宋儒心力交瘁,干脆去了芳香阁。

    兰氏见宋儒靠不住,心里对宋家的厌恶又多了一层。

    果然还是她的娘家最靠谱,还是她的真爱峰哥最疼她。

    于是她趁着夜黑风高,拿上库房钥匙,从后门把娘家人放进来,将里面宋昭的嫁妆全部搬空了。

    看到这么多嫁妆,兰氏心里十分生气。

    宋昭害死了她的心肝儿子,这么一个恶毒的小贱人,死老太婆还这么宠她,竟然给她准备这么多嫁妆。

    而她娘家不过是占了宋家一些便宜,他们就不待见她娘家了。

    凭什么啊!

    她牺牲了爱情,为宋家开枝散叶,合着一点好处没有?

    兰氏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为兰家服务,是兰家给了她命,她又为宋家生孩子。

    她现在占了宋昭的嫁妆,也是她应得的不是吗?

    她的子歆都那么大了,不比宋昭年纪小,急着出嫁正需要嫁妆呢,宋家就应该为她承担一切的。

    库房被清空了。

    兰氏想着接下来还得运营着宋家的吃穿用度,她必须要找一些钱来堵上缺口。

    于是她又把主意盯向了方姨娘。

    隔天一大早。

    宋今赋正与方姨娘一块吃早膳。

    因为有宋昭的额外照料,方姨娘的日子好过十倍,每日燕窝补品的养着,气色极好,仿佛如获新生。

    甚至因为宋昭给她日日开药膳,治好这些年被兰氏磋磨损伤的身子。

    精神气十足。

    兰氏进来的时候看到方姨娘时差点没认出来人。

    这个一身绫罗绸缎,面若桃红的貌美女人,真是被她折磨多年的贱婢?

    再看一眼满屋子的昂贵装置,以及方姨娘吃的竟然比她还好,怒火冲天。

    “好你个小贱人,你一个卖身葬父的贱妾,也敢在这过阔太太生活?”

    兰氏一个箭步上去,推翻了满桌子的早膳。

    她将心里所有的恨,习以为常泄在方姨娘身上,指着方姨娘破口大骂,“我才是正头娘子,你一个下人贱婢,敢吃穿的比我还好,谁给你的胆子?我给你立的那些规矩你都忘了是不是?”

    方姨娘看到兰氏,心里被欺压的多年恐惧涌上来,颤抖的垂下头,细声道,“您误会了,这些都是宋二姑娘赐给奴婢的,奴婢没有僭越。”

    “你少胡说,宋昭那个死丫头会看得上你一个贱婢?”兰氏眼冒火光,双手抓住方姨娘穿的名贵蜀锦,想着扒下来卖掉也是一笔支出,于是用力拉扯起来,“你个贱婢,是不是从我那偷的银子买的?你赶紧给我脱下来,否则我今天要你好看!”

    宋今赋上来就推开了兰氏,将方姨娘护在背后,眉眼阴沉,“嫡母,你别太过分。我姨娘哪里惹到了你,你凭什么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便是嫡母,也不应该不明是非,胡作非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