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农门福妻超旺夫 > 第133章:嘴巴甜的腻死人
    海刘氏想解释,可她怎么说?

    难道要说,她是为了陷害海逵才这样做的,结果却被海逵跑了,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她要是真敢这样说,那海成春就真敢休了她。

    别看海逵不是海成春的亲生侄子,但这人眼睛揉不了沙,要是知道她有这样的心思,那比给他戴绿帽子还要恶略。

    这天晚上,海成春没有回去。

    喝醉了,直接住在海逵家。

    汉子哭的那叫一个难受,海逵没有安慰他,只是陪着他一杯一杯的喝着。

    第二天吃过朝食,海成春就回去了。

    昨天耍酒疯的事情他是有记忆的,在侄子面前丢人了。

    “你好好干,”海成春拍了拍他的肩膀,“照顾好自己,大伯是个没本事的,咋样都好,你就别惦记了。”

    “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小心点啊。”

    憨厚的汉子,想要再说一些叮嘱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最后换成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送走海成春,海逵锁了门,也走了。

    因为,邓金洪一家在吵架。

    也不知道邓金洪的娘听了谁的话,原本答应邓金洪了,忽然反口,死活不同意。

    海逵不想惹麻烦,收到风声果断走人。

    等邓屠夫带着邓金洪上门的时候,就看到他家院门上挂着个锁字。

    邓金洪不敢相信,说好的事情啊。

    整个人都不好了。

    “爹,”邓金洪哭丧着脸说道,“我要去参军。”

    反正,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要是他们不答应,他就偷偷的去。

    “去丰城。”邓屠夫说道。

    而此刻的海逵,呲溜呲溜的将顾昀真做的鸡汤刀削面下肚,顾家村的憋屈感被一扫而空。

    舒畅,全身的汗毛都舒服极了。

    谁知道,才舒服了没多久,顾家的大门就被人敲开了。

    海逵有些傻眼。

    邓屠夫父子也有些傻眼。

    他们知道顾家在丰城开了卤肉店,邓屠夫经常来丰城卖肉,知道顾家的卤肉店名气大,应该是挣了不少银子的。

    但没有想到,他就有段时间没关注过顾家,人家已经在丰城有房子了。

    这房子,看着应该不是租的。

    邓屠夫受到一万点的打击。

    他一直以为,他们家在顾家村算是日子过的好的。

    却没有想到,人家顾家悄悄咪咪的就在丰城弄了一栋院子。

    什么是差距?

    这就是!

    邓屠夫更加坚定了送邓金洪来的决心。

    他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可他还有三个儿子,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放出去一个,另外两个跟着他杀猪,多一条出路。

    顾文呈正好在家,看到邓屠夫领着邓金洪来,没给什么好脸子。

    他可没忘,当年邓家是怎么欺负他们家的,还有邓金洪是怎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三哥,”邓屠夫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其他的没练出来,但脸皮绝对是厚的,“三哥这院子可真气派。”

    他笑着说道。

    是大实话,这院子看着就两进,但处处透着温馨,很舒服。

    他也曾给丰城一些大户人家家里送过猪肉,还真没见过有几家能和顾家比的。

    “不敢当,”顾文呈淡淡说道,“你比老子大,少在这里套近乎。”

    “来干啥?”他睥睨的看着邓屠夫,“我可不记得咱们两家有什么事情。”

    “我们……来找海逵。”邓屠夫拍了拍自家儿子,“这小子想跟着海逵一起去参军。”

    “哼,”顾文呈端着一张脸说道,“这可不行,这战场上刀剑无眼,海逵带着你家娃出去,你家娃要是伤到了碰到了,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

    伤到碰到都是好的,这要是给嗝屁了。

    就邓屠夫和他家那个娘们,还不得把海逵给吃了?

    “这个顾兄弟你放心,”邓屠夫笑着说道,“他进了军营,能建功立业,那我老邓家感激海逵的提携之恩。”

    “如果真有个啥事,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

    “口说无凭。”顾文呈说道。

    主要是信不过邓屠夫的人品。

    “那没问题,我还识得几个大字。”邓屠夫也不生气,说道,“顾老弟要是不放心,我给你们写个保证书啥的。”

    “逵小子,你怎么说?”顾文呈问海逵。

    邓屠夫,“……”

    所以,您在这里叨叨这么长时间,是啥意思?

    “那地方的情况,你跟你爹说了吗?”海逵皱着眉头看着邓金洪,“很苦,比你想象的还要苦上十倍百倍。”

    “你还是要去吗?”

    西北孤苦寒之地,而且军营里的训练也特别苦。

    “你能成,我也能成。”邓金洪坚定的说道。

    海逵,“……”

    没话说了。

    保证书写好,顾文呈让柳氏妥善的保管起来。

    不是他们小人之心。

    “他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顾昀真私下里问海逵。

    “谁知道呢。”海逵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关心关心我。”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明天他就要走了。

    不想走!

    非常不想走的!

    顾昀真,“……”

    她怎么闻到了一股子浓浓的醋味。

    海逵捏了捏她的鼻子。

    女孩嫌弃的瞪着他。

    这人,不是捏她的鼻子就是揉她的头,好气!

    小丫头可能不知道,她噘着红嘟嘟的唇生气的样子有多么的诱人!

    “真想把你变小,”海逵将她抱在怀里,“这样我就可以走到哪里就把你带到哪里了。”

    顾昀真脸色一红。

    这人!

    嘴巴甜起来能腻死人。

    但偏偏,她好喜欢他说这些话呀!

    顾昀真觉得自己有些贪心了。

    “老大……”

    邓金洪推开门,“哎哟,我没看到。”

    海逵,“……”

    想杀人!

    邓金洪捂着眼睛站在房檐下面,望着天空。

    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铁了心的要去参军。

    家里给说了几次亲,但是都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邓金洪一时气愤不过,有一天拦着一个拒绝过他的女子。

    终于听到了实话。

    人家嫌弃他家是杀猪的。

    当然,也有那些看中他家杀猪想要把女儿嫁到他家的,他看不上。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以后也是个屠夫。”

    女子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邓金洪。

    那天他在自家房顶坐到了半夜,看着天空中的繁星,做了这样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