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聂思淼衣着寸缕站在程深的面前,她丝毫不在乎程深的对自己的凶。

    她颇为诱惑的站着程深面前,一只手滑过了自己的锁骨,她笑道:“不要这样,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考虑一下吗?”

    程深看着她缓缓地朝自己靠近,直接站起来就把她推开了,朝着一边走过去满脸厌恶的对她说道:“嘴上说的什么名门闺秀,到现在连这种下三滥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原来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的厚脸皮了。”

    聂思淼直接就被他这些话打击到了。

    但是她在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他对自己的态度。所以她并没有心灰意冷,而是微微低下头仿佛在伤心:“我只是喜欢你。”

    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原本是装着快哭不哭的聂思淼,真的觉得心里面十分的委屈,直接就哭了出来。

    她梨花带雨:“难道我连喜欢你的资格都没有吗?我喜欢了你这么长的时间,你能不能回头看一看,我就算是一眼也可以。我不强求你和我之间有什么结果,你能不能给我留一个回忆?”

    这话就算是典型的邀约了。

    像是聂思淼这种身份这种姿色的,她一旦开口说这种话,基本上是不会有几个男人拒绝的。

    毕竟和她在一起绝对不会吃亏,像她这种身份的到最后绝对不会多加纠缠,毕竟闹出丑闻来,对于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但即使是这样优越的条件,聂思淼心里也没有让他答应下来的底气。

    聂思淼十分紧张的看着他,程深冷漠道:“拿起你的衣服滚出去,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绝对不是让你滚出去这么简单了。”

    程深说完这话之后,直接转过头就看着窗外。聂思淼看着他的背影死死掐着自己的双手,瞳孔中闪过憎恨痛苦爱恋……

    她的呼吸越压制越急促,到最后她控制不住的跑过去从后面就抱住了他的腰。

    她撕心裂肺的道:“我不想要离开你,就算我不能堂堂正正的待在你的身边,你给我一个念想怎么了?我只要一夜。”

    就在程深准备甩开聂思淼的时候,他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夏苒那张脸出现在了门口,她一脸惊讶的看着房间里面的情况。

    随后她一边快速的合上门一边对他们两个说:“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看着夏苒快速离开的样子,程深心里面深怕她误会什么,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痛苦。

    直接伸手把聂思淼甩开,都顾不上追究她的责任,直接就朝着隔壁跑了过去。

    他过去的时候夏苒正准备关门,还不等他开口,程深就发现看见他追来的夏苒,关门的动作更快了。

    眼看她就要这样关住门了,程深想也不想的就把手伸进了门缝,想要挤进去。随着程深的一声闷哼,夏苒快速的把门打开了。

    夏苒看着他被门夹了一下,不知道现在怎么样的那只手,怒道:“你难道看不到我要关门吗?这么危险的情况你怎么能把手直接伸进来?也不怕断了!”

    “你是在关心我吗?”程深听着她对自己的怒吼,压根就没有顾上自己的手,而是欣喜的出声。

    见到程深这个时候竟然问的是这个问题,夏苒满脸无奈地打开门让他就进来了。

    等到看着程深坐在沙发上,她这才走过去开始检查程深的手,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刚刚关门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力气,如果你感觉到手要断了的话,那一定要去医院检查。”

    对于这种伤势他还是很清楚的,程深稍微动了动自己的那只手,整个人的心思压根儿不在外面上面。

    他直接用另一只手就把夏苒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笑着说:“其实刚刚的事情我是可以解释的,虽然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说的话,但该给你的解释我一定不会少。”

    看着夏苒就那样淡淡的看着他,程深只觉得心猿意马,只想要亲一亲她的唇:“本来聂思淼就是过去跟我说一些事情,谁知道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开始脱衣服了。我当时是因为你忽然推门分神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让她抱我那么久?”

    等他说完这话之后,发现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心里的想法。索性直接低下头就在她的唇上亲了亲,在她开始挣扎的时候就停止了动作。

    夏苒推开他坐到了1m以外的安全距离,淡然道:“我和程总之间可没有什么关系,你想要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想要抱谁就抱谁。”

    明明知道她这种态度是因为被人蒙蔽了,但是听到这话程深还是有种想要把所有事情全部都告诉她的冲动。

    他抵了一下舌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慢慢的来。只有让夏苒自己看到和发现,她才更能相信。

    不然就算是他拿出什么证据来了,夏苒不相信也绝对是白搭。

    “你注意一下聂思淼这个人,她对你没什么好心思,不要被她利用了。”程深无奈的提醒着,出去之前他还对着夏苒说:“明天早上你和我一起出去,等到出门我就把你要的书给你。”

    夏苒见他出去之后,因为他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之前她确实是觉得程深对聂思淼情根深种,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程深对于聂思淼并没有太大的好感,甚至还叫自己提防她。

    是不是代表,当初的事情……有隐情?

    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转了一整夜,所以她直接一觉就睡到了中午,直到第二天程深等不到她来敲门的时候,这才把她吵醒了。

    看着夏苒快速的刷牙洗脸,程深靠在墙上睨着她:“我还以为你已经自己跑了,谁知道你竟然到了现在还没有睡醒。”

    夏苒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等到收拾完之后这才和聂老太太道别,朝着外面走了。

    聂老太太看着他们两个并肩离去,眼底闪过了阴霾,只觉得程深做事过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