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1982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源头上找
    李忠信对于煤矿安全改革的这个事情有过耳闻,而这个耳闻和于金卓说的那个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他隐约记得,应该是在这一年快到年底的时候,鹤市的煤矿出现了一次重大的责任事故,应该是死了很多人。

    虽然李忠信不记得是瓦斯爆炸还是其他的事情,却是有那么一个事情,让国家下达了那样的一个命令。

    李忠信是江城人,更是中国人,他不希望看到中国的煤矿工人因为安全事故而出现大量的死亡情况。

    想到这里,李忠信慢慢开口说道:“姑父,我刚才也是想说这个事情了的,鹤市这边的煤矿的确存在着大量的安全隐患问题,也正是这样的一个原因,忠信公司会拿出来一部分钱给那些煤矿进行贷款,让他们改造升级。

    不过呢!现在看来,煤矿那边负债累累,想要换上钱的可能性很小,他们这些煤矿呢!基本上都是国有煤矿,退休人员过多,煤矿已经无法负担那么多退休人员的工资了。

    忠信公司或者是忠信银行,现在是一家大型的公司,所做的事情呢!都需要进行评估或者是做出来调查报告,只有评估或者是调查报告可以了,那么,公司才会决定给予贷款。

    这个时候呢!鹤市这边的煤矿真就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流程,这个也是我担心的一个事情。”

    “那忠信,就没有别的方法或者是方案了吗?”于金卓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缓缓地问起了李忠信。

    对于李忠信能够说出来这么多东西,于金卓自然心中清楚,李忠信后面还应该有一定的方案或者是想法,要不然的话,李忠信说那么多的话做什么。

    “姑父,这么说吧!煤矿安全升级这个事情呢!要是全部拿下来,那是需要相当大的一笔资金,没有个十几个亿根本就搞不定。

    鹤市政府这边财政状况你也和我说过,财政十分紧张,如果不是省里面给一些支持,财政都运转不下去了,也是拿不出钱来。

    那么,我们是不是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把一些亏损巨大的国营煤矿卖掉,然后用那些钱来进行升级改造呢?”李忠信淡淡地对于金卓开口说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李忠信并没有说出来是自己购买,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到说这个的时候。

    “国家在改制的过程中说过这样的一种方式,煤矿虽然是国家资源,但是,却是可以出手卖掉的,这个倒没有什么,可是,煤矿那边的人员安置问题,退休人员开资的问题,那就是大问题了。

    现在我们鹤市很多中小型煤矿呢!都处于这样的一种情况,就是想要卖出去,有人买算啊!难道说忠信公司有收购一些煤矿的想法。

    这个事情呢!我觉得不太合适,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购买煤矿,基本上是有赔无赚的一种。”于金卓有些肃然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于金卓说的这个事情呢!基本是有理有据,因为这个时候的煤炭不值钱,各种压力都相当大,每开采一吨煤,需要给国家缴纳多少多少钱,这个是必须的。

    “赚钱赔钱的事情呢!我并不怎么考虑,我考虑的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忠信公司会在鹤市这边收购一两个大型煤矿,今后呢!这些煤矿开采出来的原煤,负责供应忠信热电厂那边。

    要知道,忠信热电厂那边光是去年,就发生了两次供热事故,而这两次供热事故,都是由于煤的原因而造成的。

    停电和停止供热这种事情,对于忠信公司的影响相当大,具体的原因呢!就是因为煤矿方面供给的问题。

    忠信热电厂那边,是忠信公司和省里面共同管理的,省里面的电力系统派过去的监装和采样那边勾结到了一起,直接进的是次煤,里面基本上都是那些煤矸石什么的,热量达不到不说,而且是直接就把锅炉压灭了。

    监装和采样那边的工作人员虽然是省里面电力系统的工作人员,但是,也是被我全部开除了,并且在忠信公司范围内用不录用。

    但是,忠信公司和煤矿那边进行交涉的效果却不是很好,因为他们是国营企业,根本就不在乎这样的事情,所以呢!我觉得,趁着现在这样的一个时候,直接收购下来那么一家两家的大型煤矿,专门为忠信热电那边供煤,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担心煤的质量问题和其他问题了。”李忠信十分正色地对于金卓说了起来。

    这个事情呢!是李忠信深思熟虑的一件事情,从源头入手的话,今后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忠信热电厂是忠信公司一手建设起来的,但是,却因为地皮和一些事情,省里面的电力系统占忠信热电厂的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也有一部分管理权。

    决策是忠信公司高层定,大部分管理人员也都是忠信公司的,但是,省电力系统那边却是掌握了很多能够对忠信热电厂造成巨大影响的部门。

    比如说忠信热电厂采购煤这边,一般都是省里面直接出面和下面国营煤矿谈的,价格基本上是市场上的价格,但是,煤的质量方面,却是无法保证的。

    忠信公司的工作人员虽然也是尽职尽责,但是省电力系统那边的人却不是这样的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不负责任不说,还在其中搞一些猫腻,就像上次进煤的时候,监装和采样部门两个部门的人狼狈为奸,给领导弄了几万元的好处,直接进那些次煤,造成了两次严重的责任事故,如果不是省电力系统那边硬保着那些人,李忠信都准备一股脑的把他们送进监狱里面去了。

    在这个时候,李忠信也是想明白了,那些人就是蛀虫,是忠信热电厂发展进步的绊脚石,忠信热电厂想要好好地把发电和供热做好,必须要斩断这样的一种源头。

    忠信热电厂想要发展,想要做好发电供热方面的事情,那么,必须要在源头上找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