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门风华 > 第六百四十六章、丢下
    颜彧之所以喊丫鬟打水过来伺候她洗漱,一来是不想让自己活得这么卑微这么狼狈;二来是想借助外人的力量来帮她抗拒丈夫的靠近。

    没办法,尽管她对陆鸣已然没有了期待,可这个男人毕竟是她从豆蔻年华就倾尽全力喜欢上的,这份感情想放下也不是能轻易放下的。

    而她对陆鸣的了解也不是一般的深,知道这个男人如今只有在有所图或是有所求的时候才会对她加以辞色,也知道接下来陆鸣肯定会用他一贯的套路来讨好她,而她以往也没少因为心软被他哄骗了去。

    因而,这次为了阻止陆鸣靠近她,颜彧把丫鬟喊来了。

    果然,当着丫鬟们的面,陆鸣也不好放下身段来说一些私密话或做一些私密动作,只好耐心地等着丫鬟们伺候颜彧洗脸上妆。

    期间,颜彧倒是也问陆鸣为何不去看望孩子,陆鸣回说要等她一起去。

    颜彧一听这话垂下了眼睛,倒是没再说什么,上过妆之后,颜彧起身,跟着陆鸣一起去了东边的暖阁,陆袓正在炕上陪着三岁的陆袂玩华容道,陆袆还小,只会躺着,一双眼睛倒是会追着两个姐姐看,奶娘在一旁陪着,屋子里还有几个丫鬟婆子伺候着。

    陆袓看到陆鸣进来,眼睛一亮,继而又怯怯地看了一眼脸上没什么笑意的颜彧,随后拉着陆袂站了起来,乖巧地叫了声:“爹,娘。”

    陆袂晃了下脑袋,倒是也瞅了陆鸣一眼,不过却没吱声,依旧低下头看着炕上的华容道,陆袓扯了她一下,“妹妹,叫爹娘啊,这是爹啊。”

    陆袂毕竟还小,也不懂大人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因而听了姐姐的话,倒是也开口叫人了,只是没什么感情,叫完之后又扯了扯姐姐的衣服,指了指炕上的华容道。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见陆鸣难得跟进来了,忙极有眼色地要抱走陆袓和陆袂两个,被颜彧阻止了,“不必了,世子爷是来看望孩子的,就让他陪孩子们玩一会吧,正好我去把这个月的帐理理。”

    颜彧因着和朱氏把关系搞僵了,所以陆家的事务一律没有参与,不过朱氏这点倒还好,没有克扣她的月例,只是光凭这点月例根本不够她院子里的花销,因而她也开始学着打理自己的嫁妆。

    说是打理,其实也只是每个月看一下铺子的账目,她虽不懂经营之道,但基本的账目会看,而且铺子里的掌柜是以前颜家的旧人,不至于会糊弄她,所以过日子她还是不愁的,而且她也学精了一件事,若有结余的银两,也会攒着让管事的去买地买铺子出租什么的。

    不过这些她没有告诉陆鸣,倒是和马氏商量过了,马氏一看这情形,也赞成她手里多置点产业,毕竟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陆鸣一听颜彧说要走,忙道:“那个不着急,先陪孩子们玩一会,账目我帮你理。”

    “不用了,我经常陪孩子们玩,可孩子们难得见你一面。”颜彧拒绝了。

    只是她刚要离开时,陆鸣抓住了她的手,“我们一起陪孩子们玩吧,没想到我女儿这么厉害,居然这么小就会玩华容道。”

    陆鸣确实有些意外,看到炕上摆的华容道和九连环等玩具,他才意识到颜彧对孩子的教导也是花了心思的,不是他想的那么没用和失职。

    相反,倒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比较失职,不但没有对孩子的成长花过心思,就连最基本的陪伴也缺失。

    颜彧到底还是心软了,她被陆鸣这句“我们一起陪孩子玩吧”打动了,貌似他们夫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起陪孩子们玩过呢。

    不得不说,陆鸣也是了解颜彧的,见颜彧的脸上有点松动,忙一把拽了她的手一起坐到了炕上,“来,孩子们,爹和娘一起来陪你们玩游戏。”

    陆袓到底大一些,显然比陆袂更渴望有父亲的陪伴,因而一听父亲肯陪她们一起玩,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眉开眼笑地拉着陆袂往里挪了挪,给父母腾出了地方。

    屋子里站着的一堆丫鬟婆子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看懂陆鸣的这波操作是什么意思,均摇了摇头。

    可不管怎么说,这应该是个好兆头吧?

    可惜,屋子里的笑声刚响起来没一会,门外就有人回话了,说是周姨奶奶方才在夫人屋子里不小心摔了一跤,动了胎气,让陆鸣赶紧出去找个好大夫。

    陆鸣一听这话哪里还顾得上几个孩子,忙丢下手里的东西急急忙忙走了。

    颜彧看着他离开,什么也没有说,倒是小小的陆袓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娘,你陪我和妹妹玩吧,妹妹还没学会呢。”

    这话让颜彧回神了,抬头眨了眨眼睛,这一次她忍住了,没有让眼泪流下来,而是给了孩子们一个大大的笑脸,低头陪着两个女儿玩起来。

    颜彦是摆饭前才听管事的来向陆老太太汇报,说是周婉不小心摔了一跤动了胎气,朱氏请了大夫过去,因而陆鸣不能过来陪她吃饭,而颜彧那边也找了个孩子正在哭闹的理由没有过来。

    陆老太太一听便猜到颜彧准是不想见到颜彦才不来的,至于陆鸣那,管事的既然提到大夫进门了,陆老太太也不好妄加断言是否真动了胎气,只得点点头回应了一声。

    这顿饭其实颜彦也没大吃好,原本他们是没计划留下来用餐的,可老太太后来一直抱着陆衿不舍得松开,又说陆呦两年多没回家,这一走也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她想见自己的孙子一面也难,想一家子在一起吃顿饭就更难了,云云。

    话说到这份上,颜彦只得答应留下来。

    不过她也对周婉摔的这一跤比较好奇,以周婉目前在陆家的地位,不管去哪里肯定是前呼后拥的,怎么可能还会摔了?且时间掐这么好,偏偏在他们一家进门的时候摔了?

    还有,以往每次颜彦来,周婉都会过来支应一下,这次没有来,是因为摔的这一跤吗?

    搜狗阅读网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