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正想着这事,严永天还真就回来了。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来找自己的,还是恰好碰见,孟离问道:

    “师兄近日去哪里了?”

    “我出去走走。”严永天没说自己到底出去做了什么,而后他又说:“不过我此次出去,去了你的家族。”

    “啊?”孟离有些意外。

    剧情里严永天可没去过委托者的家族,不过剧情里那段时间,严永天都没有出去过,一直在这边。

    这次难道是因为自己伤了严永天的神识,所以他不得不出去,然后顺便去了委托者的家族。

    “去了。”严永天微微一笑:“你很意外?”

    “是,我好多年都没回去过了,师父没让。”孟离看起来有些失落。

    严永天:“那你想不想回去?我带你回去。”

    “师父不会同意的。”孟离说道。

    严永天:“只要我给师父说,师父一定同意,你别担心这些。”

    “那你去我家,做了些什么?”孟离转而问道。

    严永天心情似乎很不错,他说道:“我就简单说了下我的身份,和你的关系,然后简单提了一下,你家族里很赞成我和你的事情。”

    “他们都很满意,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孟离叹了口气,委托者的家族,唉……

    小家族,眼里只看得见利益,尤其是委托者还是一个庶女,也只是因为成为了严山子的徒弟被他们记得,不然现如今都该忘了。

    多年未归家,他们都不知委托者长成什么样,是什么性格,光是看到严永天,就认为他们天造地设吗?

    尤其是,他们有人真正了解过严永天吗?

    不过想来他们这个反应也是常情,怎么能指望他们会为一个离家多年的庶女切身实际的考虑。

    “还有呢?”孟离问。

    严永天:“还有?”他想了想说道:“若是你愿意,我改日就让师父领着我去你家提亲。”

    “不。”孟离果断拒绝了,她说道:“师兄,我真的没做好准备。”

    “你又拒绝我。”严永天本来心情不错,此刻又满脸阴郁起来:“你除了拒绝我还会什么?”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师兄,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天底下这么多女子,哪个不比我好?你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好害怕,好害怕!”孟离后退两步,浑身上下充斥着排斥,看严永天的目光中有畏惧。

    “你又怕我了,你之前还不是这样!”严永天很不明白,明明前些日子看起来都没那么害怕他了。

    明明前些日子都没有这么狠的拒绝他,明明前些日子给他一种要成功的感觉,如何突然就打回原形了。

    “乖,你别怕。”严永天想靠近孟离,孟离依旧往后退,她摇着头,像个琼瑶女主,看着无辜又无奈,善良又可怜,直摇头,边流泪:

    “师兄,你不要过来,求求你放过我,之前你不是答应过我,说会放过我一次,那这次我把机会用了好不好?你从此放过我。”

    “你?”严永天感到一丝愕然,随即哈哈大笑一声,道:“芙儿,你真敢想。”

    “你要那么一次放过你的机会,竟然想要我永远放过你,你能不能动你的脑子想一想,怎么可能?我就是放弃我的生命也不可能放弃你!”

    “你真是天真的可爱,芙儿,师兄刚回来,你不要惹怒我好不好?”

    孟离抿了抿嘴,似乎不敢再说话惹怒他了,严永天这才满意,他说道:“芙儿,你这辈子只可能是我的。”

    “你要学会接受啊。”

    “对了,你会听家族的话吗?会听师父的话吗?”他又这么问道。

    孟离猜到严永天定是起意想要通过家族再给她施加压力,到时候就是委托者全世界的人都要求她和严永天在一起了。

    为了不让严永天去打扰委托者的家人,孟离果断摇头说道:

    “不可能,我与家族情分薄弱,自小离家,他们自然做不了我的主。”

    “你……!”严永天咬牙切齿地问:“如果家族非要要求你什么呢?”

    “那我就去死!”孟离目光无比坚定,让严永天心底为之一震,现在有些难搞了,芙儿也变得动不动就要死。

    “好,芙儿,这次你又赢了。”严永天拳头握紧又松开,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愤怒地给孟离留下这么一句就拂袖而去。

    孟离看着严永天的背影,他的背影莫名有几分凄凉,那是一种求而不得的凄凉。

    虽今日不欢而散,但第二日严永天仿佛就忘记了一切不愉快,他高兴的做好早点,孟离盯着早点,掰开闻了闻,和以前味道一样。

    “师兄还是不肯放过我吗?”孟离放下早点问道。

    严永天说道:“我太爱你了,我忍不住,忍不住不放。”

    他其实并不想放,只是做早点的时候真的没忍住,他哀求孟离:“你只要吃一块我就很满意,我就能高兴好多天。”

    “可是我吃一块我就会难受好多天,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怎么又是我逼你了,难道让师兄高兴的事情你一件都不肯做吗?”严永天质问道。

    “你一定要逼我?”孟离绝望地看着他。

    严永天有些疯狂:“我再说一次,我没逼你,我只是太爱你了,你不相信?你看……”

    严永天伸出手抓起孟离的手腕,竟然毫不犹豫的在孟离手腕上割出一道伤口,然后让孟离的血滴在糕点上,孟离并没有反抗什么,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血液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眼睁睁看着血液融于糕点,把糕点染红。

    再然后,严永天粗暴的甩开孟离的手腕,看糕点的眼球因为过于激动而凸起,他突然就莫名地陷入一种疯狂的境地了,这次不是自残,而是残忍对对待别人。

    他拿起染血的糕点,神情划过极致的满足,他说道:“你看糕点因为你的血变得多么美丽。”

    “这样你的血是不是也算和我的血融在一起了?芙儿,你的血真香。”严永天把糕点放在鼻尖闻了闻,脸上的表情让见了的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