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医王 > 第二十五章 心疼自己
    从小院中出来之后,韩路成立刻瞪了马良一眼,低声道:“走……跟我来!“

    “……是。”

    喉头强烈的涌动了一下,马良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直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韩路成这才停下脚步,急促的低声道:“马良,大王虽然没有特意交代,但是这件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知道的,韩管家!”

    深吸了一口气,马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和他们交代过了,此事和任何人都不能说,哪怕是他们的父母……”

    “不,光这样可不行!”

    不等马良把话说完,韩路成就手一挥打断了他:“你现在马上回去,让所有的学员都必须待在学堂里面,不能离开……等大王那边最终有了决定,你们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韩路成的那点小心思,李元嘉怎么可能不明白?

    而且这确实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别说韩路成了,就是任何一个正常人听了李元嘉的话之后,恐怕脑海中泛起的第一反应都是把马良和东海边上的那五个人给牢牢控制起来,保证这个秘密只能存在于韩王府之中。

    无他,利益太大了。

    从古至今,盐铁都是这个国度最赚钱的买卖,所以才会出现盐铁专营制度,并且一直持续了上千年的时间。哪怕到了很久很久以后,真正的食盐专卖被废除,还要等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时候。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食盐太重要了。

    对于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食盐都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只要看看人类的味觉就知道了,如果饭里一点盐都不放的话,就算食材再新鲜,厨子的手艺再高,那也是寡淡无味的一顿饭。

    这是人体本能的反应,表达着对食盐的渴望。

    如果食盐的摄入量不足的话,不光是容易生病,还会导致人体虚弱无力,这对于纯粹靠体力劳动生活的古人来说相当的可怕。

    所以韩路成有这样的想法,李元嘉并不会觉得意外。

    只不过……

    “海水晒盐的利益太大,不是我们韩王府能吃下的。”

    晚上和房奉珠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李元嘉的语气很平淡,彷佛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一样,轻笑道:“事实上,我觉得天底下除了皇帝之外,恐怕没有人能吃得下这桩买卖……只有蠢货才会想着吃独食儿,因为那个结果只有一个字!”

    “……死?”

    犹豫了一下之后,房奉珠试探着说出了一个字,眼神中已经了然。

    “对,就是死。”

    看了自己的王妃一眼,李元嘉微微一笑,眼中没有丝毫的意外。

    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是房奉珠并不是什么乡野村妇,好歹也是梁国公府出来的大小姐,懂得这个道理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她的父亲是千古名称房玄龄,李元嘉的这个老泰山一辈子除了“房谋杜断”的谋之外,最擅长的便是小心谨慎,如果不是运气不好被皇家塞了个奇葩的二儿媳妇儿……

    好吧,扯远了。

    反正房奉珠想明白这个道理,李元嘉是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和年龄无关,重要的是受过的教育。

    韩路成虽然也算得上见多识广,而且年龄几乎是房奉珠的两倍,但是他一直受到的教育都是如何做一个好管家,而房奉珠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如何成为一个王公之妻,并且平时从房玄龄那里学到的东西也不是韩路成那个层面的。

    所以一听自家大王的话,房奉珠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盐铁之利,真的太大了。

    全天下那么多人,除了大唐之外还有周边的那么多国家,谁不需要吃盐,谁不想多用铁器?

    这其中铁因为可以打造兵器的缘故,关系到国家安全;而盐就是纯粹的民用必需品,谁也离不开,所以产业规模大到让未来人们惊叹的地步!

    几百年后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种说“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可不是在胡扯。

    就是大唐自己,唐初和盛唐并没有把盐铁列入官营,但是将来等到国家衰落,财政不支的时候,盐税将会成为大唐苟延残喘下去的支柱……

    所以雄心勃勃如李世民,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弟弟……不,应该说他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独享海水晒盐和提纯技术!

    海水晒盐的成本低,产量高,再加上提纯技术之后,一统天下盐业都不算难。

    到时候先不说李元嘉能从中赚到多少钱,光是掌控天下盐业这件事情本身,恐怕就能让皇帝和文武百官们坐立不安,心中惶恐。

    控制了食盐,和控制了天下命脉有何区别?

    到了关键的时候只要登高一呼,不跟着我混的人以后没盐吃……

    这还了得?

    所以谁敢这么干,就只能去死了。

    而正是看到房奉珠眼中的那抹了然,李元嘉淡然道:“此事我早就做好了打算,明天就会让人带着海水晒出来的粗盐,和马良他们提纯过的精盐前往九成宫……当然,我也会亲自写一封家书,送给陛下。”

    “呼……”

    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房奉珠眼中又闪过了一抹心疼,点头道:“大王英明……正该如此!”

    “嗯……”

    看着房奉珠竭力想要让自己显得平静的样子,李元嘉嘴角抽了抽,心情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丫头,成熟的让人心疼,让人很想抱着她安慰一番。

    只不过李元嘉刚想抬起胳膊,突然想到了自己头上,顿时就忍不住一愣。

    房奉珠成熟的让人心疼,那自己呢?

    如果是上辈子的那个自己,能想到这样的决定么?

    “咝……呵呵。”

    想来想去李元嘉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开始心疼自己了——如果是上辈子的那个他,肯定不会把技术交出去,而是会自己悄悄的建一大堆的晒盐场,然后再找一大堆的盐商来给自己卖货……

    所以现在的他,和房奉珠又有何不同?

    “不,不同的。”

    脑袋里刚刚泛起了这个念头,李元嘉就赶紧晃了晃脑袋,把它们给驱赶了出去。至少他可以保证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发明”海水晒盐绝对不是为了钱,把技术交出去也不单纯是为了让自己远离麻烦……

    ……

    这本书写的我无比纠结,感觉问题多多。

    最近写的很乱,大家多包涵,我要好好的琢磨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