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 第七百八十四章:突厥人的入寇
    “突厥汗国强大!”王思政说。

    “不!咱们需要狠狠地打!打败他们!”宇文泰说。

    “呵呵……主公,您还是太乐观了啊!突厥汗国不是那么弱小!咱们可能真的打不过他们!”王思政担忧道。

    “额……突厥汗国有什么可怕的呢?咱们用得着怕他们吗?”宇文泰吼道……

    宇文泰想起了昔日屈辱的岁月:

    “大可汗殿下,若是西魏国真的实行了汉法,得到了中原和江南士族的支持,统一了天下!咱们突厥怎么可能保全呢?”国相囊忽担忧道!

    他心想:宇文泰志在四方!不可能只满足于做关中一隅的霸主!

    他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陛下,你真的要执迷不悟吗?”大丞相宇文泰泣不成声道!

    “宇文黑獭(宇文泰,字黑獭),你不用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朕看你根本就是和贺六浑一样的乱臣贼子!”魏国皇帝元修吼道!

    “是啊!”郎月说!

    他心想:陛下若是恢复了权力,他可就一统天下了啊!

    “谁可以帮助朕消灭宇文泰,朕可以分半壁江山给他!”元修吼道!

    与此同时,宇文泰对独孤信说:“明月公主迷惑陛下,孤要处死她!”

    “处死她!”独孤信说!

    “其实,孤想要处死元修!但是他毕竟是皇帝啊!”宇文泰说!

    “皇帝,也可以废黜啊!”独孤信说!

    “不行啊!皇帝是国家的象征,怎么可以随便杀掉呢?”宇文泰说!

    “主公,元修死了又如何?他伤风败俗,完全没有帝王之相!”杨忠说!

    他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郎月。你居然投降了元灏,你该当何罪?”太师尔朱荣骂道!

    他心想:孤平日里待各位不薄,为何这么多人都变节投降陈庆之呢?

    莫非陈庆之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吗?

    还是陈庆之给了他们什么好处呢?

    他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柔然可汗的要价太高了!”陈庆之对副使张僧繇说。

    “蛮夷就是这样贪得无厌啊!”张僧繇说。

    “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柔然汗国素来与魏国朝廷关系不错!”陈庆之说。

    “关系不错!不是,是因为魏国给的钱多!柔然汗国每年与魏国的贸易都有大量的财富!”张僧繇说。

    “所以,咱们也可以和柔然汗国开展海外贸易!”陈庆之说。

    “海外贸易?你想多了。你不是梁国皇帝,可以随便答应与柔然汗国的贸易吗?”张僧繇说。

    他想起了从前:“达摩法师,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临川王萧宏吼道。

    “你们皇帝陛下其实并不是真心尊崇佛法。所以,贫僧也不想去见他!他的佛法太过于浮夸虚无!华而不实!”达摩法师说。

    “孤虽然打不过你。但是也知道君命难违。若是,您继续如此的话。陛下可就会龙颜大怒了啊!到时候,达摩法师若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可不要怪孤啊!”临川王萧宏哭道。

    “好吧。贫僧还是去见一见梁国皇帝陛下吧!看看陛下能不能回心转意啊!”达摩法师说。

    萧宏心想:太好了。这一次总算是说服陛下了!

    夏日艳阳高照。168

    梁国的金銮殿内,一位大臣拿着象牙牌,奏报道:“陛下,南印度有一位高僧,名叫达摩。听闻咱们梁国物阜民丰,希望觐见陛下。”

    此人就是当朝皇帝梁武帝萧衍的弟弟萧宏,被封为临川王!深受萧衍的信任!

    他此时拿着象牙牌的样子很是恭敬!

    “是吗?朕在位几十年,也算是励精图治了。如今真是万国来朝啊!这是南朝从未有过的盛世啊!”梁武帝萧衍的心里不禁乐呵呵的。

    萧衍回想起自己过去做皇帝的日子,不禁感慨万千。

    他心想:仁义治理天下,教化民众才是最好的治国之策啊!

    北方的魏国不就是因为暴政,所以在衰弱吗?

    达摩走在梁国的都城建康城街头,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商贩。街上的百姓大多和和气气的。

    达摩心想:或许这就是理想的国度吧。陛下一定是一位明君了。

    然而,远处是一伙黑衣人在观望达摩。

    他们在窃窃私语,仿佛有什么阴谋。

    “那个就是达摩法师!咱们魏国人只要杀了他。达摩一死,梁国必定会得罪印度人。到时候,印度人与梁国人开战。咱们就可以趁虚而入了!”魏国杀手甲说。

    他心想:杀了达摩法师。我起码可以封一个万户侯了!

    “大哥,别高兴太早了啊!我听说,达摩法师是印度胡人,武艺高强,精通骑马射箭。完全打得过咱们两个啊!”杀手乙心虚道。

    “你不要这么没有自信啊!”杀手甲说。

    “不是我没有自信。而是,现在的达摩法师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杀手乙说。

    “咱们也要试一试啊!”杀手甲说。

    只见,杀手甲手持一柄铁剑从小巷子里冲了出来。

    铁剑刺向了达摩法师。

    达摩法师拿起了拐杖抵挡铁剑。铁剑与拐杖碰撞,发出了碰碰的声音!

    “达摩法师,拿命来!”杀手甲喊道。

    达摩看到他身穿黑色制服,戴着黑色的面罩。

    他心想:我在梁国没有仇家啊!莫非是梁国皇帝派人来杀我了?

    不可能啊!他还没有见过我呢!

    “你是什么人?”达摩法师喊道。

    “达摩法师。我是梁国皇帝派来的。你是西域的胡人,妖言惑众!”杀手甲说。

    “不对啊!你的口音是魏国的中原人。完全不是西域阿!”达摩法师说。

    “废话少说。”杀手乙说。

    “是吗?你们分明就是魏国间谍。”达摩喊道。

    杀手甲说:“是吗?你怎么知道的呢?”

    达摩回忆起了魏国的故事:

    “陛下,达摩法师如今在太子那里!”宦官小允子说。

    “是吗?”萧衍问道。

    “真的!达摩法师去太子那里了。”宦官小允子说。

    “怎么会呢?太子殿下虽然信佛。但是他貌似不认识达摩吧?”萧衍问道。

    “太子殿下确实不认识达摩法师。但是,陈庆之将军认识啊!”宦官小允子说。

    “陈庆之将军未免也太多事了吧?”萧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