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抱天揽月传 > 第两百二十六章 枢机
    叶鲲鹏道:“陈大哥自有打算,鲲鹏一介武夫只做马前卒。”又道:“说起齐王案,我倒想起一人来,这人当年也算是门阀世家子当中的翘楚才俊,与季凌云齐名,并称为齐王手下文武双璧,齐王案株连了很多人,但这个人作为齐王身边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如今却还好好活着呢。”

    费解接过话头,道:“鲲鹏说的是叶家的南冥兄。”

    叶鲲鹏点头道:“我这位嫡亲大兄现如今官拜豫州总兵将军,从一品的武职,三十三岁便坐到这个位置的,天下间除了陈大哥这般绝世人物外,还不见第二位能与之比肩的。”

    陈醉笑道:“你这是话里有话。”

    叶鲲鹏道:“陈大哥一向高瞻远瞩兼具行事缜密,见识能力都远在我等之上,小弟不敢劝阻你做出任何决定,谈及家兄也只是希望陈大哥能慎重从事。”

    叶南冥和季凌云同为齐王案的关键人物,后者跟着齐王掉了脑袋,前者却加官进爵,成了大赵江山当代最年轻的从一品武将,统帅一方州府的武备事宜。叶鲲鹏虽然没有明说这位叶大公子当年做了什么,却几乎等于是告诉陈醉,当年的齐王很可能就是栽在他手中。或者至少可以说,叶南冥在当年的齐王案中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

    鲲鹏的真实意思很明确了。

    陈醉依然沉吟不语。

    费解又道:“朝花社那些年轻人良莠不齐,国公现在又是众矢之的的境地,与其授人以柄,不如换个地方避嫌?”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陈醉忽然一改平时从谏如流的风格,乾纲独断道:“国公府那边以最快速度修缮,腊月二十七,我就在国公府中设宴款待京城各府的才俊,顺便会一会能用驴子大的货挑起车轮的白犴军统领。”

    ......

    陈醉要在昔日齐王府办诗会,结识京城青年才俊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时间,关于这位新晋卫国一等公的各种传说传遍坊间。

    这位率千骑破楼兰,做出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豪言绝句的奇人,因为西南救驾有功,而与陛下成为莫逆之交,继承了老总巡云玄感的稽查司总巡神符成为一品总巡将军,受命于天子,在野老山大森林边境开疆拓土,建起一座塞外雄城,又在夜魔城水旱三十三帮的基础上手创抱天揽月楼。

    伏叶斩,降怀古,杀六大高手,废莲生大师罗汉真身,灭三千曲水胡骑,屠横山河洛群雄,一路走来,声势如破竹,引无数青年才俊竞折腰。这样的人物现在要重修齐王府,还要在府中设宴办诗会结交京城才俊,此举怎能不让人联想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气吞万里如虎的齐王?

    腊月二十六,箕宿星西移,大利远行。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舆论风暴中心的主人公此时此刻正头枕在婵儿膝上,嘴里吃着阿九喂到嘴边的西戎冰葡果,道:“老费老成持重,跟叶大将军和宁怀古是一个想法,他们没有错,错的是他们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与那个齐王根本不是一回事,你们两个知道我想要什么,致儿也知道,所以她不会猜我忌我,大业未成之前她更不会给我来一个满门抄斩。”

    “齐王要的是天下大权,你要的却是掌天下权的那个人。”婵儿笑道:“费解和叶大将军还有怀古先生都是忠于陛下的,他们因为你聚在一起,现在这个团队以你这个卫国公为核心正处在蒸蒸日上的阶段,他们多年夙愿有了实现的希望,自然是不希望你在在各个时候,因为什么过格的举动出现闪失。”

    陈醉嗅着沁人心脾的少女体香,缓缓闭上双眼,道:“我是个贪心的混蛋,也是个专心的傻瓜,我想要的东西,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拼命,我不想要的东西,任他们怎么评说猜忌,也不会生出半点兴趣。”

    “就怕公子是这么想的,人家却不这么认为。”阿九道:“反正我看费先生他们几个那天走的时候挺不高兴的。”

    “不高兴就对了。”陈醉道:“如果咱们办什么事都要让他们先高兴了,那公子我岂不是成了他们手里的提线傀儡?”

    “若心存芥蒂便不好了。”婵儿轻轻说道。

    陈醉道:“鲲鹏不会,他与我是血战袍泽生死兄弟,可以生死相托,不存在信任问题,文晓也不会,他的文心剑胆早与我肝胆相照,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不是那种人,而老费这个十八个转轴心眼的家伙,天生的七孔八窍玲珑心,把人心世情看的太透彻却又因为少年时亲历齐王案而失之偏激,这种人心中的猜忌永远都不可能消除干净。”

    “可是你身边这些人当中,只有老费对你的帮助最大。”婵儿幽幽道:“你又不是真想争霸天下,何苦一定要跟他别扭呢,他现在你面前自称属下,显然是有了芥蒂。”

    “不是芥蒂,是两个聪明人之间找到了彼此相安的距离。”陈醉笑道:“关于费解和火教,你不必过多担心,目下而言对你我来说,真正值得担忧的其实不在身边,而在身后。”

    “身后?”婵儿先有些诧异,随即会意道:“哥哥是担心炼锋城和抱天揽月楼有变?”

    “抱天揽月楼还好,有了费解和火教的参与,原本三十三帮的班底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陈醉道:“真正可虑的是炼锋城。”顿了一下,又道:“我有个不情之请,天下间只有你一个人能帮到我。”

    “你希望我回炼锋城?”婵儿立即领会到陈醉的意图。

    “还有叶鲲鹏和司文晓。”陈醉道:“炼锋城是我在炎都立足的大后方,不容有失,既然外公靠不住,想来夜魔城也悬了,接下来炼锋城会并入大赵版图,鲲鹏和文晓一文一武,我会请旨让他们以官家身份晚你一步回去,阿虎会与你同行,有他在山戎部便坚如磐石。”

    “都走了,你身边没人怎么行?”

    “炼锋城那边不生变故,我这边就安如磐石。”

    “你的身体怎么办,还有甲字楼的杀手虎视眈眈,让我怎么能放心。”

    “这不是还有小阿九吗?”陈醉道:“她的妖丹已完全转化元丹,现在的真元雄厚未必逊色于大宗师,有她在我身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就是有了新人忘旧人,憋着坏赶我走,然后你好吃了她。”婵儿忽然来了一股邪火,用力掐了某人一把。

    “胡说什么呢,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陈醉坐起身来将她揽入怀中,温柔道:“你要不放心,我答应你,咱们俩再见面以前我绝不动阿九的红丸。”

    阿九听到这里小声嘀咕道:“这怎么还有我的事呢?”

    霍鸣婵白了她一眼,道:“傻兮兮的小妖精,早就知道你春心荡漾快要按捺不住了,再教你个乖,你现在只相当于人族十四五岁的状态,道基不稳,过早破瓜对你没好处。”

    名为姐妹,实为师徒,阿九的三魂七魄都是在婵儿的帮助下生成的,她的话在阿九心中是不可动摇的。

    陈醉心知要素一阵子了,面上不露声色,陪笑道:“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我知道你几天前就有这个想法了,一直犹豫着没说出口。”婵儿情绪有些低落,道:“嘴巴可以骗人,身体语言却不会。”顿了顿又道:“我还知道鲲鹏和文晓去炼锋城执掌大权,叶斩和宁怀古两个老顽固也会对你增几分信任,炼锋城不仅有数千龙马骑军兄弟,更是抱天揽月楼贯穿东西南北最重要的产业基地,咱们的兵把子和钱袋子都在那里呢,交给夜魔城已经不能让你安心,只有我在那里坐镇你才能放心,也好,我回去,替你守着那份基业,等你大功告成的一天。”

    “往生在西戎也会助你一臂之力。”陈醉道:“赵玉虎那娘们儿做了西戎皇太女,转过年就要登基称帝,小贼秃现在西戎汗国权势熏天,其他人去了都没用,只有你这个二姐才够分量。”

    婵儿点头道:“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跟各方面人打交道,跟你这么久,再笨的人也该学到一点皮毛了。”转脸看向阿九,嘱咐道:“龙象功是霍门传承的太古九诀之一,功法由浅入深,乃至高深莫测,你现在只初窥皮毛而已,绝不可骄傲自满,我不在你身边也需跟在你身边时一样勤勉,另外替我照顾好公子。”

    “说走就走啊。”阿九泪流满面,道:“我想跟姐姐一起去。”

    婵儿道:“说的孩子话,没有你在他身边,我又怎能放心去炼锋城,我其实恨不得把你派去炼锋城,自己留在他身边照顾呢,可是不行啊,炼锋城那边非我不可。”说罢,在陈醉唇上轻轻一吻,又拉过阿九在额头上吻了吻,将陈醉的大手放在阿九的小手上,叮嘱道:“交给你了。”说罢,白光一闪,伊人已经决然而去。

    她是仙女更有侠女情怀,一向来去如风。陈醉嗅着指间依然留存的香韵,心头无限怅惘。这么做也是为了她能多留人间界些时光。黑龙帝留在自己体内的玄水真元太厉害,若不暂时与婵儿分开,大概用不了一年她就要面对九重雷劫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