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八百四十六章 骗你的
    “导师,其实学子在特殊秘境中受人所托,想寻一人,但是学子无所收获。”东方梓棠体内一直有着一把黑色的小剑在闹腾着,而东方梓棠离开世界位面的时日已近,或许,是时候解决黑墨一事了。

    “秘境中受人所托?”赵秦天很是诧异,那特殊秘境他是从未进去过的,毕竟他灵海期的时候还在外面浪荡。

    只是秘境怎么会有人托付自家学子找人呢?根据他的了解,非秘境内的原生生灵,除非通过秘境意志的允许,不然是不能在秘境中待太久的。

    花婆婆听着东方梓棠的话,倒是咬着灵果的嘴稍停了下,她想起自己有一个印记消失的事情,难道是和这件事有关?

    “你寻谁?”赵秦天问道。

    “她名为千华,是一名人类灵修女性。”东方梓棠平淡道,就仿佛真的不知千华是何人,也不知这人究竟何地位。

    花婆婆手上的灵果瞬间灰飞烟灭,赵秦天蹙起了眉头,躲藏在屋顶上的老六更是两个肩膀往上一提,黑将军则是一脸茫然。

    “千华?千华是谁”黑将军歪着头,怎么好像大概都对这个名字很有反应而他却从未听过呢?

    在花婆婆有所其他反应之前,赵秦天领问道:“谁托你问的?你知道了,又打算如何告诉他?”

    “一道魂,他给了我许多橙色魔晶以和守护仙做交易,让我在知道千华的消息后将消息告诉守护仙。”东方梓棠知道守护仙将法宝给她定然其他人也都会知道她和守护仙有着微末私交。

    “一道魂会找千华?太诡异了,六伯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黑将军问向老六。

    老六不语,他不想说任何一句话,甚至想要直接一脚把黑将军给踹开。

    听到一道魂,花婆婆再也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杵着拐杖缓慢地走到了东方梓棠的跟前:“仔细和老婆子我说说这道魂吧。”

    东方梓棠体内的黑墨本是无比愤怒,可在花婆婆说话的那一瞬间却是动作一停,紧随着,他的剑身有着细微的颤抖。

    青墨:“……”这家伙该不会其实是在哭吧?

    青墨很想给黑墨这家伙装上一对眼睛。

    “那道魂一开始是想要将我夺舍,不过因为它太过虚弱并未成功,他浑身都是黑色,我猜想应是坠入魔道了,我本想直接将他消灭,可他却向我提出了交易申请。”东方梓棠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将黑墨当时是魂状态的模样映射在半空中,好让花婆婆等人看得真切。

    赵秦天一听到自家学子居然还遭遇了夺舍,立马眉毛一皱,看着东方梓棠展现出来的黑魂,眼眸中都带着杀气。

    这使黑魂不禁感觉全身一凉。太可怕了,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他得千万小心些,绝对不能落入这个男人的手里!

    否则,他一定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听到东方梓棠遭到夺舍的事情,花婆婆也是阴沉着脸:“他还有说什么?”

    东方梓棠眼珠微动,有所迟疑。

    “说吧。”赵秦天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杀气,沉声道。

    “他说,他是被千华所杀,定要找千华报仇雪恨,”东方梓棠说完后,又似乎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劲”,便接道,“学子不知千华是何人,故此答应了会告知他千华的消息,若是不妥,导师不必告知学子,学子也只是说会为此力所能及罢了。”

    花婆婆听后,面色依旧没有改善,她闭上了眼睛,似是在沉思着些什么:“这道魂,看起来很是脆弱了啊。”

    这是当然,东方梓棠放出来的样子是黑墨夺舍失败,无比脆弱时的模样。

    “嗯,晚辈猜测,他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东方梓棠如实道。

    当时的黑墨若不是器灵之体,且经历了那样发疯般的夺舍,东方梓棠随意间就能将黑墨消灭。

    花婆婆的神情更为凝重了,沉默半许,她道:“那你便告诉他,千华就在孟兰城,让他好好活下去报仇。”

    说完后,花婆婆略有惆怅地看向了天空之上。

    在东方梓棠身体内的黑墨剑身颤抖个不停,青墨觉得若是将黑墨拟人化,那么黑墨一定是一个哭唧唧的女人。

    东方梓棠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花婆婆似乎对黑墨并没有杀心,她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比起是想要黑墨来报仇,更像是……想让黑墨以报仇的意志活下来。

    于是她分出一缕意识进入了虚拟空间,给赵秦天发送了消息:“导师,有一事,学子想要向您禀明。”

    现实中赵秦天面色不变,可在虚拟空间的意识体却是眉头一皱:“说。”

    东方梓棠将整个故事如实地告知了赵秦天,包括黑墨如今成为了她的器灵一事。

    赵秦天:“……”

    这小丫头,之前演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不过……看到自己的学子这么谨慎,先试花婆婆的态度,而后才将事实告诉他,他甚是满意。

    看来,她此行前往大世界位面,他能为她少担忧一些了。

    千华涉及太大,一些大秘密,往往知道的人就应该死去,所以她的学子谨慎地连他都略有防备。这是正确的,像他这样的世界守护者,若为了守护世界,亲手杀掉自己的学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像是花婆婆一样,她选择了守护世界位面而拒绝了深造的机会,拒绝了更辽阔的大世界,手上沾满着无数的鲜血……为的,却是世界位面的未来。

    所以,他的学子对他有防备,才是令他满意的。虽然心中依旧有着少许的失落,但赵秦天对东方梓棠的满意程度却是上升了。

    “于别人,这或许是不该知道的秘密,可于你……”赵秦天的消息没有发完。

    东方梓棠就见着现实中的赵秦天嘴角勾起:“把天宝交出来吧,没收。”

    东方梓棠:“……”

    导师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么办?

    东方梓棠将天宝从中间戒指中拿了出来,天宝的模样是类似于卷轴的模样。

    花婆婆见赵秦天居然问东方梓棠要天宝,立即抓紧拐杖想要教训赵秦天:“老赵,你这人怎么回事?居然连小辈凭借着自己的本领拿到的机缘都想要?海棠丫头,你别怕,老婆子给你做主!”

    东方梓棠见此一愣,她还没有看到过自家导师被训的模样呢。

    她不禁咳嗽了一声:“咳,花前辈,海棠有一事要先向花前辈请罪。”

    花婆婆更是摸不着头脑了,她给海棠丫头做主,怎么海棠丫头居然给她请起罪来了?

    看到赵秦天点了点头,东方梓棠继续说道:“其实,之前的话……都是海棠骗您的。”

    “什么?!”

    不禁花婆婆大吃一惊,偷看的老六和黑将军都是浑身一震——这种事还能骗人的?而且……他们刚刚都被一个灵海期的小辈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