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九章安逸的日子
    一大早。秋云使劲的檫着地板,她依然保持了二遍搞卫生的习惯。门口不知是谁一直鸣笛。秋云走到门前向外望去。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和村里一孩子的家长,站在门前。秋云开门迎接二人进来。家长解释说:这个男孩不是她家的孩子,但是觉得秋云的学校好,就投奔来了。唯一不同的是要求学画画以外再附加托管男孩。家长说。可以多给钱,最后,放下了二千块钱,丢下男孩就离开学校了。

    上午秋云学校没有课,她陪着男孩一起写字。很快秋云就发现这个孩子很顽劣,非常不服管教。中午,秋云做好饭菜,男孩看到香喷喷的一桌子吃的。淘气的下手就抓着吃。秋云尽量不发火,她慢慢坐着,也不多说什么把自己的碗端着自己吃。啪。男孩打碎了吃饭碗。秋云马上检查孩子有没有划破皮。然后麻利的打扫碎片。”同同。你说怎么办,没有碗给你用了,你怎么吃饭啊“秋云故意佯装埋愿的说”扔了呗,等会打个电话,我爸爸会让我姨母送你个更好的碗。“同同一副满不在乎的说。秋云说”同同,你家离这里远吗“”远,开车要跑好长时间那“同同依然是小手抓着吃,随口说着话。”那送你来的姨母为啥,选中了这里“秋云试探的说。”你傻,便宜死了。其实我爸爸给姨母五千呢“同同迷着眼一边吃一边瞧不起的看着秋云说。”同同,你为什么不去上学“秋云又问。”奥,在你这是不会太长的,我爸爸说学校收我,就不学画画.去学校学习。我不喜欢画画,你以后别逼爷画画。“同同不客气的说。同同很快吃饱了,他跑到秋云的办公室小沙发上,睡觉了。打扫完,秋云看看同同睡了给孩子盖好被子。就拨通了同同爸爸的电话。

    ”同同为什么不上学呢“?秋云直白的问同同爸爸。”奥,同同在原来的学校受欺负,所以我就让他在您哪里先学画画,等新学校安排好,就恢复上学了。同同,挺可怜的没有妈妈。希望您理解一下“同同爸爸一股脑说了这些话。挂了电话,秋云走上楼,悄悄的给孩子又盖了盖被子。不知是出于同情或者怜爱的心理。她真的没有逼同同上美术课。

    隔日。刘斌从澳洲按秋云的要求准时寄到了一套乐高儿童拼装玩具。这套玩具色彩艳丽,各式小方块怎么拼装都可以玩。同同简直爱不释手。秋云把一间教室里放个长桌子,摆了二三十个大箱子里面都是乐高拼装小块。不止是同同喜欢的要命,所有的孩子都喜欢,秋云给孩子们多加了点时间,让孩子们一起玩乐高。小霸王同同直接就不高兴了。

    同同先是跑到秋云面前要求给他特权,结果秋云没答应他。但是秋云许可他在别的同学上美术课时,他去玩乐高。秋云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同同在上美术课时就啥也不学,还捣蛋其他学生。在别的孩子去玩乐高时,秋云就单独让同同学习写字。她安排的很好,却忽略了一个事情,她在不知觉中把同同抬高成其他孩子之上了。

    表面上孩子都没什么,但是所有的孩子都认为秋老师对同同有了特殊关爱。小霸王同同当然更明白自己的地位了。不过他还是比较顺从秋云的话。也许是没有母爱。或者是秋云的温柔和总是让他多吃的一些话语,让同同觉得秋老师在疼爱自己。

    日子过去了,秋云把很晚才会来的家长打发走后。关了大门自己坐公交车一路看着美丽的夕阳,心想也许贾一天说的那些关于风水的话就是对的。学校开业也三个月了,确实易守难攻,挡风运不挡,她还没有看到,聚财少,秋云觉得对,不过她就一个人在忙,学校孩子多了,秋云反而担心自己应付不了。现在除了同同的托管费以外,秋云每月也有五千的收入,还了贷款利息,除去学校费用,秋云还是有吃有喝的。她出了一口气。依然看着夕阳。

    初秋,风一丝丝刮,天一丝丝开始凉。同同依然没有上学,成天跟秋云学习小学课程。秋云也没想多问同同爸爸。谁也不会拒绝一月二千的托管费,更何况秋云已经搞定了顽劣的同同。同同爸爸每次接走同同都对秋云说:这孩子就爱找您。秋老师,我明白您是真的疼爱他。

    秋云也总是淡淡一笑,送走他父子。天凉了,秋云没有穿裙子,外面是一件风衣,里面是一条牛仔裤。她每次去学校都要路过那个巨大的小区。看见那个对她说过话的保安总是互相远远点头示好。此时秋云走过小区大门时,一辆搬家的汽车正好路过,秋云就躲了过去。一晃尔过,秋云看见搬家的汽车上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秋云没多想就匆匆向学校走去。

    傍晚,一个三十岁的漂亮女人打开学校大门,自顾自的打量着学校前厅。不知道她来了多久,秋云从厕所才出来。看到女人。秋云吓了一跳。

    “我想送女儿来托管,多少钱”女人就是早上搬家车里的那个漂亮人。秋云马上想起来了。“怎么个托管法,是全天吗”“嗯,嗯”女人点点头,然后说“如果,我忙也需要你二四小时托管。当然,钱你放心”女人傲慢的看着秋云。“全天按二千,如果晚上也需要我就一共一月四千,您觉得合适,可以马上送孩子过来”秋云说着话,就把一份合同递给女人。

    女人没看合同,直接说话了“我没上过学,不认字,你看着我身份证替我在合同上签字吧,我听大伙说,你挺会伺候孩子的,我家云云很老实,就是学习不好。我付钱了,希望你教会云云画画,也必须要学会小学课程。”女人有一双大眼睛,黑黑的眼眸。盯着秋云说。“您对我要求高了,孩子您放心在我这里。但是合同要您自己签字的”秋云不卑不亢的说。女人咬牙不语。拿过秋云的笔,在合同上写了三个歪歪扭扭的字。《薛庭花》。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