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十三章好事和坏事
    大哥李有个爱好,去酒吧唱歌。这天大哥李约秋云陪他去k歌,秋云觉得眼皮跳心里慌,好似有啥事会出,本不打算去,可是又熬不过大哥李,就勉强去了

    他们去了酒吧一条街,那里都是各式小酒吧,家家都是一个开放式大房间,所有客人各自坐在房间里三二个小桌子边。大哥李带着秋云去了热带雨林酒吧,因为酒吧老板会唱歌和大哥李多少认识。坐在酒吧里秋云一身优雅的黑色衣服,单单的妆容看着体面大方。大哥李和秋云对唱着情歌。秋云应对着,大哥李很是开心快活。

    九点多钟,高阳和大学同学也拉开热带雨林酒吧的门走进来。此时相见秋云有点小紧张,但她转头一想也没什么,秋云原地坐着默默点头示意的对高阳打个招呼。这样意外的突然看到自己的情人在和另一个男人唱歌,高阳有点不高兴。

    在高阳心里是十分喜欢秋云的,这样的喜欢以及它已经上升成一种莫名的爱高阳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高阳看着酒吧里的秋云,心情不是滋味。过了一段时间,高阳在吧台点了首《知心爱人》就主动邀请秋云对唱这首歌。看看大哥李去上洗手间了,秋云就拿起麦克和高阳对唱起来。歌曲才唱完大哥李就回来了。秋云马上安静的坐下不动声色。

    看看另一桌上坐着高阳,秋云介绍说有个学生的爸爸是高阳。大哥李也没多深究下去。大哥李今晚多少喝酒了。有点晕乎,秋云看看时间也不早就叫车和大哥李离开酒吧。高阳在秋云离开时故意走到秋云傍边约秋云。先出去已经坐上车的大哥李多亏没看见。

    大哥李回家后,秋云坐着车一路往家去。今晚上秋云觉得自己好辛苦,辛亏在酒吧二个男人都不好说话,而且大哥李也喝酒了。神智有点混沌。如果在别的情况下秋云觉得真就坏透了。天有点晚了。冷风刮的脸上麻嗖嗖的,快入冬,秋云想想学校还要交一笔取暖费,又想起今晚的二个男人都在酒吧里不期而遇,情不自禁的打个哆嗦。她抖抖肩开门进屋。手机又响起来。

    电话那头是刘斌。刘斌没说几句话就大笑起来。原来同同和秋明的乐高玩具拼装作品梦想者之国进入澳洲地区前十名。“看来咱们学校要出来冠军了,以后还真的好好忙学校的事”刘斌说。“是吗”秋云觉得自己有点累。“你怎么了云云”刘斌好像感觉到了秋云的冷漠。“没什么,这事也是意料之中的。”秋云淡淡的说。“什么意料之中啊,云云咱们学校的娃很优秀很聪明”刘斌兴奋的说。“好。好。我明白”秋云走进家门随口答应着。秋云真的累,挂了刘斌电话她匆匆洗洗就躺下了。她在后怕后怕今晚酒吧里的那一幕。秋云看着黑黑的屋里对自己说:我的快点结束了这三段恋爱,真的不可以继续。

    念接到秋云的电话很是为弟弟高兴,念和同同的爸爸一起为二个孩子出门事计划了许久。这次澳洲旅行也是二个孩子参加大型比赛的第一次。光跑护照就等半个月。机票和行李都安排好又忙了一堆事。定酒店还有车之类的事。好在刘斌在澳洲陪着问题不大。晚上念在微信里问秋云为什么不陪二孩子去澳洲。

    秋云以费用高,学校里还有其他孩子离不开自己为理由推脱掉。机场里秋云抱着一大束鲜花为二孩子送行。同同象个大人似的对秋云说“秋老师您等着我,我们俩拿冠军回来”秋云看着二孩子离开的背影,眼泪又一次轻轻划过脸颊。她在心里暗暗决心无论无何也要坚持把美术学校经营下去。

    念在网络上给秋云和学校里的孩子发来澳洲直播。秋云带着全体同学一直看完同同和秋明的全程比赛。虽然没拿到冠军不过依然比赛出色取得亚军。一个星期后,秋云眼泪汪汪的看着二个孩子放在学校的亚军奖杯。这是学校的第一个奖杯。秋云心想还会有其他奖杯的。

    已经是星期天了。恬恬的妈妈没有按时接走孩子。秋云没法挂电话给恬恬的妈妈。可是电话无法接通。同同和秋明都是天天回家的,就是恬恬这个星期一直白天晚上都在学校,也不知道恬恬的妈妈什么情况。秋云看看恬恬的账目算算已经欠费了。

    傍晚,秋云带着恬恬来敲恬恬的家门。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实在是没有办法秋云又拨电话找恬恬的妈妈。此时听见电话声从屋里传了出来。秋云又敲门却没有人开门。感到事情不妙。秋云叫来小区保安,还是那个保安二人一起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门。

    最后保安报案了。当晚秋云没有留在学校。她决定带恬恬回家洗澡。早上恬恬在舒服的被窝里憨憨睡觉时,秋云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恬恬的妈妈在自己家里遇害了。

    又一次秋云坐在督察办公室里。“你最后一次什么时间见孩子妈妈的?”督察严肃的问。秋云回忆着说“也是二星期前了”“你了解什么其他情况吗”督察认真的说。“我就见过一辆黑色小轿车有时拉着薛庭花来学校。车号是什么没注意呀”秋云皱着眉头说。“好吧,孩子您先代管着,等我们联系上监护人就通知你,好吧麻烦您”督察说着话,递给秋云一份口供笔录,让秋云签字。

    离开了公安局,秋云心里七上八下的想想恬恬也怪可怜的。她一路坐着公交车回到学校。上完课接孩子的家长都向秋云打听薛庭花的事情,毕竟出来人命案,大伙议论纷纷。秋云尽量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太度对待孩子家长的各种问题。

    入冬了。恬恬依然是学校唯一的留宿生。秋云不得不雇佣个卫生阿姨来学校帮忙,这样她好从卫生工作里解脱出来。也好多照顾点可怜兮兮的恬恬。公安局也一直没任何消息,薛庭花的尸体也没有下葬。秋云也不知道怎么安置年幼的恬恬。她作为老师只有默默的尽自己所能照顾好恬恬。

    人生十之**都是起起落落不容易的。可是薛庭花未免对自己的人生太过于放纵,过于不负责任。留下可怜的孤女恬恬。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