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十六章 自救成功
    秋云慢慢晃忽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看清男人秋云倒吸一口气,是薛庭花的那个一起的人,秋云在公安局指认的他。这是冤家路窄,秋云真是无法不胆寒。男人看着秋云,气狠狠的说“谁让你告发的。”秋云定定神缓缓开口说“我没有说任何事。”“那公安为什么找我”“男人说。”我什么都没做,也没说过。”秋云依然顽固的抵赖着。

    男人坐在一傍不搭理秋云。此时秋云开始观察屋里,发现她自己就在门傍边,男人独自在房间中间。抽着一根香烟。秋云忽然想起,她的手机在随身的口袋里。“我要上厕所”秋云故意说。男人冷冷看看秋云,又回头抽烟。不搭理她。

    秋云觉得自己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乏力。她忍着不舒服,爬起来走到那个男人面前。“我就想上厕所,真的没有对警察说过。真是的你咋不信。”男人抽完烟看看秋云,突然伸手乎过来一巴掌,秋云反应灵敏了许多,她头一扭躲过去。反手就回那个男人一拳头,可是这一拳头打空了,男人火气更大站起身一脚踢到秋云肚子上。

    砰。一声闷响,秋云被踢的趴在地上,她抬头看着男人大声呼喊“我没告发你”秋云说话时故意放大声音。男人走过来,又打秋云一耳光。秋云被打的直冒火花,她爬起来饿虎扑食一样冲向男人。她不知道自己都打了男人那里,只见男人脸上有多道血痕,看到血痕秋云自己不知那来的力量勇气,更狂野起来她骑在,哪个小个子男人的身上。劈头盖脸的抡起拳头。其实她的力量都是不够致人昏厥的。可是雨点似的砸着脑袋,男人也半天没有马上反击。秋云来了更大的勇气,脚也更是踢起对方。男人无法忍受秋云连珠炮一样的胡乱踢打。一把攥住秋云头发,,拖着秋云扭在屋里唯一的床上。秋云无法动弹的被动的爬在哪个小床沿边上。

    男人喘着粗气,他有点累了,毕竟秋云也是个比他自己身高有点冒头的肥胖女人。感觉到男人不动弹,秋云马上伸手护住自己头发。攥着拳头打向男人的眼睛。这一击命中男人眼睛,男人嗯一声,伸手护眼。秋云又扑上前去咬着男人的手臂。可是那个男人这次机警的跑开,,在二人厮打的时候。秋云的衣服不知觉都扯开。

    男人看到她白皙的胸露出来。一股野性充斥着这个男人的全身。他突然扑上秋云的身体,把秋云按倒在地上,骑在秋云腰间,他一拳头砸向秋云的脸上。秋云顿时没了知觉,又昏厥过去。这个矮个男人肆无忌惮玷污了秋云。

    不知过了多久,秋云慢慢苏醒过来。看看自己的狼狈样子。秋云勉强爬起来,整理好衣服。她环顾四面没有人。那个男人此时已锁门离开。秋云忽然想起,她小心藏在哪个地方的手机。秋云爬着过去手机还在,秋云颤抖着打开手机,呼叫110.然后秋云呼叫了微信里的念。

    她呼叫念是为了让念能通过,微信里自动发位置的作用找到她。半小时后,110警车和念靠秋云的微信里位置共享工能,打开大门走进屋里来。秋云看到警察和念站在哪里,顿时又昏厥过去。

    医院里,秋云包着纱布躺着,她说不出来话,觉得嗓子干渴。一个护士走近秋云,倒杯水给她。她一口气都喝了。

    念端着一提壶红米稀粥走进来。看看躺在哪可怜的秋云。念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偷偷对警察说话。至少念觉得他在多余做事告诉警察。秋云其实已经认出嫌疑人这个事。一种深深的内疚感席卷了念。医生说的话,念也听过,觉得秋云受到了很多伤害。虽然念知道秋云许多事,但是伤害秋云是念不想做的。

    “我喂你喝口粥吧。”念低头对秋云说。看着念殷勤的伺候自己,秋云眼泪滚落下来。念马上给秋云擦拭泪水。一个星期里秋云吃着念每天准时送来的饭。秋云没什么太重的外伤,奸污所受到的伤害对女人来说,不是身体伤害重要,是心理伤害重要。医院里为秋云做了心里安慰质询治疗。周一秋云求着念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秋云独自锁上门,扑在床上。她不困也没有睡意。在医院里她基本上都在睡觉。她需要家里的安全感,她真的觉得后怕,极力在自己的家里,秋云找着安全的味道。整整一天,秋云在自己家的屋里,她害怕也有种沉沉的孤独。秋云在一天里,象病态似的检查着,所有她觉得不安全的地方。旁晚时分,有人突然敲门。秋云好似惊吓死了,半天不说话,最后躲在大衣柜里。门依然在有人敲。秋云就是不出声,哗哗啦啦秋云手机响了。她又爬出来接通手机,“开门,是我。给你送饭”念的声音。秋云才挪动着慢慢走进大门,看看猫眼里是念,秋云才打开门。

    坐在餐桌吃饭,秋云的手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二次,甚至有一次还把筷子都掉了。念看着关心的说“要不你别去学校了,的多康复几天。你情绪不好”。“不行的,学校里没有我上课怎么可以,停课程会流失学生的。”秋云说。“我去上课吧,交给我你放心吧”念自告奋勇的说。想想自己最近的事情,秋云默默接受了念的安排。

    念在秋云的学校里,开始给孩子们讲程序编写的方法,和这个行业的发展史,以及未来世界对程序员的需求。最后还让学生们,写自己的理想。结果是所有孩子,都写着做个程序员。秋云看到孩子的,关于未来理想的问题的回答,会心的笑了。看到秋云微笑,念出口气,他已经许久没见她笑过了。

    哗哗啦啦,秋云看到是公安局的电话。真不想接。都觉得是她的诅咒电话了。可是最后她依然挂通电话,督察的话语回荡在家里“伤害你的人犯已经归案了。你看什么时间,法院开庭时你到场一下,毕竟有赔偿的事情。”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