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十八章 酒后忘事
    天才亮,空气里有点湿湿的初春味道。叶子不绿依然懒着出牙,秋云家窗外的大柳树,有点提前出清枝了。零星几个柳条搭拉着,可能是才亮的缘故。没有什么风刮过。柳树好像非常好奇似地,它无心随风狂舞,因为它的老朋友。

    秋云的家里没拉窗帘。大窗户里,柳树清楚的看到。二个男女都不穿衣服的躺着。念和秋云横七竖八的爬着呼呼大睡。柳树发自内心的吃惊了。自从那个合法丈夫离家出走以后。秋云的家里居然鲜货的接连冒出四个男人了。

    柳树真的奇怪,柳条*,柳叶眉,这些与瘦挂着绝对关系的对女人的审美标准。在这与时俱进的时代里。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秋云的白嫖猪一样的大胖胖,让柳树真的担心,自己的代言广告词将退出历史舞台。

    秋云先行醒了。她本能习惯的爬起来。没有穿上衣就是个短裤,她麻利的套上睡衣。看看傍边的念,好似装睡,又有点真在睡。秋云轻巧的爬到床边,离开房间时。念闭着眼镜说“我再多睡会,今天上班晚点。”

    秋云没有回答念什么,她走到厨房倒了矿泉水,打开热水壶。里面的水一会就开了。她倒了一大杯水放在卧室里床头柜上,念躺着舒服的睡着。秋云肚子有点饿,但是为了不打扰念睡觉。她就在另一个房间里,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教案大纲。她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直在心里想点昨晚的事情。因为真的喝酒脑子短路,无法记得自己都做什么了。

    哗哗啦啦,秋云的微信里视频电话响了。秋云看到是古董商王哥。就接通电话。视频里王哥聊着最近的生意。秋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答着。她对着王哥说话实在有点没什么好心情。因为,古董商王哥总是在刚起床呀,深更半夜呀,或者是每天有事没事时间里,就来个视频电话。尔秋云真出事被绑架的那个晚上,却丝毫没有打过。

    古董商王哥的这种不信赖和监视,让秋云一直想了结和他的关系。她和王哥聊着天,说话的声音又有点大,结果,在卧室里的念胡度的以为,秋云在对他说话,就也说起话来。秋云很机敏的没搭理卧室里的念。尔是已然和王哥聊着天。

    多亏王哥是视频聊天。秋云的样子也是一副老实巴交的。也就没有发生聚焦问题。男人的粗心往往,让他们自己无法判断事实真相。可是真相看到了又往往有点无法面对。念对着空房间说了几句话,也反映过来。他闭嘴。却爬起来偷偷穿上裤子。可是仔细听听秋云所谓的话语。他又放弃起床了。

    秋云的床铺,平整干净,枕头上散发着秋云天天用的香水味道。这种女人的体味和香水味道混杂的一种味道,和卧室里的干净。形成了秋云版本的居家温馨。其实每个有勤快明白女人搭理的家庭。都有属于这个家庭所特有的居家温馨感。而且每个家庭都不一样。

    念紧张过后,又留恋着秋云的床。尤其是秋云床上的味道。他头向下爬着闭眼睡,懒懒的不离开。古董商王哥终于放心的检查完挂视频了。秋云走进卧室看到念的样子,心里突觉好笑。

    她又离开了卧室自己回到另一个房间里,她依然在苦恼的仔细回忆昨晚的事,可是她啥也没有想起来。可能是秋云的大脑海马体昨晚放电太多。以至于全部大脑都休眠了。不过这种深度休息,对秋云的大脑很是好处多。她无法明白自己的任何胡作非为,也就没有任何羞耻感。

    人的负面情绪生气和自责,自恨感是对每个人都有害处的。如果这样的情绪蔓延时间久,会产生自我厌恶。反之,如果自己就是无法知道做过什么,也就想当然的没有任何自我厌恶感。尔自我厌恶感是对所有人的最大创伤。有的人就因为自我厌恶感太强烈,所有行为取向都偏激,爱伤害别人,浑身都是刺看谁都恨三分。

    念恋着秋云的床,厚着脸皮的爬睡了好长时间。此时,秋云在另一个房间里,放高声音对念说“床头有杯水,你喝吧。”“我已经喝了”念回答着。其实,他被那个秋云的视频聊天,闹的心里害怕定定神一口气拿起杯子就喝了。喝水时,念的表面意识是混沌的,内在意识是清新的,他的内心本能的做出了决定。自己有情况了要打一架。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虽然他还不是秋云的情人。

    房间里,依然安静整洁。秋云胖胖的身体,晃晃荡荡在哪里站着。她嬉皮笑脸的看着念。念没有去洗脸漱口,而是随便对着过厅里一面落地镜子,照着仔细看看自己的摸样。最后他走到鞋架上穿上自己的鞋。整个过程他都没有看嬉皮笑脸的秋云一眼,他在觉得不好意思。他这个打架冠军第一次,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出门时,他依然不看秋云的说“这是几楼,小区门口有车离开吗”秋云依然笑脸盈盈的说”是四楼。小区出去门口有的是车“

    念,走出小区发现自己浑身没有十块钱。翻来翻去就找到二元钱。只有坐公交车离开了。他等这个公交车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这让他非常恼火,其实他也不知道昨晚都发生什么了。但是,真的是出来小区大门口。念才觉得安全不紧张。这对念来说真是丢范了,他的自尊心无法平复。一个老江湖在女人面前,马失前蹄。

    生活总是会给每个人都安排好,有意外,有惊喜,有美好,有悲剧。秋云在才下课时,接到念的电话。约会她见面。秋云如约而至,在一家很大的音乐餐厅里,秋云有一次在念面前提过这个餐厅,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是音乐餐厅,一直以为是有悠扬的唱歌曲的地方。

    进去音乐餐厅,秋云看懂了念,他很绅士的坐着。看到秋云款款尔来,他起身让座,秋云也不客气就坐下了。”今天你请客“念对秋云说。”可以,你再点啤酒吧。“秋云又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但是她心里在默默欣赏着帅气的年轻的念。

    有时爱神丘比特忠实的射出剑时是不考虑什么现实的。念,主要做了一件事,他要在这个约会秋云的时间里,为秋云马上找个相爱的人。他也当着秋云的面前,对着所谓的女友打个电话。秋云没有生气,她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事。无所谓念怎么办事。

    看着喝酒后,一直在打电话给自己安排找相爱男人的念。秋云终于说”你不知道吗,时代不同了。没有人介绍对象了,媒婆早退休了“”我,我在做媒婆。我介绍对象“念认真的说。秋云没有很烦感的表情,也没有任何高兴的样子,只是一副等待的态度。她在等这个念给自己找个男人。念,也察觉到了秋云的合作。结果连个搭理念的人都没有。

    看看也没什么意思可玩,念提议让秋云去他办公室观摩。结果秋云没答应,因为她另有安排。念,觉得有点火气,但是他更感觉没趣。于是,他对秋云告别,他要先走一步。秋云放他先离开,自己在柜台结账后走出来。

    结果,念站在马路边没有离开,他回头看着秋云,秋云走到他跟前对他抬高脚后跟,合着他耳洞说”你换短裤没有“念,马上拉开腰带揪出来内裤腰带,让秋云看。一看还真换了。他俩聊着,调侃着对方。过去好几辆出租车,念都没有拦下。最后,秋云拦下一辆出租车,念才打算离开。念,还要秋云给出租车钱,秋云假装的温怒着就是不给钱。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