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三十八章 女儿的萧然离世
    早饭开始了,秋云实在不想吃饭看脸色。就故意没去吃早饭。除了秋云,全家人都在餐厅里吃饭。恬恬看到自己妈妈,没来吃饭,有种明显感到的,向自己袭来的冷清清的感觉。孩子是都很聪慧的,恬恬几乎是乖乖吃完饭,就立刻离开餐厅的。她本能的急着找秋云,孩子的反应是简单直观的。

    恬恬跑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妈妈秋云。孩子急了起来。秋明也聪明的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就帮助恬恬找秋云,看到,二个娃娃急切的样子。念实在忍不住就提高声音说“妈妈在,一楼头上的客房里。”说着话,念偷偷看看自己父母,二位老人都好似不明白什么,一副不注意的样子。念看看这情景,就大方的看着自己父母。父亲还是那样子,在看着报纸吃着饭,母亲也是他熟悉的姿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

    这情景有点让念闻出来一丝,只有不和谐家庭才有的味道。他开始发起愁来。他今天早上,才真正明白,秋云拒绝自己求婚的原因。人都免不了一俗,在念的结婚大事上,其实他父母还是很传统的。总是希望有个门当户对的年轻儿媳。念才意识到,其实秋云早估计到,自己父母的心情了。

    想到此处,念后悔自己昨晚对秋云的态度,他立刻起身去看秋云。走进秋云的房间里,看到恬恬爬上床,扑在秋云怀抱里。秋明也在依傍着秋云。秋云默默仰脸看着念。秋云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无声的哀怨。念无法自控感情,也走到秋云跟前,伸手抚摸起秋云的头发来。

    在客厅里,老太太直瞪眼的,看着秋云的房间门。老头子走到老太太跟前,一把拉着老人,出去散步了。走在花园里,老太太就是不服气的说“我真是,从心里就不满意啊,这样以后咱们儿子的日子,怎么会好吗。”“是啊!我也第一次同意,你的想法了”念的父亲也常叹一声说。对目前的家庭情况,二位老人也觉得心烦上了。

    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在一口锅里吃饭的人。最好从开始就彼此不喜好也别讨厌,喜好是相处模式最好的开始,如果,从开始就讨厌对方,那以后就会更多厌恶。因为,人与人的相处方式,对半是容易有矛盾摩擦的。和怎么看都不顺眼的人有摩擦,终会燃烧起火的。从开始没好感,到以后了解有好感,对每个人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可以说就是思想跨越的过程,尔人大多数都是习惯成自然的,因循守旧成规律的。恨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去真心爱一个人是很难的。

    念的父母亲,也许在陌生朋友圈里。把秋云当成朋友会很乐意相处,可是作为念的妻子,他们二位老人是万万无法通融的。这关系到一个家庭的方方面面的问题。秋云是很具体明白这个事实的。只有念在做着幼稚的黄粱美梦。

    秋云委婉的对念说”我真的担心自己那边的家,想带着恬恬一起回去住几天。最近,我也一直身体不行,学校的事情放放吧,等孩子出生后,我转出来时间,就开始工作。“”姐,我对不起你,你去哪,我就到哪里。不结婚就不结婚吧。什么也无法打散咱们的家。“念信誓旦旦的对着秋云说话。看到念的傻样子,秋云就是嘴角歪歪一下。

    “你要去哪里,我在家呢,没有人可以随便说住进来,就进来的。说搬出去,就搬出去的。这是家,不是旅馆。”念的母亲声嘶力竭的,拿着打骂的腔调。站在秋云房间门口上。秋云看看老太太,就低头了。她始终决定还是离开好。不然她已经预感没什么好戏对自己。

    “都不许离开家,孕妇也不许走,都给我住在这里”念的父亲也帮腔的说话了。

    秋云在哪里,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念马上为她搽泪水,急切的说“姐。别哭。真的别哭,就看不得你哭。”念急的手忙脚乱的。直打转转。可是,最后秋云,还是没有从这个家搬出去。

    这是个星期一,念打包简单行李,去国外发布会,推广自己新设计的软件。秋云恋恋不舍的看着念。她怕念离开,她也明白念的父母不会对自己太过份的,毕竟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呢。可是,她已经有许多行动不方便的问题了。她怀孕已经八个月了。看看秋云孩子一样,可怜怜巴巴的眼神,念很是疼惜的安慰她。

    子夜时分,看着秋云睡熟过去,念小心的走出卧室,迎面碰上自己母亲,老太太摇摇手,啥也不说的安慰一下,就示意的和念一起走出大门。一辆汽车悄悄开过来,念的父亲在驾驶座位上,坐上车,念离开了家。在别墅的二楼,卧室里没有灯光,秋云拖着,已经臃肿的没有好型的身体,站在窗前,默默看着那辆缓缓开走的车。

    早晨起来,秋云的脚就开始水肿的厉害,她已经四十多岁了,比较高龄产妇。而且还是个胖子,这些身体的不利因素,都使得秋云在孕期里,非常危险和出现的问题诸多。看看自己肿的馒头一样的二只脚,秋云觉得打电话叫营养护理师吧。护理师很快来到家里,给秋云开始按摩,又帮助她适当合理的做运动。

    就这样一直忙到中午时分,秋云都才可以试试走路了。营养师离开后,念的母亲就大声喊着吃饭了。勉强走去餐厅里,臃肿的坐在,对自己来说,都有点小的餐厅椅子上。看看摆在秋云面前的饭,都是汤和水果。而且还是三碗各样的汤。秋云又本能的想起来那碗鸡汤,她无法不厌恶的,推开了所有盛汤的碗。

    “都是我疼爱你,为你做个汤,你眨眼都不砸地的,就不喝了。你也想法毛病太多了吧。说心里话,你这个年龄就不合适又怀孕。对孩子也不好,对你自己也不好,对谁都不好,真不明白,都是成年人,你咋想的。”念的母亲没有一点余地的,骂骂咧咧的唠叨上了。念的父亲也不说话的在一傍,自顾自吃饭。二个娃娃都中午不回家。

    秋云眼泪又不知觉的夺框而出,她自强的站起来身子,依然而然离开餐厅。巨大的肚子和浮肿的脚,都让她痛苦不堪。可是,秋云依然挪步往外走去。她要冲出去这里,早点离开这个家。念的母亲,看到秋云往大门走去,明白事情不妙。就小脚几步追上秋云。老太太一把攥着秋云发肿的手臂,就大声说气话的对秋云“你走什么,你不许走,乖乖上楼去,养胎是大事。勾引我儿子,你还厉害上了。”

    秋云原本就肿涨的手臂,被老太太没任何怜悯之心的,一攥。一阵剧疼立刻窜出来,秋云哎吆的叫出声。她本能的往后退步,想脱开自己的手臂。结果,脚也不听使唤的滑出去,秋云一下子从出大门口的,楼梯台阶上重重面朝下,扎下去。

    她高大的身体,巨大的肚子,都向下摔到了,在那门口出去的四节台阶上,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秋云横着爬在哪里。大理石的台阶,边沿很是楞的嘎着秋云的大肚子。她的头也创到最下面的,大理石界面上。一股鲜血很快,染红了台阶的界面。秋云已经没有知觉了。

    老太太一下,吓傻眼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救秋云,她自己摊在地上了。倒是家里女佣眼疾手快。立刻跑过去,慢慢拉起老太太。又立刻打120急救车,最后,和念的父亲一起给秋云慢慢翻过来身体,以免她窒息了。

    不知觉中,秋云被一种剧疼折腾醒了。她很是痛苦的挣开眼,才看到一个巨大手术灯在自己头上面。一阵阵手术的疼痛,慢慢传开来。但是,她明显感觉到,自己那也不能动一下,好似被什么控制一样,浑身软绵绵的。只是这疼,一直在窜出来,让秋云保持着不在昏迷。

    她在被做着刨腹产手术。被120急救车送去医院,秋云是很危险的,在医生的问询下,念的父亲自私的要求保住胎儿,就这样昏迷中的秋云,被推上手术台。医生是负责任的,半个小时后,秋云被推出手术室,孩子也放进保温箱里。一个八个月大的,红红皮肤的女婴。

    护士小心的,为秋云洗搽着,她额头和脸上的伤口。秋云慢慢恢复自己的意识后,第一时间就问起孩子来。在秋云哭哭啼啼的恳求下,护士只好推来轮椅,扶着秋云坐上去,一路推她去看保温箱里的孩子。

    在育儿室里,一个保温箱放在那。里面躺着个红皮肤的瘦小的女婴。秋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她无法不眼泪扑簌簌的走到跟前去,一切病痛的折磨,都无法抵挡母亲对女儿的爱。秋云坚强的站在保温箱外面,忘记自己才手术不久,她幸福的仔细看着自己的女儿。小家伙好似明白母亲的目光一样,没有睡去,而是也挣眼看着自己的妈妈。母女连心是天性,秋云笑了,一直看着女儿。

    医生安慰秋云说“孩子就是不足月,没什么其他问题。起过黄疸就可以出保温箱,吃母奶了。”听到这样的话语,秋云终于又笑了。她每天都央求护工,推轮椅送她去育儿室,在女儿的保温箱外面,一站就是二小时。

    她的奶水也开了,她都挤出来了。急切的等着女儿快点离开保温箱,吃自己的奶水。一切糟糕的事情都随着,这个小生命的诞生,慢慢被淡漠了。秋云已经被自己女儿给折服了。不想去埋怨和恨念的父母。尽管,这样的事情她自己受了那么多罪。肚子上也留下来一道难看的刀痕。

    在秋云女儿出生后的,第五天早上。孩子开始出来黄疸。第一个发现的是秋云自己,她不顾自己的刀口没拆线,就急匆匆找来医生,为女儿看病。

    在这个早上,远在国外的念已经丢下工作,也冲回家来。他衣服都无心换,就急切的去了,秋云住的医院。跑进病房里,念没有看到秋云,他立刻去医生那里问情况。

    最后,在育儿室门外,他见到了自己的妻子秋云。他一把保住秋云。念真的心疼了。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见到妻子的样子,秋云的头发有些凌乱,脸色也白的多几乎没有生命血色。在育儿室门外,秋云紧张的顾不得看看念,她在担心自己的女儿。挣脱了念的怀抱,独自扒在育儿室的,走廊窗户上。眼巴巴的看着医生护士在忙乎。

    秋云几乎一天都滴水未进,她无心吃任何的东西。她有预感。真的不希望是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傍晚时分,护士换班,许可家属进育儿室看孩子。秋云急切的走进去,念也几乎要被折腾奔溃了。二个大人站住默默看着,保温箱里,一个鲜活的瘦小的孩子,黄的都发亮的皮肤。大眼睛几乎占据了脸盘子。孩子也好似懂事一样,挣眼看着秋云。

    念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奇怪这是自己孩子。心想这也太丑了吧。可是,很快的念注意到,秋云用嘴呢喃的,低低发出声音,那个瘦小的身体,就随着声音在慢慢蠕动。满是褶皱的皮肤下,一双大眼睛,在寻找着什么。“我们的女儿,是双眼皮。”念忽然听着一句欢快的话语,是秋云无意间对他说出来的。“丑的都吓人,还那么小,你怎么看出来的,是双眼皮?”念奇怪的问秋云。“我是妈妈,当然能看明白,什么呀,嘴里没好话,不许对着女儿乱说话。”秋云不高兴的说。

    此时,护士已经上班,要求他们夫妻离开,好保持育儿室的安静和清洁环境。念推着轮椅上的秋云恋恋不舍的离开。午夜时分,孩子萧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黄疸不退,抵抗力低。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