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四十六章 酒驾被察
    念没吃几口老烤窜,就喝酒了。他抽着烟心情郁结难以通透。面对自己一直盼望的事情,他在害怕在胆寒,真的没任何勇气去面对未来,唯一的想法是逃跑。一想起自己女儿离世,念就无法摆脱的后悔后怕。这真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最了解丈夫的是妻子,最明白妻子的是丈夫,秋云虽然不知道念在哪里,但是她隐约感觉到念的焦虑。看看秋云打来的电话铃,响个没完没了,念却没有接听。他想独自静静的喝酒,这就是男人本性。看看自己的电话念也不接,秋云又深深沉默。她思考着自己的出路,最后,秋云做了决定,她偷偷写份遗书留下。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急着去忙死的事,其实她也不理解。甚至那份遗书她都写的荒唐,什么都留给恬恬和明明,就是没有其他人了。还一股脑发泄一吨对前夫和念的不瞒。好像她作鬼也要骂个够似的。这就是女人总是爱犯小心眼。

    夜很晚了,念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可去,该回家。他启动汽车,开在回家的公路上。车子开到一条公路转弯处,一组交警招手拦下他的车,打开车窗那一刻,念在心里后悔莫急,他喝酒,酒后驾驶。这种事情,也早晚会发生在他身上,因为他就经常酒驾。在交警的酒驾测试下,念的酒精浓度是百分百,他被拘役。凌晨时分,秋云还在昏睡中。女佣慌慌张张跑进卧室里,叫醒她。看到是念的电话号码,秋云本能的察觉有事情,她紧张的接过电话,

    “姐,姐,姐,我,我,我错了。对不。。。。。。。。。。。。。。”秋云连他电话都没听完,就挂断了。她已经明白自己要去求人救念。无论如何必许解决,他怎么可以在自己的,这个时期蹲在那里啊!秋云爬起床,翻阅着自己的电话本,慢慢集思广益的,在找肯帮助并且能帮助的人。忽然,她翻出恬恬妈妈去世时,办案子的督察电话号码。

    看看时间还早呢,她就安排女佣做早餐,自己和恬恬吃饭。然后秋云打开手机,联系代驾。又忽然想起来车也不在家里。都在交警中队里。这样她只好叫滴滴车。看看手机里的备忘录。今天又是自己产检的约定时间。慢慢弄,自己慢慢忙。她坐在餐厅里安安神,缓缓起身去换衣服。

    “妈妈。爸爸他怎么了。他又不懂事了吧。”恬恬很世故的追在秋云身后说。

    “你爸爸是好人,就是就是,不会长大成人。成天西里胡度的。”秋云都不知道怎么对恬恬说明白。

    “秋明说,爸爸特别爱喝酒的,几乎就是常喝醉才回家的。”恬恬又很明白的对秋云说

    “是以前吧,你爸爸他才这样爱喝酒的。也是奥。妈妈该管管他的。都是妈妈最后没管好他。”秋云歉意的对恬恬说话。

    “你管不住的,男人都这样,爱喝酒撒野的。我那个妈妈对我说的。她说许多男人都是酒鬼的。”恬恬很明白事故的小大人一样。通情达理的对秋云说。

    忽然间,秋云敏感的意识到点什么,她马上拉着恬恬进自己的卧室里。

    “恬恬,你妈妈对你没有提过什么其他男人吗?”秋云看似不经意的问,其实,她是认真的。

    “有啊,有个夜晚,就是妈妈要送我去,你那里的那个夜晚。妈妈说‘她要有钱了,,好像有个律师说要给妈妈许多钱的。’我还以为真的呢,结果。就是这样的。”恬恬有点黯然的说。

    ”什么律师呢?恬恬见过吗?或者是听说他在哪里吗?“秋云很认真的问。

    “见过呀,妈妈让我在家里藏起来时,我偷偷看见过的,结果,他还打妈妈一巴掌呢,我吓的不敢出声音。”恬恬依然黯然伤情的说。看到孩子很是黯然,秋云轻轻抱住恬恬。她温柔的抚摸着孩子。心里却是由衷的感觉到,也许可以找到那个杀害恬恬妈妈的凶手。

    安排恬恬去上音乐课,女佣和滴滴车司机,一同带上恬恬走了后。秋云看看时间表,感觉可以打电话联系督察。

    “您好,我是秋云,去年有个谋杀案,我也是那个案子里的人,可以联系一下负责那个案子的督察吗?”秋云积极的说

    对方沉默一会,就问到“那个案子,谁,死者是谁。”

    “薛庭花,死者是薛庭花,她的女儿,我收养了。叫恬恬。现在这个案子在谁哪里管理。”秋云认真的说

    “奥,我查一下。你等候点时间。”接电话的警察说着就没有动静了。

    一会功夫,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秋云吗?我是韩督察,薛庭花一案在我这儿,你有什么事吗?”

    “有点事,恬恬,薛庭花的女儿,告诉我。有过一位律师在薛庭花死前肯定和她有接触,而且还看见过这个律师打薛庭花过。”秋云连珠炮一样吐露出来。

    “孩子还记得长相嘛,而且是非常肯定的记得,不许模凌二可的,这关系到人命官司呢。”韩督察严肃的说

    “恬恬很聪明,一定记得很清楚的。”秋云也笃定的回答了督察。

    “那门你们母女下午来一趟警局,重案组二组,找我。”韩督察说

    “好好,谢谢您。”秋云很是有点信心的挂了电话。

    整理好衣服,秋云就独自出门去做妇科体检。在李医生的办公室里。秋云踌躇满志的看着李医生,她担心自己是不是哪里又出来健康问题。李医生默默看着,新的检查报告。就是一言不发。哗哗啦啦,哗哗啦啦,秋云一看是陌生号码,就跑出办公室外,接通电话。“秋云吗?”对方语气严肃的说

    “是我,有什么事?”秋云随口答应着。

    “你来交警中队,大厅理事科,办手续,领走程念的汽车。”对方冷冷的说话口气。挂断电话后,秋云才转身去找李医生,李医生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怎么,出什么事情了吗?你情绪不稳定一点不好的。你要安神静心的。”李医生关心的问秋云。秋云看着李医生的认真,真诚的样子,也不知那股劲,就眼泪涌出来。这下惹的李医生更担心起来,他立刻拉秋云进办公室,为她轻轻搽去眼泪。秋云慢慢的娓娓道来念的事情。听完后,李医生有点发火的说“程念实在太不懂事,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闹这是哪出戏。”

    “我就觉得他靠不住,结果,就是离谱。什么戏他都能演出来,还让我担心。”秋云抹去眼泪抱怨的说。

    “也没什么,我打电话给我同学问一下,估计也没什么大事吧。”李医生同情的伸出援手帮助秋云。一会儿,李医生的电话就问完了。他脸上遗憾的表情对秋云说“实则无能为力了。已经在医院里验血过,酒精浓度是百分百的,吊销驾照。五年内不可考新驾照,还要拘役六个月。基本大体就是这样情况。”

    “六个月拘役,那么我找人求情呢也不行吗?六个月,他出来,我就要上医院里生孩子了。那怎么可以啊啊”秋云听后更是激动的说。

    “别发愁了,六个月而已。有我照顾你呢!就是他不管你上医院里生孩子,还有我老李在帮助你生孩子呢。”李医生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认真看着秋云。秋云默默抬头看着眼前的李医生,她也没有其他选择余地。

    下午,秋云独自带着恬恬去了警局,在韩督察的办公室里。恬恬很快就看到一张大相片里的男人,就是那晚打她妈妈的律师。在一尔在的肯定后,韩督察就收录了秋恬恬的口供。最后告别时,秋云厚着脸皮求韩督察为念帮个忙,结果,韩督察一口回绝秋云的请求。韩督察就对秋云一句话。“法大于天,这是每个警察都必须明白的。”赌的秋云一个大红脸,悻悻离开警局。坐着回家的出租车,秋云一路无语的,看着街景。她明白自己必须要依靠李医生,度过这个生育大关了。

    夜晚,秋云在微信里和李医生聊起各自的爱好,李医生喜欢打花式台球,秋云也喜欢台球,而且秋云和刘斌还一起练习过台球呢。

    次日,在一家高档会所里,秋云约定李医生一起玩台球,李医生如约而至。二人开心的玩了一个下午。李医生对秋云良好的台球技术,很是意外和刮目相看。最后,李医生开车送秋云回家,晚饭都是在秋云家里一起吃的。以后,许多的日子里。李医生都是和秋云一起去郊游玩,打台球,一起安静的听音乐会。还有时甚至一天都泡在一起。这样过分的亲密关系,秋云不以为然,因为她饥不择食,也没有其他选择余地,只是李医生的态度,好像也在故意深入的接近秋云。

    傍晚吃完饭。李医生提议秋云一起去散步。秋云懒懒的拖着疲乏的身体,和他一同散步在花园里。

    “秋云姐,你为什么不肯嫁给程念呢?”李医生单刀直入的说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