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五十五章 消失的家
    早饭时的尴尬后,秋云就没有离开自己儿子房间。念一上午就在书房里,他那里也没去。其实他是有一堆堆事情要去忙。这样僵持的局势,程念很烦。他在手机上拨上,刘梅的电话号码,却一直没有打过去。他默默在想;李鑫你这条狗,还有几天喘息的机会。他恨秋云,更恨李鑫。唯一不恨的是,那个吃秋云奶水的婴儿。

    “念。你没什么事情忙,就给你儿子起个学名吧!我一直都不知道叫他什么好。”秋云温柔的对念说话,她在念不知觉的时候。悄悄走进书房里。

    “不是已经都在叫他山山吗?”程念没回头,也没什么好腔调的说话。他随手就把手机放进抽屉里,然后开始拨弄他的电脑。故意摆出一副在工作的状态。

    “总的给儿子起个学名吧,难不成上学了。叫山山啊!也不让俺们有个大号。”秋云发娘娘腔的说。程念依然冷冷的看着他的电脑屏幕。什么都不说。以往,秋云看到程念这样态度,总是知趣的走开。可是此时,秋云不打算放过他。

    她独自走到书房里,一盆大花卉傍边。默默看着,情不自禁的她就围着,那个花卉转一圈,就自然的背对着念。那盆大花卉是巨型的,有二米高。中间有个主体支柱,一圈一圈都是,大绿叶子。光是栽种它的花盆就是个老水缸那么大个。老水缸所谓它的体积,是可以放进去一位成年男人的。秋云站在那里看着这盆,被念称呼叫《蓝宝石》的大花卉。念就一直在,默默看着秋云。他觉得男人真是,可以说就是*动物。因为他就是喜欢盯着秋云的翘臀。

    “嗯,嗯。你觉得它好就搬去卧室里养着,你夜晚也看着《蓝宝石》”程念故意没好腔调的说话。

    秋云听着他说话,就转身正面看着程念。她的大胸挺挺的在哪里,程念手里拿着个圆规,他有意的在空中划个大圈。面对念的挑衅,秋云都佯装没看见。

    “要不我儿子就叫,程杉杉。怎么样?”程念说

    “这个名字不好,有点女性化。山山是个男子汉。”秋云摇摇头说

    “而且,还是随我姓,叫秋什么吧”秋云接着说

    “你什么意思?你脑子秀逗了。我儿子不随我姓。”程念有点火气的说

    “我不是念,你妻子,儿子就该是用我的姓氏。”秋云也毫不退缩的说

    “这与儿子有一毛钱关系吗?”程念更是火气大起来。

    “秋云,我现在就明确告诉你,既然,已经有我儿子了。你就是我们程家媳妇,这与有没有结婚证件无关。你不想嫁给我,你当初怎么不拒绝与我同床,你为什么睡我。以后,你想想儿子就少来这一套,少找麻烦,少造反。乖乖的,后年,再给我养个娃。”程念很是在自信的说。

    秋云看着程念,她的眼睛里都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神色。

    “念。我不是你的囚犯。我是自由的人,请你别忘记我是李鑫的妻子。儿子,我可以留给你。但是,我早晚会去李鑫身边。念,你找别的女人,再为你生养孩子吧。”秋云说着话,目光里充斥着一种哀伤的味道。

    “我为以前不负责任的行为,向你道歉。我保证从今晚开始,我绝对不睡你程念。”秋云冷冷的义无反顾的说

    程念一句都不想再听下去,他大步走到秋云面前。他已经气的脸都红噗噗的。秋云看着这个,被自己气疯掉的男人,后退一步,就想跑出去,结果被程念随便抓住,按在书房地板上。程念骑在秋云身上,他看着秋云躺在那里。头发散落在地板上。却没有手下留情,一个大耳瓜子就乎下去。登时秋云的白皙脸颊上,就是二个手指印记。接着,程念又在左面,又是一个大耳瓜子,乎下去。秋云本能的转动自己的头颅,可还是又挨一记。接着,程念爬起来身体。他随便就扛起秋云。走去卧室里。走到床边,他随手就丢下去秋云。

    秋云重重的掉下去,摔进被褥里。她几乎没反应过来什么呢。只是二耳洞嗡嗡直响。却已经躺在卧室的床上,看来名牌就是好,那个大床被这样的重量压迫,也没有散架子。牢固似铁床。程念“咣”的一声。关上门走出去了。

    程念接通刘梅电话,就是三句话。“刘梅,你按照我吩咐的办吧。让那个李鑫见光死。”程念势必毁掉李鑫。囚死秋云。

    每个人都是有自己底线的,尔秋云彻底触动程念底线后,必然受用程念的野蛮对待。人也是有自然界动物本性的,秋云被这样揍一顿。确是也怕程念,在自己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秋云安静老实许多。

    三天里,秋云都没有看程念一眼。她安静的忙着伺候儿子,其他什么事情都不搭理。第四天,夜晚。程念又走进卧室里。他毫不含糊的又一次扒光秋云,肆无忌惮的享用秋云,这顿秀色可餐。其实,程念自己也纳闷,为什么就是无法离开秋云的身体。每次他舒服后,就睡眠很好。身体边没有秋云的陪伴,就本能的无法入睡。

    刘梅把对程念的爱情都表现在对李鑫的打击上。她有多爱慕程念就有多么痛恨李鑫。可是她忘记了,李鑫的倒霉下场也是她结局的缩写。在所有的网络上,都有李鑫入户侵犯程念家庭的各色录影。很快李鑫得个江湖雅号,叫大刀客。在一堆数不清的议论和嘲讽声中。李鑫离开医院,也逃离去了他的故乡。一个南方小乡村,只有在哪里没有什么网络攻击。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深夜去偷老婆,被人好打的丢脸事迹。

    在电话里。袁东风调侃的对李鑫说“大刀客,您这次就真的不回青岛了吗?您的早晚,把大刀客变成,大刀侠,夺妻之恨此仇不报非君子。不过依我看,就你十年报仇不晚。”

    “去你家的,少在这放这没用的屁。”李医生也开始爆粗口。

    “那你打算怎么办,看来你老婆目前是要不回来。那你就把你家卖给我吧!我这成天去看着,看的我双眼都在发晕。我会伺候好那一堆堆好花草和珊瑚的,毕竟是珍惜物种。”袁东风又厚颜无耻的说。他这一提醒。李鑫忽然想起来,自己下一步的安排。

    “老袁,麻烦你再帮我几天。我就回青岛。”李鑫有底气的说

    “真的,假的,你不怕走马路上,别人骂你了。还有现在可正是,被人家直指你后背的,风口浪尖上呢。你不考虑自保,跑回来,程念不接着收拾你。”袁东风在积极的说,他还真是想拥有李鑫的那个家。尤其那些物种,袁东风看着就是自己的财富。

    “好了,你别馋掉牙了。我最晚一个星期后,杀回青岛。”李医生也不容商量的直截了当说话。

    这是个大礼拜,程念在最后整理好自己的行装。他要在星期一,启程去韩国。秋云和儿子留在别墅里。程念已经安排好,由七哥管理别墅的安保工作。月嫂管理好家务。秋云就这样被永远关在那个牢笼里。没有任何自由。人有时候也是极度自私自利的。秋云默默看着忙碌的念。轻轻咳嗽一声。程念抬头看看她。又掉头去忙自己的事情。

    “念,我最后求你,让我回家吧!”秋云恳切的说

    “你回家找谁去,那个过街老鼠已经人人喊打了。可以说,你找他连饭碗都没辙。”程念看着秋云说

    “念,你对李鑫做什么了。”秋云几乎在大喊着说话。

    “奥,你脱离社会已经无法知道。我觉得也挺好。李鑫已经是江湖大刀客了。不是什么妇科医生。他没工作,没收入。自己都没地吃饭。他那个家,也人去楼空。找个袁东风成天像个贼似的,跑去看看而已。”说着话语,程念微微笑笑。秋云看着他那张英俊面颊上,浮出这样,阳光灿烂的笑容。简直是一种狰狞可怖的感觉。

    “那,念,最后一次,请你让我去看看我的家,可以吧!”秋云泪眼看着程念祈求着说

    “是我陪你去,还是伺机七哥陪你去。快点说。我还忙呢!”程念没任何耐心的说。

    “七哥吧!不用麻烦你。”秋云最后说完话,就急切的跑去找七哥,好快点去自己家看看什么情况。

    保时捷汽车在七哥的熟练驾驶中一路跑去,快到李鑫家小区时。七哥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是从不爱笑的。但是,此时想想那天,他在小区里监视跟踪李鑫时,看到李鑫才走出家门,就被一群居家妇女,当街骂的狼狈样。七哥觉得也很可笑。

    秋云跑下汽车,就飞快走进自家。结果在楼道里。她就倒吸一口气,因为满楼道的墙面都是红色油漆,涂写着“小偷,骗子妇科大流氓医生。”“大刀客”等等的不堪入目的语句。最后,秋云站在自家门前,默默看着一堆贴着的通知,有物业要求粉刷楼道的,还有要求交水电费的,等等。她实在也没什么心情再看,急切打开家门走进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