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胖女人的吸引力 > 第八十五章 相遇新友人
    医院也通知她出院,张迪在亲弟弟的陪伴中回家去。

    程念在家里,什么都没有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私鬼。打发张迪从此不相往来。是程张迪的胡闹,是无时无刻的,也是无休无止的。秋云实在没法子在医院里陪着。她最后丢给张迪的弟弟,五千块钱。就急匆匆的逃跑回家。秋云消失后,张迪没有目标对象,可欺负,反而冷静下来。

    念的目的。是自此不予搭理张迪。可是,他赖皮一枚,把收尾的事情,就这样不负责的,逼秋云去忙乎。

    晚饭时分,秋云默默坐在餐厅里。她在思考。有个想法已经在她心底很久。明天,她要去算卦,秋云觉得最近的事情。还有这个大家庭。这些都令她失去方向感,真是需要个世外高人指点。

    一早上,秋云打通贾大师的手机。“秋云,秋女士啊”电话那头,传来贾一天悠悠的声音。

    “贾大师,我想请您给我算卦。我最近遇事情挺多的”秋云诚恳的说

    “奥这个事情。恐怕我无能为力啊。我不在家,我在内蒙呼市”贾一天说

    “这么久不联系您,您不算卦看风水了吗?怎么去哪里了”秋云说

    “我在这里,就是来看风水的。要不这样,你去找个人算算,她在湖州路上,有个塔罗牌馆。她也精通看手相。你去吧,就是告诉她我介绍你去的。“贾一天说

    “她怎么收费的、别,,我去一趟。。。。我这人不懂这些”秋云说

    “回头我去打个电话给她,她姓吴,比你年纪大。你见面就叫吴姐。至于,钱吗。你就发个一百红包吧,估计,老吴会乐意的”贾一天,言之有理的说着。秋云仔细听着。

    “那你现在就打电话吧,我今儿就去找吴姐算卦”秋云也不见外的说

    “好吧,我立马联系一下,你去吧,她的塔罗馆就叫塔罗馆,在湖州路一百二十号”贾一天说

    放下手机,秋云立刻收拾打扮起来。她一路坐车就跑去塔罗馆。

    七哥很快就把秋云拉到湖州路一百二十号,一个装修考究的门面前,三个大字,写着塔罗馆。简洁肃穆,从门外看不到里面。窗户上摆着,都是各式花卉。

    秋云缓缓走上楼梯,推开门进去。一位年轻的姑娘迎面走来对秋云说

    “您好,您来此处有预约吗?具体找那位塔罗师”看看姑娘,只见这个女子一身汉服,身高一般,但是,腰细如柳白面红唇,很是秀美灵性。当时就折服秋云的心,她不知觉间放下担忧,大胆说

    “我找吴姐,是贾一天介绍我来的”女子听后,微微领受似的点点头。

    “吴姐在等您,请这边走”女子手指前方,领着秋云走进去。

    一扇门打开,秋云眼光寻去,看见房间里坐着一位老太太,老人白发苍苍,精神矍铄,双目明亮,身上白衣服好似仙气十足的,坐在一个大办公桌后面。

    “来者是秋女士?”老人语气宏亮的说

    “是的,就是我,贾一天介绍我来到您这,我劳烦您来了”秋云说

    “劳烦谈不上,你是问什么,运势,婚姻,还是求解事。或者是家宅动迁”老太太说

    “我问个运势,求点破迷津”秋云说

    “身在迷中不知迷,你并没有迷,还是看看塔罗牌,你的运势吧”老人说着话,就拿出一沓很漂亮的扑克牌,秋云仔细看去,还是生平第一次,见识这样有趣美丽的扑克。

    每一张扑克都代表一个意思,还会有美丽的图案,标号数字和简单的名字。有恋人牌和愚人牌和死神牌,正义牌等等。秋云看到每张扑克牌,都是有各自寓意的图案,不知觉的越看越仔细起来。

    “嗯嗯,你自己亲自洗洗牌”老人不得不打扰秋云的说

    秋云小心翼翼拿起扑克,洗牌,洗完后放在老人面前。老人认真抬牌后,要求秋云自己抽牌。

    秋云认真抽出三张牌一一翻开。老太太看去牌面出来一张爱情牌,和一张分离牌,最后是一张战车牌。

    “这是什么意思”秋云紧张的问

    “你将遇到对你一见钟情的情人。这就是爱情牌的意思。

    在过去,你一直在忙乎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是战车牌的意思。

    你必然会和现在的男友分离,你们缘分越来越少就是分离牌的意思”老太太看着三张扑克牌直言说完,默默看着木讷在哪里的秋云。

    “不能破解吗,我和他都有个孩子了,分离后孩子乍办啊。”秋云紧张兮兮的说

    “那你就再洗一次牌,看看未来吧”老人和蔼的说

    秋云几乎是,双手都在,微微抖的情况下。又自己洗一遍扑克牌。

    看着她如此紧张,老太**慰的笑笑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当回事。”

    “这次我抽几张牌”秋云严肃的说

    “一张牌看未来”老太太说

    秋云默默伸手拿出一张,图案是一个站在悬崖边的男人的牌。名字叫愚人牌

    老人放眼看去开口说“你在自欺欺人,愚人牌的意思是,你不做合理的决定,必然自毁前程”

    “那我该怎么办”秋云心思胡乱的说

    “我们算卦就是这样,泄露天机就要受天谴,我改变不了你的命,你还是早做打算吧。”老太太言词完结后,就离开了房间,去另一个房间了。那个年轻的姑娘走进来。对秋云说“吴姐在外面为你安排好饮品,您请吧”

    秋云独自坐在小卡间里。她很发愁,如果命运的安排是这样,那就真的早做打算。

    在她对面,一位男士主动走到秋云面前。

    “您好,出什么事情了吗。你脸色特难看。”男人真诚的,看着秋云说。

    “我,我。有点心烦”秋云吞吞吐吐的说。

    男人默默看着秋云,秋云本能的抬头看着男人。四目相对,男人的眼睛。目不转精的看着自己。

    秋云低头,无语。男人也叹口气。厚着脸皮也坐在卡间里。两个人都无声的坐着,秋云默默叹口气。男人也默默叹口气。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