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儿来了,狄飞惊很开心,不过开心没多久,狄飞惊脸上又流露出了踌躇的表情,问道。

    “那个,你家会长没说什么吧?”

    雪儿饶有兴趣的看着狄飞惊,半晌后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指的是我还是她呢?”

    雪儿这么一追问,狄飞惊脸上的尴尬越发的浓烈,他自然指的是小蝶,小蝶亲口对他向青阳悔婚,虽然说狄飞惊并没有成为第三者,但这件事毕竟还是因他而生,这件事双方公会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等着这个周末两人大婚的,结果自己这一趟襄阳城之行就搞出了这样一个结局,天知道银翼山庄公会的人会怎么想。

    “哼,算了,老大说了,不跟你计较,不然的话,今天你应该去烧香拜佛求平安的。”

    雪儿这么一说,狄飞惊的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虽然往脸上贴金的来说,他如今跟这些豪门公会会长都算是老交情了,但狄飞惊仍旧还是很惧怕这些大人物的,自己拆了银狐的台,银狐要真是把这件事迁怒于自己身上,那狄飞惊的下场铁定凄惨。

    “啊,你老大真不计较了?”

    狄飞惊还有些不相信,怕雪儿是安慰自己,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不过这一次雪儿脸上调笑的表情消失了,而是换成了很郑重的表情,随即说道。

    “小蝶和青阳虽然搞砸了,但你这个‘会长’可别再搞砸就行了。”

    听到这句话,狄飞惊的心中明显就是一怔,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婚事竟然也会拥有这种类似于“政治婚姻”的背景因素,虽然他如今的的确确算是豪门公会的总副会长,但毕竟这个头衔实在是太不符合网游特色了,属于一个虚衔,非官方认可的。

    不过由于之前狄飞惊就已经有想过他和雪儿在一起可能也会带有某种非主观的因素,加上如今的狄飞惊梦醒了,也变得更加现实了一些,虽然说他还是会继续去追寻只属于他的“天道”,但至少在面对问题的时候,不会再有那种务求极端完美的幻想了。

    当然了,尽管幻想消失了,但遗憾终归还是会有的。

    雪儿回来了,狄飞惊的心也完全踏实了下来,眼下就只剩下最后的一件事了,那就是结束崆峒山的所有大事。

    狄飞惊很快联系了十八大和丹云,十八大如今还在团战那边,不够因为上一次狄飞惊和老邓三兄弟联系过后,如今的团战几乎已经接近尾声了,当然了,一下子就结束可能会被人发现破绽的,所以至少今天为止,这一战还打不下来。

    就在狄飞惊这边和雪儿等人说着话,永夜和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永夜看到雪儿的时候明显是愣了一下,但还是想起了如今狄飞惊跟雪儿的关系,这让他脸上的不爽又明显回归了一些。

    “你小子真他么俗气,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结婚生子了?”

    面对永夜的调侃,只有狄飞惊老脸一红,雪儿倒像是没事人一样,她倒是知道狄飞惊和永夜有关系,不过看今天永夜说话的架势,这两人的关系分明很铁,绝对不会亚于过去狄飞惊和白玉京的关系,这倒是让她心中一动。

    “如果真有百日宴,我们一定会邀请司空大侠你的!”

    雪儿的回答让永夜很快就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其实他的那句调侃的语气中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他这个人向来的行为习惯罢了,很多人都不满永夜的这种行为习惯,毕竟太嚣张了,有种被小学生嘲讽了,可偏偏你又弄不死他的感觉。

    不过雪儿显然是很清楚永夜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在过去不说雪儿了,整个银翼山庄公会从上到下稍微有点身份的人谁没有被永夜整治过,所以豪门公会中的那些高手们多少也都对永夜有过一阵子的研究。

    虽然到了今天,永夜想要杀谁仍旧是无往而不利,但毕竟大家研究久了,对策也就多了,永夜如今想要杀谁,也变得有些束手束脚了起来,倒不是说永夜顾虑什么,而是他毕竟也是豪门公会中的一员,即便永夜要下杀手,但折戟沉沙一条消息也足以让永夜前功尽弃。

    “我找到小刀了。”

    正当狄飞惊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永夜的话让狄飞惊一愣,随即他的脸上就升起了惊喜的表情。

    “你怎么找到的?”

    狄飞惊想要结束崆峒山乱象,无外乎两种方式,击败茅十八或者茅十八主动放弃,击败茅十八不现实,况且团战最终还需要茅十八、白玉京和永夜来一场世界级的表演呢,当然了,以茅十八的为人,即便他背地里和狄飞惊打的苦大仇深,但表面上他答应过的事仍旧会做到,茅十八说了他会去参加团战的最终战那么他一定就会去的。

    “是鹰王跟我说的。”

    永夜回答道,狄飞惊一怔之后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鹰王说的是谁,不过当初茅十八那个团队影响力最大的还是茅十八和永夜,至于紫衣、龙舌兰和殷天正虽然实力也很强,但却还是被茅十八的大神光环给碾压了。

    此时想来,在茅十八的那个团队中,小刀最亲近的人是谁呢?

    肯定不是永夜,那么是茅十八吗?

    其实并不是,以狄飞惊的感觉来看,小刀对茅十八明显更多的是带有一种敬畏的心情,甚至是把茅十八当成了他在豪侠中的一个监护人身份,只要小刀遇到了难题,那就找茅十八好了,但是要说小刀究竟跟谁关系最好,这一点狄飞惊倒是想起了他跟段誉,尽管今天他和段誉已经彻底玩完了,但要狄飞惊自己来说,能够算是他最好朋友的也就唯有段誉了。

    土豪总是不会缺少追随者,不管是为了土豪的钱也好,是为了面子也好,很多人都愿意跟着土豪出去花天酒地,倒不是说土豪人傻钱多,而是土豪也需要自己在社会上拥有这样的一种身份感,所以双方也算是各取所需了。

    小刀跟茅十八在一起就有点类似于傍上一个神壕的感觉,只要还在豪侠中,茅十八就是拥有无限财富的金主,任何人都向往茅十八那个团队,只要在茅十八的团队里就拥有一切的荣华富贵,小刀也不例外,虽然他的想法可能并不会这么俗气,但人向往强者的生存态度却是不会因为年龄大小而改变的。

    在茅十八那个团队中,真正能够跟小刀产生交情的或许就只有殷天正了,两个人有着相同的年龄,相似的生活背景,都喜欢玩游戏而对读书没啥兴趣,尽管被老妈逼着读书,但心早就飞到了网游中来,再加上两人都喜欢武侠,可以说已经拥有了能够成为朋友的一切因素。

    虽然很多人都说,交朋友不是交立场,但实际上这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处在什么样的阶层就只能交到什么样的朋友,同时也只能认同什么样的人。小刀和殷天正有着很多相同的兴趣爱好,还记得当初曾经发生过的那件事,殷天正利用他在茅十八团队中所获得的那些副本经验来为他自己涨声望的事情。

    殷天正是个有一点小心思的人,当然了以他这个年龄的人能够有的小心思多半都不会怀揣着多么险恶的用心。

    殷天正在茅十八的那个团队中虽然很风光,但他毕竟是全队最差的那一个,不说紫衣、永夜,就说小刀那也不是殷天正能够战胜的,因此殷天正在茅十八的团队中并不快乐,但对于殷天正来说,他能够从其他方式找到新的快乐。

    比如说,用茅十八的经验来让他成为另一个团队的领袖。

    茅十八对副本攻略打法的心得至今仍旧沿用于豪侠中的很多副本,而这些副本攻略的推广其中就有殷天正的功劳,殷天正总是喜欢在没有团队行动的时候,自己私下里开个野队,加点不认识的玩家入队,带着他们全程碾压的通关副本,而且当那些玩家们怀揣无限崇拜的目光询问他副本打法的时候,殷天正也总是无比自豪的知无不言。

    小刀后来察觉到了殷天正的行为,还一度指责过殷天正,毕竟这是一种出卖团队利益的行为,不过对小刀和殷天正来说,他们又哪里懂得这么高大上的道理,所以很快殷天正循循善诱的邀请,小刀也就加入到了带新人打副本的队伍当中,渐渐的一发不可收拾。

    那种感觉的确是他们在茅十八的团队中所不曾有过的,茅十八本来就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还记得当初在无争山庄的时候,茅十八就对小蝶说过一句话。

    你的心不在副本中,你们所有人的心都不在副本中。

    只要在茅十八的那个团队里,小刀、紫衣、殷天正、龙舌兰就必须要十分专注的去听茅十八对副本攻略的讲解,那种感觉就好似上课一样,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小刀和殷天正的抵触情绪很大,毕竟他们本就不是特别爱学习的孩子,但渐渐的当这种学习的氛围产生之后,就形成了好的连锁反应。

    以至于最后当小刀和殷天正通过带新人来获取到他们过去从未有过的满足体验后,他们两就更加能够融入这个团队上课的氛围了。

    要说小刀和殷天正背着团队私下里把副本攻略的情报出卖的事情茅十八不知道吗?

    茅十八肯定是知道的,而他却从来没有说什么,也不曾私下里警告过小刀和殷天正两人,但是呢,恰恰是因为茅十八和小刀、殷天正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阶层的人,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殷天正也就罢了,毕竟算是个“外人”,但小刀的行为就难免不会让茅十八感到不悦了。

    其实在茅十八那个团队走过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遇到了很多这种不愉快的事情,而不愉快的事情增多更是导致了茅十八心中那种“我真心对人,但人人却并非真心对我”的心态越发的浓重,也为今天崆峒山乱象埋下了一个祸根。

    永夜找到殷天正的时候,殷天正仍旧还在带着一群新人下副本,仍旧还是用着当初茅十八传授的那些副本攻略心得,而他带着的也的确是一群新人玩家,虽然说永夜很瞧不起殷天正这种“吃老本”的生活态度,不过呢,在永夜的心中,倒是也觉得能够像殷天正这样活的轻松加愉快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此时想来,如果能够找回他们最初的那个团队,哪怕让永夜放下自己的境界,用放下他自己的坚持来换取茅十八的放弃,说不定永夜也会去做的。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殷天正那时刚刚从副本里出来,周围都是一片赞叹他“老大你好厉害”、“老大你牛逼”的赞叹声,今天的殷天正没有加入任何一家公会,而是当起了一名真正的“豪侠”,更是有点为新人服务的新手NPC的感觉。

    当殷天正看到永夜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很不自然,而且对于当时殷天正身边的那群新人来说,他们只知道身边这位大神,而不知永夜是何人,所以当他们看到永夜脸上那不善的表情时,还以为来的是殷天正的仇人,虽然谁也不会为了他们心目中真正的大神两肋插刀,但这一刻同仇敌忾的眼神倒是惊人的一致。

    直到殷天正和永夜走到一旁的时候,殷天正这才变得有些谨小慎微的喊了一声。“夜哥,你怎么来了?”

    永夜看着他,心中虽然不屑,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对惨淡,这种惨淡更是因为见到了今天活的这么快乐的殷天正而压抑下了他对过去的缅怀。

    是啊,除了他和茅十八,谁又过的不好呢,紫衣、殷天正、龙舌兰,他们难道也想要重新找回当初的一切吗,哪怕是小刀,回到了现实中的他难道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他想要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