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山洞中突然灵气激荡。正挖掘灵石的张蕊和青姑骤然停下手里的动作,齐齐转头去看聚灵阵中的人。

    杨雨欣身体盘坐如山,但聚灵阵所安放的三色灵石上的颜色却如那退去的潮汐一般褪色。

    青姑与张蕊几乎同时动作,一块块灵石从手里飞出,直接在杨雨欣身前铸起了一道灵石围墙。

    张蕊眼看着杨雨欣身体中分泌出一股股黑色的泥石流,特别是她被剧毒沾染的半张脸和脖子、胸口位置,黑色的东西涌出的特别迅猛。

    她深知这是好现象,却也差点儿被这场面刺激的吐出来。

    与青姑对视了一眼,确定杨雨欣引气入体没有差错后,张蕊头也不回的直接扎入了灵石堆中,再也没眼看杨雨欣的情况。

    青姑也知道开采灵石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因此确认了杨雨欣入到无误后,也默默地加快了挖矿的速度。

    当杨雨欣结束运功,发现自己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漆黑,顿时一蹦而起。“我怎么了?啊,呸呸”

    原来是脸上被污渍糊上,猛然张嘴说话,吃了一嘴的污秽物。

    她满心的欢喜,顿时被这种意外弄的丁点儿不剩下。

    拨开眼皮上粘住的东西,终于看清楚了外界。

    张蕊与青姑两人正浑身狼狈的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

    “师傅,张蕊,你们怎么了?”杨雨欣中气十足。

    张蕊看看活过来的兵马俑模样的杨雨欣,很想捂住自己的眼睛。

    青姑则是简单直接了许多,一个接着一个清洁法诀丢过去,顺手还扔过去一套干净的道袍。“你换上吧!”她说。

    杨雨欣之前穿的并不是修士的法袍,不过是普通人的时装。被体内的污秽一沾染,直接不能要了。

    张蕊看着杨雨欣接过道袍后呆愣愣的样子,顿时笑开,“雨欣,你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要了。赶快去换上干净的吧!”

    杨雨欣这才低头看清自己身上衣服的模样,然后麻利的拿着青姑给的道袍去换。

    “师傅,我已经进入炼气期了。”杨雨欣换了衣服回来,欢喜的说。

    青姑在灵石堆中头也不回,只是“嗯”了一声顺手丢出一个储物袋,“你看看里面东西摆放的顺序,然后赶紧将这些灵石装进去。”在青姑脚下已经有一小堆灵石,此时正五彩斑斓的笑着。

    杨雨欣:“……”

    别人引气入体后,师傅都是这种态度吗?

    青姑并没有给杨雨欣多少适应的时间,张蕊与她商量的时间已经到了,日后再过来大肆挖掘的机会不会再有。

    张蕊回身,看了看还不在状态的杨雨欣,好心提点道:“雨欣,灵石是修士必备可以用来换丹药、法器、修炼功法、甚至修炼环境,和我们生活中的钱一样,却比钱还多了直接吸收的功效,修士们趋之若鹜。你现在有机会,就赶紧收起来,这些可都是你师父分给你的。”

    杨雨欣顿时如醍醐灌你出事儿了,我们……我们……”杨雨欣妈妈哽咽不已。

    杨雨欣见自己妈妈流泪,又想起自己中毒后的委屈,也是眼含泪花的扑入亲人怀里。

    “哎,瘦了,但更好看了。”杨奶奶也在一旁抹眼泪,脸上的释然很明显。

    张蕊挑眉看了青姑一眼,“是你通知她们的?”

    青姑摇头,她如果想要通知杨雨欣家里人,定然早就通知了。

    等三人情绪平复,青姑这才开口子,问道:“是谁告诉你们,雨欣不妥当的?”

    “是彩道长啊!不是青姑您让她通知我们的吗?”杨奶奶与杨妈妈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她们毕竟见多了龌龊之事,顿时就将各种八点档情节往自家孙女、女儿身上联想,脸色便逐渐不好看。

    青姑眉头一簇,挥手招来一个小道姑,吩咐道:“叫阿彩来。”

    几人转入静室,杨雨欣多日没有和亲人相见,再加之落入恶龙潭后的担忧害怕,让她对母亲和祖母很是依恋。他们坐在一旁闲话家常,说着一些琐碎的事情。

    青姑则是拿出蒲团,请张蕊与她一同坐在床榻之上。

    很快,阿彩来到了静室门口。

    房门未关,阿彩却未曾直接迈步而入。她伸手敲了敲房门,“师叔,您叫我?”

    熟悉的声音将交谈的杨雨欣几人视线都吸引了过去,在张蕊的意料之中,三人呆住了。

    不为别的,青姑脸上,脖子上那“螺帽”串联成一片的样子,甚是可怖。更遑论,那些“螺帽”中的眼儿中还在徐徐往外冒着黄色的气体。一股诡异的味道迎风飘散。

    这番可怖景象,凡人肉眼不得见。但杨雨欣此时已经成了炼气期修士,自然看的分明,想到自己之前就是这副模样,顿时一股浓重的恶心感冲上喉头。

    杨雨欣妈妈被这情景以刺激,顿时“恶”的几声反胃。这声难受又被忍住的动静,让杨雨欣胸中的感觉更是难以忍受。

    “恩,进来吧。”青姑神色未动,招呼。

    “是。”门外的阿彩应诺,举步往屋中来。

    杨奶奶与杨妈妈见状,忍不住微微朝后避。张蕊猜测若非是在青姑的静室,恐怕早就离席。

    “师叔有何吩咐。”阿彩低眉垂目,在青姑身前。

    “是你通知雨欣佳人的?”青姑问。

    “是,恰好杨奶奶来电问询,您与雨欣师姐又不知所踪,阿彩便将实情吐露。”阿彩说着,抬眼飞快的看了杨雨欣恢复正常的脸一眼,立刻将眼中的神色收敛,“没想到雨欣师姐已经得道,是阿彩愉悦了。”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