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后一把绣春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内忧外患接连至
    百晓生谋逆犯上一事终于尘埃落定,陆承渊也便功德圆满。

    可是这朝野之争让他也是深感疲累,百晓生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且不说朝夕相处积累的感情,更何况还有他父亲的那一层关系。

    在陆承渊的心里,那是多么慈祥和蔼的一个人,竟然会处心积虑的做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有些一时难以接受。

    在为崇祯皇帝举荐了数名人才后,他便带着叶倾城隐姓埋名,浪迹天涯。

    陆念作为青龙的遗孀,现如今的一品夫人自然留在了京中。

    钟老谷主也作为国师,留在了京中,偶尔会回一趟药王谷。

    而唐尧不愿在朝为官,便带人回到了唐门。

    断衣盟的所有事务也便交给了向北进行打理,一切的一切都像回到了原点。

    两个月后……

    满朝文武大臣毕恭毕敬的站在朝堂之下,一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崇祯皇帝正满目怒火的瞪着他们。

    此时的大明朝廷里可谓是[人才济济],在长时间的人才匮乏局面的困扰后,崇祯皇帝朱由检仿佛遗忘了先帝朱由校临终的嘱托,开始广泛的提拔任用东林党人士。

    东林党经过阉党的大力打击后,现在得到崇祯皇帝的重新任用,便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涌了出来。

    纵观朝野,要职重位上皆有东林党派的官员主事。

    崇祯皇帝心中更是万分自信,他觉得在掌控东林党人士上,自己比先帝朱由校更有能力。

    “报!山海关八百里加急~”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殿外传来,紧接着一个小太监从外面匆忙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呈着一封信件。

    崇祯皇帝的亲信,锦衣卫指挥使韦青衣,疾步走上前将那封信件拿过来,转呈给了崇祯。

    崇祯皇帝将加急信件打开,仔仔细细的看着这,来自山海关的八百里加急信件,先是眉头微皱,紧接着脸色越来越差。

    崇祯皇帝有些愠怒的说道:“又是增加军饷,这吴三桂一天到晚只会要军饷!一个皇太极,打了这么久都没灭掉,他吴三桂还有脸向朕要军饷!”

    “皇上息怒,这皇太极乃是努尔哈赤的八子,据说此人文韬武略,精通兵法,着实有些棘手,但实在犯不上让皇上如此重视,吴三桂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驰骋沙场多年,身为山海关总兵消灭皇太极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一名大臣上前说道。

    “哼,这吴三桂如今除了上奏索要军饷之外,还有何捷报?”

    崇祯皇帝将那加急信件“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将满朝文武大臣吓了一跳。

    “我堂堂大明拥有百万雄师,现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后金逼成这般局面,你们告诉朕,到底是那小小的后金实力当真强悍,还是你们这些人平庸无能!”

    满朝的文武大臣一个个面面相觑,紧接着低下头,谁也不敢答话。

    崇祯皇帝见状,更为恼火,“你们拿着朝廷的俸禄,一个个不为朕解忧,不为国出力,朕要你们有何用?”

    “皇上息怒,臣等罪该万死!”

    满朝的文武大臣见崇祯皇帝朱由检龙颜大怒,一个个吓的面如土色,尽数跪倒在地。

    朱由检看着眼前的状况,眉头紧紧的皱成一个川字。

    他自小便饱读诗书,又研**王之道《资治通鉴》,这古往今来文人误国的情况不在少数,他又何尝不知。

    只是如今无人可用的局面,让他却不得不任用东林党人,他自认为凭他的驭人之数,足以逆转当今的形式。

    可是现如今眼前的局面让他甚是担忧,皇室多年来的威严过于强势,再加上阉党执政的激进打压,反而让那些大臣心中有些丢了主心骨。

    韦青衣在一旁也看着崇祯皇帝,两人相识一眼,韦青衣又怎么会不明白崇祯皇帝的意思,他正要打算开口说什么,殿外却急匆匆的跑进一个锦衣卫千户。

    那名锦衣卫千户低声在韦青衣的面前说着什么,韦青衣的神情迅速变的凝重了起来。

    崇祯皇帝朱由检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韦青衣上前两步,神色紧张的回答说道:“回皇上,的确是出事了。”

    “是不是吴三桂又来索要军饷了?”崇祯皇帝阴沉着脸说道:“朕倒要瞧瞧,他又想要多少!”

    “皇上,这次不是吴三桂,而是陕西传来的消息。”韦青衣摇了摇头说道。

    “陕西?”崇祯皇帝闻言一愣,他有些不解,后金与吴三桂在山海关对峙,跟这陕西地区有什么关系。

    “陕西又有什么事?”崇祯皇帝皱着眉头问道。

    “皇上,陕北地区有人公然起兵造反。”韦青衣回答说道。

    “什么!”

    韦青衣此话一出,不仅是崇祯皇帝大吃一惊,就连在场的文武百官也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崇祯皇帝猛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问道:“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有多少人?当地驻防的官员如何处置的?”

    “陕北地区高迎祥自称闯王,聚众作乱,谋逆犯上,当地驻防衙门已经被攻破,驻地官员已经被击杀,他们以均田免赋的为由笼络人心,现在已经聚集了数万之众,并且有向外省流窜的苗头。”韦青衣回答说道。

    崇祯皇帝听后,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发着愣,紧紧地攥着拳头浑身颤抖着。

    乾清宫内,此刻是鸦雀无声,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这高迎祥是什么人?”崇祯皇帝问道。

    韦青衣轻声说道:“这高迎祥原本是王自用麾下的三十六营主要将领之一,自从王自用死后,便成了十三家七十二营民叛势力之首。”

    “现在局势到了什么地步了?”崇祯皇帝皱着眉头问道。

    “叛军从陕西渡过黄河,开始转战河南,湖北,四川等地了。”

    “叛军现如今发展到如此的势力,难不成各地驻守的官员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嘛?”崇祯皇帝问道。

    韦青衣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一开始稍有苗头之际,各地官员都未放在心上,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晚矣。”

    崇祯皇帝冷哼一声:“这就是我大明的好官啊,食君俸禄就是这么为朕分忧的,在其位不谋其政,只知道敛财享受,一个个都是废物!”

    崇祯皇帝指着在场的所有官员咆哮着,一种夹杂着无奈的悲愤。

    事到如今,崇祯皇帝知道此时在这埋怨没有用,当务之急是先解决了那些叛军,他环视一周后问道:“谁愿意带兵平乱?”

    可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领命。

    崇祯皇帝见状,怒不可遏,随手抓起手边的奏折便扔向了那些大臣,怒声吼道:“难道满朝的官员一个都没有愿意领兵平乱?”

    荒唐,又可笑。

    大臣中有一人左右看了一眼后,然后起身走出来说道:“皇上,微臣顺天府府丞,孙传庭愿意领兵讨伐乱军。”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说道:“好,很好,孙传庭听旨。”

    孙传庭双膝跪地,双手伏地,说道:“微臣在。”

    “朕任命你为陕西巡抚,即刻动身前往陕西平叛。”

    崇祯皇帝说完后,孙传庭领命出了乾清宫,崇祯皇帝冷冷的瞅着满殿的大臣,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