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伴剑寂灭 > “一百六十三章,殃及“
    祸从天降也不为过。

    百里寂等人和这些骑士迎头正撞在一起,那些已经吓得慌神的骑士嘶声惨叫着,疯狂的策骑朝百里寂他们当面撞了过来,一边策骑狂奔,这些骑士还在疯狂的咒骂着“滚开,一群贱民,滚开!”

    距离太近在加上马的速度实在太快,血气逐渐枯萎的几位老者被几头坐骑当胸撞上,这些坐骑异常神骏,冲击力大得吓人,当场口吐鲜血被撞飞了三四丈远,胸前塌下去了一大片,显然胸前骨头都被撞碎了。

    “干了他们!”

    靠山部落众人生于山林之中,时常和蛮人生死相搏,几乎每天都和各种猛虎毒虫厮杀,最是悍勇野蛮不过,眼看这些逃命的骑士如此不讲理,带队的猎首当即大叫了一声,拔出了兵器。

    百多个部落战兵齐齐拔出了兵器,大刀重剑宛如浪潮一样迎向了那些骑士。

    只听得‘嘿嘿’几声大吼,十几个纵骑狂奔逃命的骑士喷血倒地。他们的坐骑被部落战兵砍断了四肢,踉跄着冲前了十几丈,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骑士们更是被大刀阔剑砍成了肉块,胡乱的混在了泥浆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疯狂逃命的骑士全部惨死在部落战兵的刀剑之下。

    战兵刚刚举起兵器,正要仰天欢呼,后面追杀这些骑士的几个黑衣人居然遥遥的将弩箭朝他们射了过来,只听得弓弦声响起,二十几支劲弩呼啸而来,深深的没入了几个战兵的体内。

    箭毒猛烈,几个雄壮的战兵哼都没哼一声,身体一抖,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事发突然,众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呆呆的望着倒地的族人,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见此,百里寂跳下马车,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挡在了众人面前,流星般的箭雨眨眼之间就射到了百里寂身上。

    “不!”

    赵雷看到这一幕,不顾他人的阻拦就要上前,可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剧毒箭雨打到百里寂,可结果却大出众人所料。

    只见打到百里寂身上的箭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射回去,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眼中被自己射出的箭射中纷纷倒地身亡。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来人还是靠山部落众人,都被深深的震撼到,在他们眼中的病秧子怎么转眼间变成了巨人一般,要知道他们也是修炼血气之人,虽然境界低下,但那不表示什么都不懂,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有那些族老口中的融魂圣者万法不进身!

    箭穿透了五个黑衣人的脖子。几个黑衣人不敢置信的望着百里寂,双手紧握着脖子,茫然的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三个黑衣人惊怒交集的望着百里寂,其中一人惊恐道“你,你,是圣者?”

    百里寂一声不吭,抓起三团泥巴随手一丢三个黑衣人没能看清百里寂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四周一阵冷风扫过,泥团急速从他们身上穿过,将他们的护甲打穿贯穿身体。

    “贱民?你们多高贵?你们死了,还不是烂肉一堆!”

    冷笑一声,百里寂重重一脚跺在了那个开口骂人的黑衣人头上。

    直到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可却无一人敢上前,更不要说部落里那些辱骂过百里寂的人,更是惶恐不安,瑟瑟发抖,也就赵雷却是大喜,快不上前围着百里寂打量,嘴里呢喃道“百里大哥,没想到你好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嘿嘿,没想到,没想到。”

    百里寂微微一笑说道“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听闻此话,赵雷不提多高兴了,后边众人更是露出了羡慕和懊恼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就在此时,前方道路拐角处传来了隐约的兵器破风声,百里寂侧耳一听,眉头微皱,随后大步朝那边跑了过去。

    张虎已经带着人冲了上来,他走到百里寂身前躬身行礼道“前辈,之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百里寂摆摆手“不知者不怪,你去前面看看。”

    “遵命。“张虎说完,大手向前一指,”兄弟们,给我上。“

    每一个走过百里寂身边之人都是躬身一礼才大步向前,这是对强者的尊敬,敬畏。

    百里寂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黑衣人驱散了几辆车驾边的护卫,正一窝蜂的冲向卢乘风。

    黑衣人的头目正在大声呵斥,下令要属下剁下卢乘风的左手!

    隔开数十丈的距离,眼看黑衣人头领的长刀已经劈向了卢乘风,百里寂随手就是一记地上捡起的小石块,这些黑衣人的修为都很可观,但是在他眼中和蚂蚁没有什么区别,黑衣人也不过是普通的好手,和张虎的猎蛮人队伍实力相差仿佛,直到死亡,黑衣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急于在百里寂面前表现的张虎,大笑一声,拔出大刀,他厉声喝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尔等持械行凶,打劫商旅良人,你们还把王法放在眼里么?”大喝声中,挥舞着大刀,领着众人冲了过去。

    双手藏在袖子里,正要掏出太白金刀阵的卢乘风面色一松,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救命,救命!我是溧阳卢氏长子卢乘风,新任小蒙城典军,好汉救我,我必有厚报!”

    从百里寂杀了带头的首领,战斗形成了一面倒,很快黑衣人就被蜂拥而来的众人,斩杀殆尽。

    一切都只在瞬间完成,张虎深吸了一口气,朝卢乘风抱拳行礼道“这位公子,张虎有礼了!”

    卢乘风双目奇光闪烁,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张虎,又望了一眼被一块小石头击穿脑袋的黑衣首领,当时发生的太快他根本没有看见是何人出手,他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能够用一块小石头将一个修为和自己相仿的黑衣人打杀,只在父亲那里见到过,虽然不知道何人所为,但肯定是来人中的一位,因此不敢怠慢,忙不迭的跳下车驾,双手紧握住了张虎的手。

    “无须多礼,无须多礼。战虎壮士,若非你仗义出手,吾今日定然遭了这些贼子毒手!”

    恶狠狠的踢了一脚那黑衣人首领的尸体,卢乘风厌物的望了一眼四周横七竖八的尸体,厉声喝道“小黑,把那些抛下主公自顾自逃命的废物找回来!”

    驾车的黑人大汉小黑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警惕的望了一眼出现的百里寂一行人,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骨雕哨子,放在嘴里用力吹了一声。

    尖锐的哨音传出老远,渐渐地四周有幸存的骑士护卫探头探脑的向这边眺望。过了足足一刻钟,才有二十几个残留的护卫灰头灰脸的跑了回来,一个个面色难看的站在卢乘风面前,身体剧烈的哆嗦着。

    卢乘风看都不看这些护卫一眼,他只是咳嗽了几声,发出了几声尖锐的冷笑。

    挽着张虎的手,卢乘风将张虎谢了又谢,他一直抓着张虎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张虎尴尬的望着卢乘风。也许这是卢乘风表示感激和亲热的一种礼节,但是他知道,做为血脉家族的嫡系,这样热情,显然不是因为自己,但他却不能说,从百里寂之前没有告诉靠山部落众人就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还有从他的脸色看,是个人都能看出有伤在身,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部落的众人说百里寂是病秧子。

    张虎“呵呵”干笑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卢乘风搭着话,无论对方旁敲侧击打探出手之人,他只是装傻充愣。

    其他人也是一样,显然之前都得到了吩咐。

    在张虎和卢乘风虚以委蛇的时候,赶来的众人整理地上的黑衣人尸体。五十名黑衣人的尸身被摆成了一排,所有人身上的零碎,包括他们的弩弓和长刀都收集了起来,整齐的堆在这些尸体前。。

    毫无结果的卢乘风也是有点懊恼,想要利用血脉家族逼迫说实话,但又深深的顾忌,万一不小心惹恼了,那位圣者,把他杀了,到时候家族不仅不会责怪,反而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巴结那位圣者,他太知道这些所谓大家族的嘴脸了,在他们面前只有利益。

    不过他也不气馁,他相信定能见到那位圣者,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为了将来,也许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活着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