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见兰婷这个名字,李朋的心都忍不住颤抖,李朋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听见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了。

    李丹看到失神的李朋,心里的怒火更加旺盛:“你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是不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就这么念念不忘。”

    李朋冷冷的站起来:“我确实忘不了她,我们分手吧!”

    李丹没想到自己的一时任性,居然换来的是李朋直接分手的话,一时之间,愤怒还有害怕一起涌上来。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和你分手,你休想离开我!”李丹的呐喊,并没有让李朋回头,李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别墅。

    李丹直接追了上去,果然李朋直接拿了护照和行李箱就要转身离开,李丹上前去死死的拽住李朋的手:“我不许你走,我不要你走,你走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李朋的语气那么冰冷:“李丹,其实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忘记过兰婷,这么多年了,我还爱着她!”

    李丹:“我知道,你每次喝醉酒,嘴里呼喊的都是她,从来都是她!”

    李朋:“你既然知道我心里一直有别人,还何必把我一直留在身边呢?”

    李丹道:“因为我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是真的爱你,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只求你不要离开我!”

    李朋这次已经下定决心:“没用了,今天既然你以及各知道了,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让我离开吧!”

    李丹气道:“你以为你回去以后,就能和那个兰婷在一起吗?你知道不知道,她这几年一直被那个台湾男人包养着,她那样一个贱人,为什么你就对她念念不忘?”

    李朋的眼神变得第一次那么凶狠:“我不许你这样说她!”

    李丹:“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不可以离开我!只要你离开我,我让你一无所有!”

    李朋的眼神还是那么冰冷:“是吗?一无所有,是不是你们这些有钱人,总是喜欢有一无所有这句话来吓唬人?”

    李丹听不明白李朋是什么意思,但是李朋的语气却让李丹感觉到害怕:“你想做什么?”

    李朋开始当着李丹的面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当着李丹的面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这件衣服,也许你不认识吧,这是我当年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自己的一套衣服,今天,你的东西,我全部还给你,我只带走我自己到东西。”

    李朋当年的衣服,只不过是几十块钱意见的地摊货,但是穿在李朋身上依然显得那么帅气。

    李丹突然感觉,要失去一切的,有可能是自己:“李朋,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朋穿着那些廉价的衣服:“李丹,这些年,我总在问自己,到底有钱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就是像我现在这样,每天吃着牛排龙虾,穿着高级定制衣服吗?”

    李丹高傲的抬起头:“那不然呢,你每天出入,都开着最好的车子,不管是在上海,还是在纽约,你都住着最高级的房子。你比很多人都高人一等。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李朋也吼道:“可是这些都并不能让我感到开心,我只想要和我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有那样,才能让我真的快乐。”

    李朋慢慢的走到李丹的身边:“这是这些年,你给我的银行卡,我现在还给你,还有你在上海给我买的房子,给我买的车子,还有你给我开的餐厅,商铺,我都还给你,从现在开始,我一切都不欠你了。我要走了。”

    李丹看着眼前的李朋,穿着廉价的T恤,洗的发白的牛仔裤,最简单的帆布鞋,可是即使是这样,依然让人感觉耀眼。

    “不要,我错了,我不该这样说你,不要走,这里是美国,你能去哪里,不要走!”李丹的声音带着乞求,没人能想得到,一向高高在上的李丹也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李朋心里有稍微的不忍,但是李朋心里更多的是对兰婷的思念:“李丹,这五年,虽然我只是你包养的一个小白脸,但是这五年,我努力试着把你当我自己的妻子来对待,可是我这一刻才发现,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李丹:“那我们就做真正的夫妻,我可以把我名下所有的财产都分给你,我可以为你生孩子,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看不起你!”

    李朋:“李丹,我说了,你的那些诱惑从来不会让我心动,我走了,你保重。”

    李丹坐在地上嘶吼:“你要是敢离开,我就死给你看!”说着李丹冲到了餐桌上,随手拿起餐桌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手腕割去。

    只是一瞬间,李丹就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剧烈疼痛,皮开肉绽之下,鲜血直流,手中的刀掉在地上,李丹眼泪顺着眼角流过。

    李朋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但是转头看见李丹满手鲜血的样子,立刻毫不犹豫的转头回来,一把紧紧握住李丹的手腕,让鲜血流的速度减慢:“你疯了吗?会死的,你知道不知道?”

    李丹:“我知道,但是如果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朋:“我送你去医院!”

    李丹却道:“你先答应我,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我要你答应我!”

    李丹的固执,李朋也是见过的,只能道:“好,我答应你,暂时不会离开你!”

    虽然知道李朋的话里有语病,但是李丹至少听到了暂时,下一秒,李丹就晕倒在李朋的怀里。

    好在两个人居住的地方,距离医院并不算很远,李朋开着车,很快就到达了。李朋知道,自己这次心软,并不是很明智的事情,李丹绝对不会真的去死。

    但是李朋还是留了下来,五年了,在一个人身边五年了。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李朋真的做不到。

    但是自己呢,自己和兰婷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在一起。

    李丹看着李朋的脸,下定决心:“好,我们明天回中国!”

    李朋摇摇头:“你手上的上,暂时不适合做飞机!”

    李丹:“那我们就做游轮,总是我明天就带你回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