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纹章 > 第784章 一滴反败 念力场控制
    余璞这一坠,位置却已经偏向于无名崖下的海沿,刀圣看余璞附落,身体一挺,他再一次凝聚起一记力量,不是那破空刀意,而是双手连弹带挥,他以上凌下,那密密麻麻的冰锥柳刃就向着下面的余璞射去。

    余璞双目紧盯着飞来的密麻,他牙齿一咬,再次调动自己的所有力量,但却是无能为力,心里顿闪之间,急忙向着下丹田的能量水滴调拉。

    此时那密麻冰锥柳刃已经临近,余璞一声怒吼:“九夺截之式……”

    也不管自己的体力还有没有灵魂力和真气劲,反正是一股脑儿地拼命施展着金龙夺。

    也就在此时,呼的一下子,丹田内的能量水滴滴然而下,哗地注满丹田,接着疯狂的速度向着余璞的经脉急喷狂涌,啪拉拉,九夺截之式,刹那间施展了出来。

    嘶,一声裂帛般的声响突然发出,那些密麻就在余璞前面五十公分不到的地方,硬生生地被一股力量截住,然后迅速回返,向着上面扑来的刀圣反击而去。

    要知道刀圣和余璞是从云层中一上一下而落,余璞是坠,刀圣是扑,这一反弹,余璞更是往下,而反弹的密麻冰锥柳刃却是那截之力,比下坠更快地冲向刀圣,此时已经到达了崖顶平行高度,余璞的截之力余劲威猛,直接把崖沿边崖也连带着掀起,向着上面的刀圣袭去。

    刀圣知道余璞的灵魂力和真气劲已经到达枯竭时候,所以他密麻的冰锥柳刃是拼命地发射,但发出后,猛然间对方那小子一个完血恢复,并且神力反弹,更比刚才,他下扑又是迅猛,那来得及躲避,被自己的冰锥柳刃反射入体,急忙运气护罩,且接着又是崖岩乱击而来,扑扑扑,被十几块激石击中胸腹和脸面,只觉得胸中一阵阵地锤撞,一口鲜血直喷出口,脸上更见血污青紫,白发不束,身子不坠反扬,也朝一边的崖沿海边落去。

    余璞此时已经是恢复如初,不,更是一滴能量满乾坤,比以前更甚,他就在自己将要落水的瞬间,一个弹身回崖,他感觉到刀圣似乎也受伤了,此时不趁机会追击,更待何时。

    飞身上崖,看向另一边的崖底,突然不远处响起一声鹰唳,直接从海面那边飞来,余璞猛地想起这只大鹰就是那刀圣座骑而来的,天无二日一,他彤云破云箭取出,风雷浑天诀搭弓注箭,向着那大鹰射去。

    “别伤我鹰儿……”

    崖夜幕下一阵冰锥和柳刃飞出,直接冲向余璞射出的破云箭,接着白影子从崖底射出,破云箭被这些多股的力量阻扰,在空中停半息,掉了下来,

    刀圣一下子闪到大鹰背上,看也没看余璞,就飞驰而去,远处飘来一句:“小子,够狠,我会再来找你的……”

    “好,我等你……”

    余璞看着飞去的刀圣,他也没追,毕竟人家刀圣也不是说轻易能搞定的,眼下得赶紧去看看孟少春还木江熊烽,想到这里,余璞往回飞奔而来,跑到那投的崖边,只见这里横七竖八地倒在十几具尸体,翻了个遍,剥撸下十来枚戒指,但并没有发现孟少春和白三的尸体,先是扫视了一下四周,再窥识环扫,接着脚步开迈,向着起前上来的崖沿方向走去,那里有好几处坑洼,也是那里,传来了两人的气息。

    余璞来到了崖坑沿,朝坑里看去,只见木江和熊烽两人伏在坑里,他们俩人的身上满是尘泥,如果不是窥识到他们俩人的气息,光看表面现象,都会以为这两人已经是咔嚓了的。

    “木江,熊烽……”余璞对着两人喊了一声。

    木江和熊烽两人听到余璞的声音,两人各自抖了抖压散在背上的尘昵,站了起来,看着余璞,木江说道:“刚才是余兄弟与人对战吗?”

    余璞点了下头,熊烽接道:“我的个乖乖,那威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那是刀圣吧?”木江问道,看着余璞点了下头,不由得又问了一句:“刀圣呢?”

    “走了,骑着鹰走拉……”

    木江和熊烽两人的眼睛一直,口张得极大,然后结结巴巴地问道:“被你打跑的?”

    余璞摇了下头,说道:“他自己走的……”

    两人更是一阵惊愕,他们也想不出名堂,余璞看了两人一眼,说道:“好了,我们不要在这呆着了,去无人岛,早点见到木涛和熊长……”

    木江和熊烽两人点了下头,应了一声,三人向着朝无人岛的那个崖顶沿走去,这一路上,暴焰弹炸毁后的场景一路都是,看得木江和熊烽一阵阵地心寒。

    “我们从这里下去,那下面应该还有那木筏,也不知道那孟少春等人,有没有破坏了……”

    “孟少春?”木江瞪了一眼,熊烽也是一脸吃惊。

    “是的,这崖边的这些人,就是他和白三公子带上来的”

    “那里面没有他俩呀……”

    “是呀,可能没炸到他们”余璞看了一下四周,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下崖”

    说完,纵身往那崖底跳下,两人也跟着跃了下来,但原来的那木筏却已经不在,下面还有上面掉下来的二具尸体。

    “我们赶紧做一个简易木筏,今天我们尽量赶到无人岛……”

    简易木筏三刻辰光就已经做好,四树一排,下水就走,三人真气劲用出,那小木筏就象箭一般地射向无人岛,刚刚到达无人岛的崖下,还没到达沿脚,就听到咻,一支烟花在天空中炸响,紧跟着,上面崖顶的位置传来一阵破空声音,密麻的箭支,从崖顶上射下。

    余璞嘴角一动,他知道,象就种远距离射来的箭支,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但为了保险起见,拿出了两枚光盾阵盘,给了木江的熊烽,然后真气劲微微一启,那射下的箭支,根本无法碰到木筏。

    “你们两个等会先在崖沿,从那里上崖,那上面有人,我现在不知道崖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好的……”熊烽点了下头。

    “余兄弟,你说他们在崖顶上射箭,他们是不是看到我们三人同一木筏,假如如此的话,那我哥和熊长还有我们俩组的其他人会不会……”

    余璞也感觉这个可能挺大的,便说道:“你们靠沿,我上去看看”

    说完,长身一拔,风灵土灵一启动,就迎着那箭雨直上无人岛,那箭支咻咻地从余璞冲上的身躯边分开,腾空光束,让木江和熊烽看得一阵呆眼。

    余璞飞身而上,窥识开启着,崖顶上近了,那上面传来了七八十个气息,甚是乱杂,余璞两枚暴焰弹一挥而就,直掷崖顶射箭的人群。

    暴焰弹夹带着余璞的风灵和土灵,如同余璞的飞身一样,那些箭支根本射不到弹体,只听得轰轰两声巨响,烟尘土石,滚溅飞所,余璞也就在这碎石乱飞之中,登上了崖顶之上。

    “他上来了,快围起来……”

    余璞从烟土之中,走了出来,只见前面围过来四五十人,每人的手上不是拿着弓箭就是拿刀拿剑的,而在这些人前面的,就是孟少春和白三公子,这两位,孟少春的额头上有擦妆和瘀青,而白三公子却是打着吊臂,显然,他们在刚才无名岛上受到了余璞暴焰弹的伤害,只是没伤到厉害之处。

    “围杀……”孟少春手一挥,顿时,他身边的人象潮水一般地涌向余璞,弓箭齐飞,刀晃剑啸,人声巨涛般喊杀声,向着余璞而来。

    余璞嘴角一扬,他把这些人全部锁定在自己的猎场里面,他也要做个实验,这个想法是他刚刚想到的,那就是“念力场控制”

    念力缕刺分成两股,对着前面的白三少和孟少春撞去,而灵魂力却是形成威压,直接向对面冲来的人群压去,而风灵和土灵,却依旧是对着射来的箭支,进行分叉。

    轰,一股现然的威压,身着众人逼去,大伙顿时觉得胸闷难以喘息,一个头昏如沉,手下的刀剑咣当当地掉在地上,有几个修为低一些的,直接喷血出口,扑倒在地,那射来的箭支分叉受到风灵土灵的分叉合作,箭支咻咻地向着两边而去,而孟少春和白三公子的泥丸宫,莫名其妙地被一股怪异的力量给刺了一下,一下子头痛欲裂,两人同时惨嚎了一声,蹲了下去。

    余璞看着前面的人就那么眨眼的工夫,一个个蹲倒了下去,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起步而行,行时,真气劲外溢而喷,灵魂力迸射而发,于是,他走一步,就有一二个或者三四个脚边的人,往侧边跌飞出去,一路走去,一路狂跌,就那么几息的时间,一道“人行道”齐整地被余璞踱了出来。

    余璞走到了孟少春和白三少的前面,轻轻地道:“你们知道吗,那什么刀圣,也跑走了,我说你们还要跟我对战,我不知道是你们蠢呢,还是不自量力,孟公子,双界山那四尊战败,你就没有吸取教训,还想找我的麻烦,直到现在这云海无人岛,我想跟你说,你不应该叫孟少春,你应该叫孟大蠢……”

    孟少春和白三少想回应,可惜他们俩人的泥丸宫让他们实在聚不起心神,无法应答。

    “别人我可以饶恕他们,你们两人,不能,你们也不要再想什么了,我叫余璞,你们到了另一个世界,可别乱报仇人的姓名……”

    说完手指一动,金龙夺已然取出,正准备刺枪夺命,突然,侧面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慢着,你得先看看这几人再动手,你杀孟少春和白三公子两人,我就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