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泰阿剑魂 > 第三四一章 舌战之威
    见众人如此高兴,太平公主满意了,大笑道:“很好,你们这几个小子都不错!哈哈,大王,那我们十六公主的事儿就这么定了!至于燕丹、赵佳嘛,就算让他们白跑一趟了,如果大王觉得过意不去,可以选两个重臣之女嫁给他们!哈哈,总之,一切由大王定夺,咱们只管萱儿公主的大婚就是了!”

    “是,是,是,哈哈,那就一切由老祖宗安排了!”齐王已一脸兴奋了,如同喝蜂蜜一般,整个人都在摇晃了!

    姜玲公主最开心,笑了:“嗯,这萱儿也算是我们的弟子了,与政儿可谓郎才女貌,好得很,不如,这次大婚就由太平姐姐亲自操办,如何?”

    “哎,这个嘛,就不由我做主了,还是你这丫头亲自操办!嘿嘿,我可不敢喧宾夺主,嗯,你牵头,我们都参战,哈哈,你是萱儿的老祖宗嘛!好了,就这么决定了,爽快,哥哥,咱们敬大王一杯!”太平公主立刻就让位了,却是一脸得意,眉开眼笑。

    这下,齐王更爽快了,得意地饮了酒,才满意地说:“由老祖宗出面办萱儿的婚事太好了,那,寡人就学小寒王子,嘿嘿,我也当甩手掌柜,只管出度婚礼,痛痛快快地喝酒!政儿,你小子该改口了哈!”

    “就是,这小子有时候就是懒惰,政儿,该你敬酒了!”小寒笑了,赶紧命令嬴政敬酒。

    嬴政尴尬了,却故意耍赖:“嘿嘿,刚才不是父王、师父师母们在谈正事儿吗?哪轮到小子说话?哈哈,父王,政儿、萱儿一齐敬你!”说完,打了眼色,要十六公主也举杯了。

    “哈哈,这小子果然狡猾得很,寡人不如也,好,好,好!贤婿敬的酒,我这个做岳丈的当然要喝了,哈哈!”齐王的脸上又是一阵甜蜜,心中开心得不得了。

    太平公主乐了,笑道:“好了,咱们今天就只管看你们这帮小子表演了,韩震、若雪,你们两个小子也要敬酒啊!还有嬴豹,你小子也要敬酒,虽只知道左拥右抱哈!”

    “是,嘿嘿,齐王,大王,嬴豹先敬你们!” 嬴豹闻言,脸一红,又赶紧抢先敬酒了。

    韩震哈哈一笑,乐了:“嬴豹,你小子慢慢来,咱们老祖宗这么多位,像你这个喝法,很快就醉了!你们两个斟酒,我们也敬酒去!”说完,已拉着魏若雪一起去敬酒了。

    “嗯,这嬴豹是将军,韩震也是将军,两人作风不同,不过,还是韩震更成熟一些!豹儿,你小子悠着点,哈哈,不过!醉了也没关系,咱们的房间多得很,够你们这些小子睡的,哈哈!”小寒乐了,随便提醒了嬴豹几句。

    嬴豹尴尬一笑,随后一喜,立刻又敬酒去了。

    太平公主见他们都爽快了,心满意足地道:“很好,最完美的结局!不过,这边是开心了,哈哈,燕丹、赵佳却要失望了!嘿嘿,不过,咱们用不着打赏那两个小子,他们都爱钻牛角尖,哈哈,就让他们钻去吧!”

    “嗯,无所谓了,好了,梅儿、若曦,还有你们几个,都辛苦了,来,本王子也敬你们几杯!”小寒已开心得如同吃了人生果,每个细胞都爽快得不得了。

    林雪梅、林若曦自然一阵开心,随后又笑了:“太平、寒儿,你们不至于要把燕丹他们叫来吧,哈哈,我们可不想侍候那几个不听话的小子!”

    “嗯,无所谓,那是齐王宫的事情,我们不参与服务,可以去喝酒,哈哈!”太平公主立刻同意了。

    要她招待那几个小子,她也不乐意,不过,损他们几句,还是可以的,就在齐王宫最好!

    随后,她简单给齐王沟通一下,齐王自然只得按她们的意思办了,却也是一片喜悦之情:十六公主已觅得了如意郎君,而且,他也十分中意!

    酒足饭饱,果然,无论嬴政,还是韩震,又或者嬴豹,都醉得一塌糊涂,只得由美人儿们侍候着休息去了。

    太平公主见了,就笑了:“这帮小子,哈哈,剑术不如我们,喝酒,也不如我们,哈哈,走了,今晚,玲儿率先侍候哥哥,如何?”

    “嘿嘿,妹妹安排就好了,我们要不要去海上看星星?”小寒来兴致了。

    “OK!爽,那,咱们到海上去,咱们的大船可以先到扶桑岛去看看!不过,过段时间,先把萱儿的婚事办了,我们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挥霍了!”

    太平公主说完,已拉着他的手,和姜玲一起随他飞行了,林氏姐妹相视一笑,也立刻飞升了,都是一阵春风得意的样子。

    在齐国的燕丹、荆轲也和赵佳见面了,都是满脸欢喜,尤其是燕丹、赵佳,都在幻想迎娶齐国公主。

    赵佳最坏,虽然屡败屡战,却仍然心热,笑道:“王子丹,荆先生,这回,咱们是不是合计一下,联手干掉嬴政?比如,再次刺杀嬴政,嘿嘿,这是在齐国,不是秦国,咱们应该可以得手吧?”

    闻言,无论燕丹,还是荆轲,都瞪大了眼睛,吓得脸都白了: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不想活了?在齐国刺杀嬴政,他当逍遥居的人不存在?

    想了想,燕丹还是叹气,劝道:“赵王,我知道你恨不得嬴政死,只有他死了,你才睡得好觉!可是,这种事情要慢慢来,不能急!咸阳城刺杀给我们一个沉重的教训,就是不能轻视嬴政,那小子厉害得很!刺杀嬴政这种事情,目前做不得,而且,也做不成,这齐国虽然我们有几百杀手,可是,都是逍遥居的徒弟,懂吗?你说,我们能下手吗?除非,咱们都不想活了,哈哈!”

    “啊!”赵佳一听,就马上气馁了,叹气道:“如此说来,这嬴政小子的命还真是长啊,奇怪!杀不得,那,咱们联手打击他的士气,这总可以吧?总不能又便宜了这小子!”

    燕丹心里虽然早就放弃了,却不想扫他的兴,笑了:“这个可以,不过,适可而止,万一事不成,我们又会成为笑柄!哈哈,听说三日后齐王在齐王宫举办酒宴,到时决定十六公主花落谁家,哈哈,我们尽力而为就是了!”

    赵佳这才满意了,得意地笑了:“嘿嘿,我就不信嬴政的命那么好,一直都他赢,哈哈,上天一定会帮咱们的,他总有走背运的时候!说不定,这回咱们就能赢他一次!啊,不,赢他第二次,至少,咱们的边城之战,我们赵国是赢了秦国的!”

    “嗯,赵王,这回你说得不错,哈哈,咱们相机行事!嘿嘿,只要咱们不动,逍遥居的人是不会动我们的,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要安分点了!再说了,我们最近刚刚跟齐国达成了和平协议,如果在齐国搞事儿,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我们在国宴上虽然针对嬴政,但要适可而止啊,否则,激怒了齐王,咱们也没好果子吃!”燕丹再次警告赵佳了。

    晓得这小子蠢,一根筋,不得不先吓唬他几句!

    果然,赵佳闻言,已很不自然了,思考了好一阵,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三日之后,齐王宫,齐王宴请六国贵族子弟!

    嬴政、嬴豹、韩震等到达齐王宫时,其它几国的贵族早就到了,而且,一个个都落座了!

    赵佳已抢了他以为最好的风水座,一脸得意,而他的身侧,就是燕丹!

    荆轲没有来,这次是齐国为十六公主而邀请六国贵族参加的选驸马大会,他当然没资格,连旁观的机会都没有!

    见嬴政他们来了,赵佳就抢先必表高见了:“这不是秦王吗?哈哈,怎么,你也来应选驸马?哈哈,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得上十六公主?以寡人看来,秦王还是早点滚回咸阳去比较好啊!免得出丑,甚至,丢了性命,哈哈!”

    他又忘了燕丹的警告,马上就出口伤人了!

    只急得燕丹在一旁,竟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哈哈,寡人不配?倒是你这小子配了?萱公主,你说说这小子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嘿嘿,赵佳,就凭你这个蠢猪也想当驸马,那不是扯淡吗?”嬴政已开心地笑了,却立刻在十六公主漂亮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啊!”此语一出,无论是燕丹,还是赵佳,又或者其它贵族子弟,眼睛都掉到地上去了:“萱公主,莫非,您就是齐国的十六公主?”

    再看时,只见她娉婷而言,如画中美人,找不出来半点瑕疵,那张脸,几乎就是神故意雕琢出来的,那双眼睛比夜里的星星还要明亮!

    可惜,她已乖巧地站在嬴政身边,当然,另一边就是魏国的心月公主!

    一下,众人的心又都降到冰点了,仿佛,一下落入了冰窖一般!

    赵佳闻言,脸一沉,那双好色的眼睛已变成愤怒的火焰了:“有病!这齐王是不是疯了?这不是将咱们当成猴子耍吗?”

    齐王正好出来了,闻言,先是愤怒,随后,哈哈一笑:“怎么,赵王有意见吗?哈哈,你要是喜欢做猴子,寡人也可以耍耍你啊!”

    似乎一点也不想给赵佳面子了!

    赵佳一呆,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了,恨不得地上有条缝,立刻就钻进去算了。

    燕丹叹息了,苦笑道:“这赵王有时候就是有病,说话不准确,请大王见谅,哈哈!”

    “无所谓,赵王嘛,也许水土不服,哈哈,好在寡人的王宫中什么都有,一会儿,让扁羽给他瞧瞧!好了,各位贵客,请入席吧,萱儿,侍候好秦王!”

    “诺!”一声如莺语般的妙语,钻入每个人的耳中,又让他们醉了:天下间竟有如此妙音?太好听了!

    这时,小寒、太平公主一行才到了,哈哈一笑,小寒道:“大王,对不起,咱们来迟了,哈哈,一会儿,我们自罚三杯,哈哈!”

    “不敢,不敢,老祖宗能来,是我们齐国之荣幸!小寒王子、太平公主、老祖宗请上座!”齐王赶紧引他们上坐了。

    太平公主哈哈一笑,乐了:“还是我们齐国的大王最爽快,赵佳,你小子差得远了,没眼力劲儿!唉,也是你老子不幸啊,生了你这个蠢小子,说话也不分地点!这是在我们齐国,你只有吃喝的份,不准乱说话,否则,嘿嘿,就是自取其辱了!”

    “是,是,是,谨遵公主殿下旨意,赵佳知错了,请齐王见谅!”赵佳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道歉了。

    齐王这才满意了,笑了:“哈哈,如此最好了!否则,寡人还以为赵王想陪寡人打猎了,那就不好办了!哈哈,虽然你们有李牧大将军,可是,我们齐国也有田越大将军啊!更何况,我们老祖宗尚在,嘿嘿,任何人想跟我们齐国玩儿,只不过自取其辱而已,哈哈!王子丹,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大王说得是,所以,我们燕国、齐国才倡导和平共处嘛,哈哈!”燕丹赶紧接话了,一脸拍马屁的样子。

    小寒见他如此知情识趣,笑了:“嗯,很好嘛,所以说,你们各国之间和平共处最好!哈哈,打来打去,为什么呢?奇怪,为了鸡毛蒜皮就打仗,死的还是无辜的士兵啊!唉,前一阵我也跟赵国的李牧大将军谈过了,可是,赵国就是喜欢打,简直愚不可及啊!赵佳,你们赵国多少斤两,你不会不知道吧?”

    赵佳闻言,又是一阵尴尬,好半天才叹气道:“唉,我们赵国的将军们要打,寡人拦不住,哈哈,谁让秦国在长平之战之后,坑杀了我赵国的四十万降兵呢?所以,秦王,咱们只为报仇,不为私怨!”

    “有趣,有趣,哈哈,赵王果然有趣,哈哈!不过,在我看来,赵国除了李牧大将军之外,其它人简直就是一堆狗屎,哈哈,连赵王你,也不例外!”嬴政得意地笑了。

    脸上当然是一副轻蔑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