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内的商业圈即将因为私事的牵扯而动荡了。

    可此时不论是许家元家还是言恒澈,他们都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当一切的巧合诡异的吻合之后,命运的玩笑就彻底拉开了序幕。

    元素素坐上林睿的车。

    “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林睿对着元素素一挑眉毛。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元素素其实长相还不错,虽说身上有几分混迹夜场的风尘味,但她身份的贵气完全可以将这股子风尘味给挡住了。

    林睿的目光不由得闪了闪。

    早知道有今日,当初他就应该将元素素给娶了,虽然元素素不是什么正室嫡出的大小姐,但是她深受元成的宠爱。

    听说元成恨不得能将元家半壁江山都交给她。

    既然这样,若是他当初真的娶了元素素,那林家破产了,他最起码还有元家这边的助力,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走他老爹的老路,稳稳的将元家的商业帝国收入到自己的囊中。

    元素素见林睿一脸色眯眯的盯着自己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要说什么就赶紧说,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浪费。”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我本来是打算去救白婉婷的,但是你也知道,自从林家倒了之后我就一直过的像是个丧家之犬一样,我就算是想救人也是有心无力,但我知道,只要是给林苏添堵的事,您一定感兴趣。”

    元素素心头一阵激动。

    言恒澈和林苏的孩子,她还真的是很感兴趣呢。

    元素素转头看着林睿问道:“你要用多少人,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下。”

    “没有个几十号人怕是不够用。”

    “那好。”

    元素素立马打电话叫人。

    城内大部分可以花钱请的临时保镖都没言恒澈给带走了。

    就连地下黑市那些拿钱办事的人也都被言恒澈用了,元素素打了好几个电话愣是没找到可用之人。

    挂断电话之后,元素素靠在副驾驶的椅子上冷笑了一声。

    “这言恒澈还真是在意林苏和林苏的孩子啊,为了一个孩子竟然惊动了全城的人马。”

    林睿像是看着一个蠢货一样的盯着元素素。

    “若不是因为这个,我也犯不上来找您了。”

    “你等着。”

    元素素立马打了电话找了自己平时经常在一起玩的人。

    这些人各个都是出身大户人家有头有脸的富二代,哪个出门不得带几个人,他们也知道元素素现在马上要和许默结婚了。

    为了给元家面子也是为了给许家面子,接到元素素的电话之后就立马将自己手里的人拨了一部分来给元素素用。

    元素素这边带了人就往白婉婷那边去。

    林睿也给白婉婷发了简讯。

    白婉婷在楼上的壁橱里本来都已经等的有些绝望了,就在她打算从壁橱里钻出来的时候,她接到了林睿的短信。

    白婉婷立马从壁橱里探出头来。

    “我已经找到人来救我们了,只要他们来了我们就可以安全的离开这个地方,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男人看着白婉婷的目光闪了闪。

    白婉婷立马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着只要除了我,那言家小少爷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勒索出来的钱当然也是你一个人的,但是你要想好了,要是没有我,你未必能活着要到钱,更是没有命去花。”

    镇上的另外一条街传来一阵躁动。

    白婉婷赶紧跑到窗户旁边向下看。

    本来还在她这条街上巡逻的人这会都奔着声音出现的方向跑过去了。

    白婉婷立马招呼着男人抱着乐乐往反方向跑。

    她人一出现,立马就被乔安知道了。

    乔安立刻给言恒澈打电话。

    接电话的还是林苏。

    “我找到他们了,他们就躲在之前呆着的那个烂尾楼里,但是现在好像有人来救他们了,他们现在已经跑了。”

    “那言恒澈之前安排在那里的人呢?”

    林苏抓着手机焦急的问道。

    乔安听到是林苏的声音愣了愣。

    虽然好奇为什么是林苏接的电话,但现在还是找孩子要紧,没时间纠结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了。

    乔安立刻对林苏说道:“来救人的队伍不小,他们在后街闹出了好大的动静,言恒澈安排在那里的人都被调虎离山了,只有少数几个人追着白婉婷他们去了。”

    “那抓到了吗?”

    “没有,都被另外一帮人给解决了,现在他们已经带着孩子上了一辆轿车。”

    “车牌号是多少。”

    “我正在查。”

    坐在电脑前面的乔安看着搜索的结果愣了愣。

    “这辆车是的租车公司的车,不过我可以调查一下这辆车的租车人信息。”

    乔安立马追查租车人信息。

    “林睿?”

    林苏抱着手机僵持在原地。

    林睿开口说要钱,说要是不给钱她会后悔的,难道说的就是这件事情?林苏简直不敢相信。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她相信不相信。

    “除了林睿呢,有没有别的人?”

    “我还在继续调查,言恒澈呢?”

    乔安这会才问言恒澈的情况。

    林苏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言恒澈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阵刺痛。

    “他……出车祸了。”

    林苏这会真的很绝望。

    她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

    她想要去联系言恒澈安排在哪里的人,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言恒澈的人的联系方式,他又解锁不开言恒澈的手机。

    林苏发现她没有言恒澈简直就是个废物。

    乔安对于言恒澈出车祸了的事情也是稍稍惊讶了一下,但也只是惊讶了一瞬间就立马对林苏说道。

    “你不要慌,我这边会一直盯着他们的动向的,如果言恒澈没醒,我会帮你去找人的。”

    林苏顿时更加自惭形秽。

    言恒澈昏迷不醒,乔安可以站出来帮她独当一面。

    可是她自己却……

    乔安这边挂断电话。

    林苏也赶紧给自己的手下打了电话,让他们按照乔安说的方向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