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估摸着明后天又得去,这臭表子两三天就得去一回,忙的很。”唐来金已经掌握黄凤仙的行踪规律了,半个月的蹲点没白费。

    唐百山冷笑,“臭表子敢情是勾搭上学区领导了,难怪一肚子草还能转正,老三你盯死了这臭表子,看她和学区领导干的什么勾当。”

    臭表子想让他儿断子绝孙,他就让这臭表子臭名远扬。

    唐家的晚餐丰盛热闹,沈家却惨淡冷清,桌上只有一碗炒青菜和一碗蒸梅干菜,黄凤仙腰疼的很,躺在床上哼哼,饭是沈玉竹捧进去的,还单独给她煎了个蛋,否则黄凤仙肯定又要发火。

    “给玉海也煎个蛋。”

    黄凤仙吃了几口才想起宝贝儿子,没有唐来福提供的免费肉,家里的伙食水平直线下降,唯一能解馋的也就只有鸡蛋了。

    沈玉竹垂下眼帘,遮住了眼里的恨,低声回道:“已经煎了,你和玉海一人一个。”

    黄凤仙这才满意,继续吃饭,但一个蛋实在不够吃,尤其是没有添肉的梅干菜,粗得剌嗓子,黄凤仙勉强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后腰抽抽地疼,上回被许金凤弄的腰伤还没好全,现在又被那死丫头弄伤了,更让她气愤的是唐来福的狠心。

    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比许金凤打她还疼,黄凤仙当然不在乎唐来福,连备胎都算不上的丑男人,她只享受唐来福在她面前小意殷勤低声下气的样子,还有就是那些肉,现在什么都没了,黄凤仙心里空落落的,又酸又恨。

    她比许金凤那土匪婆强一百倍,唐来福居然说她比不上许金凤,哼,瞎了眼的臭男人,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难吃的要死,不吃了。”

    想到这些糟心事更没胃口了,黄凤仙只吃了蛋便摔了筷子,一通邪火发泄在沈玉竹身上,“成天就只知道烧这些猪食,猪都不吃,我养你个废物有什么用!”

    沈玉竹避让着黄凤仙的筷子,身上被敲了好几下,她小声辩解,“家里就只有这些菜了。”

    “那你不会做好吃些?做了这么久的菜,还只会煮猪食,废物点心一个!”

    不管任何事情,黄凤仙总会把责任推到沈玉竹身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一顿出气。

    又被打了几下,沈玉竹心里更恨了,但她脸上还是唯唯诺诺的样子,让黄凤仙更加厌恶,这死丫头和沈立夏一模一样,难怪他们父女俩齐心的很,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打累了的黄凤仙,厌烦地挥了挥手,让沈玉竹滚出去。

    沈玉竹咬了咬牙,小声问道:“要不我抓几只兔子来养吧,这样就有肉吃了,我看唐小囡和她表姐就养了好几只兔子,挺好养的。”

    黄凤仙精神一振,“她家养兔子了?你亲眼看见的?”

    “嗯,就养在三阿嬷后院,有好几只,我让舅舅去山上也逮几只兔子养吧。”沈玉竹小心翼翼地征询,两手紧握成拳,指甲都扣进肉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