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报告王爷:王妃又虐渣了 > 第65章 看不惯你的风尘味
    她得意又畅快的接着侮辱着道:“如何,我说到你的软肋了?你敢说你娘不是蠢货,不是偷男人,你不是野男人生的?我说你就是个贱婢生的小杂种,小杂种,小杂种!”

    听见赵静怡猖狂的侮辱,赵沐虞狠狠的捏着拳头,她死死咬紧牙关,忽然冲向赵静怡,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赵静怡的面上。

    由于她这一巴掌打得太重、汇聚了她全身的怒气,将赵静怡给打翻滚到地面,打得赵静怡一张脸颊火辣辣的疼,她立即捂着脸暴怒的瞪着赵沐虞,“废材,你竟然敢打本小姐,看我不告到爹爹那里去,让爹爹处罚你。”

    赵沐虞不屑的侧头,斜了地上的赵静怡一下,“去啊,我看爹爹是处罚我还是处罚你。这儿那么多人都听到了,你竟然骂爹爹是野男人!如果爹爹听见这样的侮辱,不知道会被你气成什么样!”

    赵静怡感觉脸都快被人打肿了,半边脸痛得快没有了知觉,她听见赵沐虞的威胁,就冷冷的眯着眼眸,“你胡说!我没骂爹爹是野男人,我什么时候骂过了?”

    “我是爹爹与我母亲生的,堂堂正正的王府嫡出的二小姐。连爹爹都承认我的身份,你竟然敢质疑我的身世。没爹爹,我娘一个人可生不出我来,你骂我是野男人生的,不是连带着骂爹爹吗?”

    旁边的鸳鸯也愤愤的接话道:“对,我能够为二小姐作证,六小姐不尊姐姐,侮辱大王爷是野男人,这么不孝的女儿,应该重罚!”

    “你们,你们全是一伙的,一个鼻孔出气,她是你的侍女,她自然给你说话,她的证词能有个屁用!”赵静怡并不畏惧赵沐虞,她还以为赵沐虞是那位能够任她欺凌的废材,因此她说完后,死死的捏着拳头,拽着一个侍女,借侍女的力猛然站起身来。

    “你居然敢打我,我今日不打死你我誓不为人。赵沐虞,承接本小姐的愤怒吧!”赵静怡说完,扬起手正想打赵沐虞。

    就在此刻,一个侍卫跑过来报告道:“彧王殿下来了!”

    一听见这句通报,赵静怡扬起的手立即停了下来,她愣了一会,赵沐虞早已利落的避开,即便她不避开,凭赵静怡也打不到她。

    一听见喊声,赵静怡立即犀利的瞪着这侍卫,“你说什么?彧王殿下来我家了?”

    这些年都不来一趟,他今日来是干吗?

    “回六小姐,这事千真万确。彧王殿下领着一大帮臣子上门,有户部侍郎、吏部侍郎、七王子殿下等人,总之声势浩大,其她小姐公子都去前殿凑热闹了。”

    彧王竟然带了那么多臣子上门,这么隆重,难不成?

    哈哈!

    赵静怡想了想,忽然扬头哈哈大笑了起来,“赵沐虞,你也有今日啊。不,你迟早都有今日!”

    赵沐虞瞪了她一眼,这丫头也没吃药啊,发什么疯呢?

    “哼,你知道彧王殿下领这么多臣子上门做什么?那么声势浩大,这么郑重其事,他必定是来和你退亲!”

    “退亲?是真的嘛?”赵沐虞假装恐惧的瞪大眼睛,做出一副担心的模样。

    看见她那副模样,赵静怡更是开心,她眼中满是嘲讽与鄙夷,“自然,我敢拿我的生命打赌,彧王正是来和你退亲的。亏你居然还敢自称彧王妃,还拿彧王妃的地位来压我,如今你要被退亲了,往后再也不是彧王妃,我看你还如何嚣张,如何威胁我!”

    赵静怡一副坐等着看好戏的模样,笑得癫狂又得意,赵沐虞却慢慢的说道:“哎呦,彧王殿下竟然要和我退亲,那实在是太恐惧了吧,他也太无情无义了。”

    赵静怡斜睨了赵沐虞一下,呵呵大笑的往前殿走去,“吓傻了吧,小废材,你等下就要被抛弃了,你这样的废材,哪里比得上我三姐一根毫毛,你与她根本是云泥之别,你只是个人人都能够践踏的可怜虫,太搞笑了,本小姐还得多笑一会儿。”

    赵沐虞跟上赵静怡的脚步,不紧不慢的转了下眼睛,“你说我是云,你三姐是泥,她听到了不好吧,她会如何想你?她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在背后损她是烂泥巴啊!哎,让我怎么说你好,你就算想舔我,也犯不着贬低自己的亲生姐姐。”

    “你胡扯!你少来颠倒黑白了,我说的你是泥,你赵沐虞是人人可踩的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我三姐是天仙,是你这块烂泥巴一生触摸不到的对象。一旦彧王与你退亲,很有可能与我三姐马上订婚。如果不是你们那道婚约是圣君以往感佩爹爹的汗马功劳立下的,彧王殿下哪里会看得上你,你哪里有时机霸占彧王妃位置这么多年。现在你将要被抛弃,只要一想到你在众目睽睽之中被抛弃的凄惨模样,我就感觉解气,哈哈哈!”

    赵沐虞冷冷扫了赵静怡一下,“你继续笑吧,最好笑掉你的所有牙齿。我劝你先管教好自己,你自己屁股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好呢,待会儿别忽然发疯向众人展露出你那副丑陋的伤口,那可是真的好笑。”

    即便听见赵沐虞提起屁股上的伤口,但赵静怡如今是一点都不难过了,她起先阴云密布的天空在听见这个消息后瞬间天气晴朗,似有温暖的日光冒了出来,“我又不是你个傻子,一见到彧王殿下就走不动道了,总干些乱七八糟的傻事,惹人耻笑。待会你见到殿下,可一定不要做以往那些抱他大腿的傻事,他厌恶你还来不及。”

    “还有,待会你被他抛弃,你可不能再当着咱们的面哭啊,也不能伤心得撞墙或者跳河,死可以死,但不要脏了咱们赵家的地。”赵静怡说完,已然笑得泪水唾沫一齐飞,她今日真的是太高兴了,今天简直是她的幸运日。

    听见赵静怡的话,老实说赵沐虞心中并不是没一点感觉。

    或许因为这是赵沐虞的身子,她哪怕占据了这个身子,也能深切感受到原主对彧王的痴与爱。

    以往的赵沐虞视彧王殿下为珍宝,由于母亲告知她,她是彧王未来的妻子,倘若有人敢欺凌她,就让她找彧王殿下帮忙,寻求彧王的庇佑。

    她将彧王当作自己唯一的依靠与希望,希望嫁给彧王后可以摆脱那种痛苦的凄惨生活,有过无数美好的憧憬,因此她爱极了彧王。

    她认定二人从小定亲,正是一生要在一起的人,她已然将彧王当作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天,她一心无怨无悔的爱着彧王,即便受尽世人奚落讥笑她也要把一颗真心奉献给彧王。

    她深爱彧王到了能够为彧王去死的地步。

    几年之前有人在彧王面前讽刺她,说她是不要脸的女人,老缠着彧王,还说她要是真的爱彧王,不妨表现给彧王看,彧王要她去死,让她现在去死给大家看。

    结果这人才说完,她就傻的一头撞到一堵墙上,想为彧王去死。吓得旁观的小姐们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

    幸亏她只是撞到了头,人并没死,否则早已是一杯黄土掩风流。

    大家才发现这丫头可真是一个狠人,平常看着怯生生的,胆怯如鼠,关键时刻为了彧王居然不怕死。

    倘若当初有刺客冲上来,她必然也是第一个挡在彧王前头,这么痴情,可歌可泣,然而感动不了彧王。

    她可笑的痴情换来的是彧王一贯的冷漠与无视,还有尊贵的眼里蕴藏的深深讥笑,把她当成了个可笑的玩偶。

    倘若她还活着,得知今日彧王是上门退亲的,想必真会撞墙而死,倒是个可怜而痴情的女子。

    没过一会,赵沐虞已然跟着赵静怡到了前殿,一到前殿,她就看见里面坐了一大帮黑压压的人。

    几乎朝中与彧王有点关系的臣子都来了,彧王一个人坐在正中间的太师凳上,赵山墓与户部侍郎、吏部侍郎等则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

    赵家的姨娘小姐们早听见风声赶来,一个个围着花殿站着,都在后面窃窃私语,猜彧王殿下是来做什么的。

    赵山墓虽以功绩封王,但领的只是县级的食邑,比不上一字王那样的封疆大吏,地位有云泥之别。

    赵沐虞粗略的扫了下江姨娘、赵清清、赵青衿与赵静怡等人,忽然,她视线往人群里一处人少的方位看过去,停住了不动。

    那妖孽竟然也来了,他可真是喜欢瞎凑热闹。

    只见七王子司马玄甲穿着一身绯红的鸾凤红袍,腰系青鞓衣带,头戴王子专属的玉冠,通体上下透出股矜贵王子的威势来,此刻他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笑得灿烂十分,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可眼里的腹黑与算计差一点就涌了出来。

    赵沐虞一下就将他看透了,即便再是个相貌俊美,风华绝代的美男人,他肚子中也藏着一颗可怕的黑心,乌漆嘛黑的,根本不能见人。

    一看见赵沐虞冰冷的星眸,他竟然朝她邪邪的眨了下眼眸,还伸手示意了个飞吻的动作,最后将手按在他那副俊美无双的面上,装作被亲了一口的样子,这模样不但不滑稽,竟然美得人神共愤,还隐隐有一股慵懒温柔的感觉,看得赵沐虞想打暴他的狗头!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调戏她,存心想要让她当众出丑?

    赵清清为了与最受圣君宠爱的司马玄甲套近乎,特意与赵凝冰换了个位置,紧紧的站在司马玄甲身侧,想找借口与司马玄甲说话。

    她昨日听母亲一番开解,终于想通了,觉得不能总是在心肠恶毒的彧王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有机会的话,也可以试试其他上升的捷径。

    她想,大阴朝第一美女找人搭话,十个至少有十一个会激动莫名吧?

    谁知她一抬眸,就看见这风华无双的男人正对赵沐虞挤眉弄眼的调笑,还一副对赵沐虞很感兴趣的模样,从赵沐虞进来,他这双漂亮的蝴蝶眼都没有从赵沐虞身上移开过。

    偏偏赵沐虞完全不拿正眼看他,理都不理他一下,赵沐虞完全无视他,他竟然不生气,还始终对赵沐虞妖异的笑呀笑,笑得满是宠溺,一颗心思全在赵沐虞身上,完全忽略了他身旁精心打扮的莺莺燕燕,看得赵清清咋舌不已!

    看见那一幕,她气得面色苍白,恨不能抓烂赵沐虞的脸。

    她不禁有点好奇,看模样赵沐虞似乎与七王子认识,他们是怎么样认识的?

    那废材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去找彧王之外,几乎从不出门,她哪里来的机缘认识的七王子?

    好嫉妒啊,她以往真是小瞧了这个废材,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与七王子套了近乎,也不清楚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七王子,将七王子迷得五迷三道的,那样下贱的手段令她感觉恶心!

    不行,她可是堂堂皇朝第一美女,绝对不能输给赵沐虞那样的废材,她以前感觉赵沐虞连她一根脚趾头也比不上的人,从不拿正眼看她,现在她也要继续这样,要抢过赵沐虞的风华,抢过别的男子对她的注意力。

    想到这儿,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摆,朝司马玄甲轻轻的一笑,笑得温柔而好看,娉婷玉立,飘飘似仙,神色圣洁,话语清醇如动听的神乐,“臣女赵清清,见过七王子殿下。”

    司马玄甲一听,疑惑的扫了赵清清一下,漂亮的蝴蝶眼观察了她一阵,眼中露出不屑的神情道:“你为什么冒充赵清清,她可是第一美女,有你那么丑嘛?你是哪一个小姐的侍女,站在这儿做什么,去去去,别离本王子太近,本王子闻不得你身上那股子深深的风尘味!”

    司马玄甲一本正经的说完,还拿着柄折扇扇了下,好像要扇掉赵清清身上的脂粉气与风尘气,他还厌恶的蹙起眉头,像远离十分令人嫌恶的东西一般远离赵清清,似乎真的有什么恶心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