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惊悚灵异事件 > 在惊悚中谈恋爱
    今天月光明亮,照在了后院里。后院里有棵树树下面还有一口枯井。这里很安静,安静的让人感到害怕。能感觉到呼吸都得平静起来。

    林夕睁开眼睛,从窗户望下去。

    原来下面是古代的那种四合院,而院子外面却是一片森林,院子里却种了一颗老树。这棵老树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树下面还有一口枯井。方有鬼魅的样子。

    林夕突然注意到,院子里怎么出现了一个女人穿,穿着白色的长袍,似乎是什么戏服,白色的长袍上是绣到了红色的花纹,女人背对林夕一头黑色的头发似乎要拖到了脚跟儿。

    林夕是觉得自己瞎了吗?不然怎么能看见这些东西,不是在寝室吗?怎么会能到这里看到这些东西。就在这个时候,林夕发现她离那口井越来越近了。

    那女人说话是说口音是贵州这边的,唱戏的话,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带着厚重而冷逸的脸,林夕听着他说话感觉头发都要跟着一起打颤一样的感觉。总感觉是在跟男朋友在对话一样。

    林夕感觉自己在被偷视感。似乎那女人在从秘密的头发中转过头来看着!

    就在这个时候。林夕突然碰到了身后的什么人,那人轻轻的笑了一下。气息带着一丝丝的异味。深深的让林夕感觉到身上起了很多的鸡皮疙瘩。

    林夕无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没有停下来,在窗台看了半天就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那女人的笑声越来越大,林夕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近了。

    林夕撞到了那个女人,他只感觉到了一种黏糊的错感。和冰冷的驱动着什么东西。那感觉真的太直白了,他心里的恐慌似乎已达到了顶峰一样。

    突然间,林夕看了看那女人的脸

    发现那女人并没有瞳孔。眼眶里全是白色。那物体是不是看起来没有生命迹象一般,在白色一层膜下面还有些虫动着。似乎能感觉到要爆出来的感觉。

    林夕就和那女人脸对脸,鼻子对鼻子的在一起站着。手脚都是一些油腻的感触。没多想啊,林夕就慢慢的哭了起来!

    林夕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能睁眼睛看到的范围内全是一片暗沉的天空。月亮伴随着眸子只看着她,莫名其妙的能感觉到心慌。

    不远处能看见一些人围着一堆火坐在火旁边。那群人有大有小,有老有少,都各自穿上了登山服。这里的一切,对林夕来说都不不真实感!

    那些人气氛有些奇怪,看起来都有些沉闷。面无表情的脸色被暗沉的红光照着,仿佛是在看惊悚片一样,儿这惊悚片剩下看上去,就只是单纯的,有画质有黄浆,看起来都不是很清晰。

    现在时间依然还是晚上,参白的月光似乎是在半瞌着眸子在窥视着这里的所有人。

    远方的黑森林,恨不得把所有的黑色都吸进去。因为这群人旁边都有一堆焰火,所以把这诡异,怪色躲避了过去!

    晚风带着海水的潮湿,不紧不慢的。冲向了林夕那股阴冷潮湿的味道,令人感觉到呕吐,瞬间也把脑子里面的东西都理顺了。

    不对!

    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他现在不应该在寝室的床上躺着吗?现在眼前的这些景色和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不不不

    她肯定是在做梦吧!

    林夕在心里疯狂的咆哮,下意识的抬举了手。自己冲着自己的脸抽了一个大嘴巴子。

    天了,怎么那么疼!

    难道这不是梦吗?怎么那么疼,现在睡来告诉我啊!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林夕的耳边传来,林夕,如果现在你想回去。就必须认真的听完我接下来说的话。林夕被刚刚传来的声音吓得直哆嗦,

    是谁  你是谁  !

    是谁在说话!

    男生不紧不慢了开口说道:不用恐慌,之前你睡觉的时候翻身掉到地上。现在你已经死了。

    林夕下意识的呵呵:我的床离我到地面的距离仅仅就只有两米,泰山的女人怎么可能因为区区两米就死了呢!

    男生冷笑了一声:是你的唠嗑先落地。

    林夕惊悚的看了看四周,猛的一下站了起来。你是怎么能听到我说的心里话?

    男生:我就在你的脑子里面,你现在所想的我都知道,你所想的我都清楚。

    林夕 沉默了一会儿,闭上了嘴巴!

    这时,男生冰冷的声带里,带了一丝的愤怒。不不不  “你不准骂我!”

    震撼了林夕,她不游的开口说道:你居然没听见。你可以用下意识的跟我交流。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蠢的样子。

    林夕委屈的闭上了嘴,尝试用很多在跟脑子里不明的物体交流。你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的脑子里?

    男生冷漠的说道:我是系统,因为你的自制好的缘故。我不就把你拉到了这里。让你成为这里的林夕你完成了我的6个任务。我就能可以让你重新复活。

    林夕感觉到不可思议,还是没能想到他自己已经死了。那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

    男生变冷了说道:你只能相信我,记住在这个世界里,你的任务就是活着,完成这6个任务之后。你就可以回到你原来的那一天。我现在很忙,之后来跟你说这个世界的线索。

    “林夕”

    林夕下意识的搞了搞个耳朵,然后她耳边除了海风之外,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  什么,有什么任务来这……

    在不远处走来了一个男人,男人约有二十岁是左右的模样,气质干净温和,好像是还在读书的年纪,皮肤很白,他的眼睛很狭长,眼睛总是带着点别的模样,因此和他的皮囊有些不相符合!

    不过并没有人喜欢长久的盯着一个男人的眼睛,那样显得非长的没有礼貌,所以这个人总体来说,模样还是让人惊艳和心生的好感。

    注意到她看过来的目光,男人不得微笑一笑,各外的好看。

    走近了,才发线男人的各子很高,身高有180左右的样子!

    一般身高太高的话会给人一种压迫感,不过他因为的长相的缘故,奇没有这种感觉。

    〝在这愣着做什么,发烧了”

    林夕发现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说话也是慢条斯理。仿佛是溪水流过灿灿的感觉。

    林夕在心里默默的偷偷的犯了个花痴。

    但是………

    林夕脑子你的声音一下子都消失了,刚才似乎听到了只是幻觉。她不信邪的晃了晃脑袋,结果什么声音也没有出现。

    男人愣了一下:眼睛里带着一丝的冷漠,他的声音隐隐而可自责,对不起,我突糖了,我是你的朋友。

    说完这句话之后,男人突然停顿了一下。

    林夕突然想了一下,差点忘了那个鬼系统说的话。已经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说不定和几个男人是认识的。

    林夕 瞬间清醒,她有些尴尬的对男人说道:那个……我刚刚老子有点懵,不好意思啊!

    火堆那里的人群里,一个女人突然站了起来,打断了,怎么,你还是忘不了你是来寻宝的啊?我告诉你夕林你不要想了,快点吧你的花痴病收起来。

    女人穿着红色的登山服,火苗的颜色印在哪女人的脸上,女人看上去张杨明艳,十分的好看。

    火堆那的另一个女人也开了口,那个女人应有三四十岁的样子,岁月深深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很是饱满。

    红衣女人有人接替他的话,一瞬间就更来劲了。

    林夕怎么自己在看恐怖电影的前期差不多。几乎差不多……

    自己来到了恐怖世界。

    在那青岛上,有6处房子离得都很近。每一组都只有一间房间。

    厨房连着卧室,厕所在外面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小棚。

    林夕和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睡,林夕觉得自己很有压力,和一个长的帅的男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面,不但感觉他长的帅 还感觉他好,林夕在对怎么帅的男人在一起真的是感觉做不到!

    那个……

    那个……

    我还是自己出去睡吧!

    林夕脑子一急,直接脱口而出,我脑子不怎么清醒,我怕我晚上会对你做出不力的事情来,林夕的脸红了!

    “还是睡在地上吧。”

    地铺的位置离窗户和门口比较近,这可是恐怖的世界,像这种门口和窗户的地方,不就是恐怖的世界吗?鬼怪最喜欢这种地方了。

    她怕…………

    他脱了鞋躺在床上,心里尴尬的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儿,关了灯之后 就躺在了地上。

    夜风越吹越大…………

    窗户外面的树木,随这大风飒飒作响,树枝在月光下光怪陆离的勾勒着无数的影子,仿佛恶鬼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模样!

    远方海上传来若有若现的歌声,就好像是那个寂寞的女人在哪里唱歌一样,声音若有若现的,都带有点恐怖的感觉!

    在仔细听,却有只有风声了,在不远的那个窗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戏,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