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伏俟城
    顶层泄露的一道要秘消息,在某些时候简直是灾难。

    慕容世允将最重要的后勤补给事嘱托给了尊王太子,但慕容尊王出了大问题。

    大儿子与二儿子没能做好平衡,这或许是慕容世允失误最严重的地方。

    宁王这一次泄密的打击不亚于山崩。

    “正好你将后勤推脱给了天柱王,或许还能反咬上一口”李靖指点道。

    “我反咬他”李鸿儒奇道:“我怕被他打死!”

    “吐浑人拥戴天柱王是因为天柱王有力挽狂澜的能耐,但他现在将希望覆灭了,也就没有人会继续支持他!”

    李靖的声音有点怪怪的。

    虽说是宁王将这份机密泄露给了他,但这事儿是李鸿儒配合完成的。

    这小伙干正事不行,但打擦边球一套一套的。

    天柱王的死和李鸿儒脱不了干系,赵王的死也很冤,而后到尊王被宁王砍死。

    这其中还有配合双打重创的高昌王,广定王,嵬王。

    单这小伙一人,几乎坑了吐浑一半的名王。

    若还能添加上天柱王,又有劝降的宁王。

    李靖这么一想,觉得这货简直是吐浑王庭名王的煞星。

    他瞅了瞅放在一边已经冷却的妖马肉,看着李鸿儒胖乎乎的脸蛋,只觉这些人过于倒霉。

    李鸿儒此时过的很好,承受了豹胎丸、生血丹等药物的副作用,这小伙现在养的白白胖胖。

    李靖仔细感知了一番,察觉这小伙的修为似乎还有着增进。

    “你自己看着行动,能坑他就坑他,不能坑他就算了,注意安全!”

    李靖补上一句。

    他此时也由得这小伙随意行动。

    一些人适合交代什么干什么,一些人适合自由发挥。

    李鸿儒显然是后者。

    即便李鸿儒不去找天柱王麻烦,李靖觉得天柱王不能承受这种过错,很可能会赖到尊王身上。

    反咬一口占先机,后发制人也没毛病,一切看李鸿儒的伪装与反应。

    当然,这更需要实力。

    李鸿儒和宁王的硬实力不够,也便轮到了大唐军团步步逼近的软实力辅助。

    李靖叮嘱了数句,这才将元神慢慢消退。

    “这要怎么注意安全!”

    李鸿儒寻思了一番,觉得自己注意安全的最好方式就是现在跑路。

    “古烈,古烈!”

    李鸿儒来回走动,过了许久才呼叫自己的侍卫。

    这是他最近常呼喊的贴身侍卫,人倒是忠心,骂人也很出色,时常与宁王府的侍卫对喷。

    “殿下,您又要吃了吗?”

    “不吃”李鸿儒摇头道:“我今日心血来潮,总觉得有些不安!”

    “莫非是有人要来刺杀您?”

    古烈脑袋里的事情不算多,首要的第一条就是忠心护主。

    他寻思时还往宁王府的方向瞅了瞅。

    吐浑国内和尊王不和的人很少,宁王绝对是首屈一指。

    虽然古烈觉得有时候是尊王府仗势欺人了一点,但若是有什么恶意,第一个怀疑对象必然是宁王。

    最近数天的交锋让古烈看不懂,而诸位王妃齐齐在养伤让这种不明变得更为扑朔迷离。

    古烈现在也没搞清楚,尊王和宁王到底是亲如一家的兄弟,还是相互在背后捅刀子的对手。

    “很有可能”李鸿儒点头道:“咱们不能被动,需要先发制人。”

    “先发制人?找刺客?”古烈奇道。

    “找宁王!”

    李鸿儒沉声开口,又在那儿让古烈去将诸侍卫齐齐找来。

    此时是五更,天色还未明,天际边只是显出一丝白光,古烈听了李鸿儒的吩咐,也只得去叫人。

    根据李靖的讯息,大唐军团在执失思力追击辎重团时便已经开拨,游走行进了近乎两天。

    此时军团已经催动兵法,利用最擅长奔行的骑兵团不断行进赶路。

    若是按行程推算下来,白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李靖的骑兵军团便能兵临伏俟城下进行压制。

    此时是破罐子破摔,诸多人能用就用。

    在李靖兵临伏俟城之前,李鸿儒觉得至少将诸多人马齐齐集合起来。

    万一发生什么动乱,他也能靠这批人抵抗一番。

    而按李靖的推算,此时也应该会迎来王庭急报。

    “人都带齐了!”

    近百侍卫齐齐被呼了过来,李鸿儒看着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心中顿时感觉安全了许多。

    “来啊,去宁王府,看看我的好哥哥~!”

    李鸿儒大喊,还特意在哥哥两个字上拖长了声音,听上去显得有些咬牙切齿的模样。

    这让诸多侍卫瞬间就鼓噪了起来。

    打别人另说,他们欺负宁王府的侍卫就很顺手了。

    彼此交锋多了,大伙儿都适应了。

    看来今天又是愉快的一天。

    一些侍卫点了火把,李鸿儒走在最前方,大踏步出了尊王府门。

    众人鱼贯而出,叫嚣着步行到宁王府附近时,只听远远之处有飞鸟飞纵而过,又有奔马的声音如雷而来。

    “前方人员请避让!”

    “军情,紧急军情!”

    ……

    “大胆,见了尊王殿下还不下马!”

    与宁王拦截加急快马一样,古烈等人也鼓噪起来。

    不过这番拦截也没毛病。

    在如今的都城中,尊王和天柱王都具备过问紧急军情的权利。

    “报!”

    奔袭而来的妖马顿时被死死拉住,坐骑上一人翻滚而下。

    “念!”

    报讯者跌落在地,喘息不断,将怀中的一份急讯取出递交。

    李鸿儒撕开火封,扫了一眼,随即让古烈念字。

    “我不太适合……,讯:都城辎重团被唐军截获,护卫团溃败!”

    古烈刚想发声,想说自己这种地位不适合通报军事急讯,更不敢肆意宣扬,但急讯上的那排字随即让他如坠冰窟,也应声念了出来。

    支援吐浑王的辎重团居然被截断了。

    即便不擅长军事征战,古烈也清楚这事情有多严重。

    没有了辎重,这意味着前线的王庭军会陷入食物短缺,或许只能去屠马取肉,而后陷入恶性循环,遭受大唐军团的不断打击。

    辎重团并非想形成就能形成,需要大量的征召收集,固定地点的存放,甚至包括了大量的活物。

    这更需要隐秘的行动。

    正常人还处于睡眠之中,辎重团就已经前行出发。

    一直安然无事的后勤辎重,古烈不知怎么就出了问题。

    他念完急讯,只觉周围一片寂静,难于听到任何杂音。

    “辎重团一月一送,从未出过问题,为何此次就出了问题!”

    李鸿儒大喝一声。

    这顿时引得宁王府中有了回应。

    “尊王殿下将重事交托给天柱王,只怕是天柱王有了疏忽!”

    他和宁王提前知晓了信息,此时一唱一和,齐齐先将过错推到了天柱王头上,顿时引得大批侍卫脸上有了异色,不乏各种低声交流。

    “天柱王真是辜负了本王的信任,此时快快去寻天柱王,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方法!”

    李鸿儒喝上一声,又朝着宁王连连拱手。

    “大宁王,你我之事且先放下,当前还需要以大局为重!”

    “定然如此!”

    宁王高喝一声,亦是从宁王府步出。

    他此时的脸色有些熏红。

    当了许久的叛徒,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没能干掉天柱王,但通风报信将辎重团行进信息泄露出去,这也是一桩极大的功劳。

    这是他平常难于接触到的信息,但最终借着与尊王交好,又在王庭看到了最新的讯息。

    而在今天,李靖的大军就会兵压伏俟城,将一切画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