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弓箭带八倍镜 > 第一百三十六章嗤之以鼻
    听着这个肥胖女人手中电话那头那个粗鲁凶悍的男声,声音里透露出来的那种兴奋。

    楚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眼前的这个肥胖女人,还长得有点人样,至少是直立动物。

    好吧,楚沉的心里一阵无力的吐槽,那家伙的品味估计也真是如猪,还专找母猪,找的,还是那种脾气不好的母猪。

    楚沉慵懒地甩甩手臂,打了个哈欠,随后继续看着那个肥胖女人自我表演。

    只见那个肥胖的女人对着电话那头说完,电话,那头那个男人答应要来帮肥胖女人解决这件事情之后,肥胖女人房东就对着电话那头直接mua了一口。

    楚沉看着直接一阵恶寒涌上心头,我艹,这年头真是见鬼了,真的什么怪物都敢横着走。

    当然了,自己倒想看看那个女人,还有什么把戏可以玩儿。

    没一会,那个女人把电话挂了之后,转过身来对着楚沉一脸很嚣张得意的样子,嘴里继续说道,“小伙子,我建议你现在赶快用钱摆平这件事情,要不然等会儿魏康来了你就死定了!钱不要求不多,给2万块钱就放你一马。”

    “或者说……”

    那个肥胖的女人看了看楚沉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看着他的脸说,“哎哟,长得还不错,我都有点不敢不舍得叫人打你呢。你这张小帅脸毁了可就可惜了,要不然你陪一陪老娘,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卧槽!

    楚沉的心里1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的天,那样的话还不如叫哥去死……

    这下楚沉的那个女人,心里不只是嫌弃了,更是恶感,真是卧了个槽!

    “我说大姐你还是把你那个什么叫魏康的那个杀必给叫回来吧!”

    楚沉挺无语的,心里也挺不屑,直接从旁边拿起盒烟来抖了抖里面还有三四根,抽了一根叼嘴里,拿打火机点上。

    缓缓的吐出一口。

    对面那个肥胖女人看着楚沉这样,直接恼羞成怒,一张脸盆这么大的肥脸,直接涨红,极其气愤,楚沉看她,恨不得就直接上了用手挠自己了。

    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不介意,直接把她从窗户上扔下去。

    但是楚沉很庆幸的是,那个肥胖女人脑子里不止是浆糊,还有一点理智,他没有直接上手,而是继续在原地等他口中之前叫的那个所谓的叫魏康的家伙。

    好吧,竟然这样楚沉依靠在门口,然后等着肥胖女人叫的那个人来,自己这种人就特么专治不服。

    自己现在看着那个肥胖女人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傻叉一般。

    而那个女人也明显感觉到了楚沉目光中的那种意思,气得说不出话了,双手插腰感觉很牛逼,蛮泼妇的样子。

    楚沉轻轻地吸了一口烟,随后缓缓喷吐出去,这烟跟自己之前在那个游戏里抽的高档雪茄相比,简直是逊色多了。

    楚沉皱皱眉头,随后也不想抽了,就把那个烟给熄灭,放在一旁的玻璃烟灰缸里。

    没一会儿,楼道里就传来铛铛铛的脚步声,似乎是一个粗壮男子跑起来的声音。

    楚沉估计的差不多是眼前的这个肥胖女人,叫过来那个帮手的所谓的魏康到了。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这么急切,这究竟赶着来帮的肥胖女人呢……还是眼馋那个肥胖女人的……呃,姿色???

    而那个肥胖的女人听到脚步声之后,眼底闪过一阵欣喜,楚沉看他就跟看井底之蛙一样。

    自己可是从无限绝杀游戏里,从生死鬼门关里走出来的,生死战役都打过这么多了,还怕她叫人?

    那真是太可笑了,自己倒想问问他,你有没有尝试过杀人啊?

    那个肥胖女人泼妇一般,对着楼道直接破锣般的嗓门大吼一声,“魏康,你死了是不是?赶快上来!”

    “唉唉,好!”

    那个楼道里的传出一个粗鲁的男生应和着,随后一个粗壮的身影,就在楼道里闪现出来。

    楚沉吊儿郎当的站在门口,往那个男子来源的方向一看,这下心里才恍然大悟,这个男的为什么跟这个女的瞎掺和,果然是臭味相投。

    只见那个肥胖女人叫来名叫魏康的男人,脚上穿着个拖拉板,染着一头乱七八糟的黄毛,黄豆般大小的眼睛中闪动着猥琐的光芒,还不停用手抠着鼻屎。

    楚沉这一看这他妈活脱脱是个屌丝傻叉啊……

    果然是叉(标)子配狗天下你有!

    而那个名叫魏康的男人很是牛逼拉风的,一摇一晃着身子像得了癫痫或者吃错了药一样,走到了那个肥胖的女人面前,然后抬眼看了看楚沉。

    然后那个肥胖女人就很撒娇地,把硕大的身躯往内个魏康男人身上靠拢。

    魏康就像很tmd煤老板一样,把肥胖女人,用细瘦的胳膊一把揽到了怀里。

    然后那个肥胖女人在魏康怀里好像很娇滴滴的说,“魏哥,就是这小子,不交房租还耍赖!”

    那个黄毛魏康揽着那个肥胖女人,然后很哄肥胖女人一样,虚假的对她说,同时猥琐的眼神不断在肥胖女人身上扫来扫去,“没事儿啊,有我堂堂魏哥在在这,小子今天死定了!”

    随后很大气的样子,一挥手,顺便从那个肥胖女人鼓鼓囊囊的胸脯前滑过。

    楚天听了这句话不由得差点笑出来……魏哥?伟/哥?

    真是有意思,还有,哥死定了??

    真的假的!?

    “喂,就你小子是不是不交房租吗?玛德,想找死啊,不知道我北城一区的魏哥名号啊!”

    那个名叫魏康的黄毛,揽着肥胖的女人,然后很是鼻孔朝天的,趾高气扬,看这楚沉对他说出这句话。

    “哦……”

    “魏哥是嘛?”

    楚沉站在门口,心里在笑,这表面上装出一副很害怕他的样子了,心惊胆战颤颤巍巍一般,然后忽然笑了,旋即说道,“就是吃食,那条狗吗?专门清理公共厕所?”

    那个叫魏康的黄毛,本来看到楚沉这个样子,心里很是得意,然后随后听到楚沉说出这句话,反应过来了,不由直接满脸黑线,愤怒的说道,“你小子特么在玩儿劳资?”

    “不玩你玩谁,你脑子傻叉吗?”楚沉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