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古天剑决 > 第三百二十七章:我想上战场
    墨初笑了笑,以掩盖眼中那一丝不可察觉的颜色。

    “好了,我没事儿!”墨初轻轻拍了拍安如雪肩膀,将她轻轻拉倒一旁的蒲团上坐了下来。

    “不行,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让我看看看你的伤势!”安如雪板着脸说道。

    “不用了!”墨初一把按住正要起身的安如雪使其不能起来“小伤而已!”

    墨初微微笑道,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安如雪。

    “你别这样看我,我有点怕!”安如雪撇嘴,整了整自己的衣襟。

    这一幕倒是让墨初差点笑出声来“你还害怕别人对你有什么想法啊。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提剑砍人,破口大骂的刁蛮样子。不管是谁家的年轻俊彦都会被吓的看都不敢看一眼吧!”

    “你胡说!”安如雪一掌打去,劲风呼啸。

    这一下墨初看的眼皮子直跳,这姑奶奶说动手就动手啊!

    墨初身形突然消失,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掌,而后展颜一笑“其实我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吗?”安如雪微微皱眉,眼睛死死盯着墨初的一举一动。

    “真的,我骗你又不能张二两肉,没那个必要!”墨初故意压低了嗓音,缓缓的说。

    “既然如此...”安如雪低下头,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娇羞意味“那就吃我一招!”

    说罢,安如雪猛然间抬头,一剑就劈了过去,磅礴剑意如同潮水一般疯狂涌出,随着剑身直直压向墨初。

    墨初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只见他轻轻一抬手,将那柄剑夹在两指之间,使其再难寸进半分。

    “你打不过我!”墨初一手负在身后,颇有得道高人的风范。

    “不打了,没劲!”安如雪一屁股坐在蒲团上,如同蔫儿了的花菜一般,无力的低下头,显得有些失落。

    “我离开通天门以后就疯狂修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在前些天我在一个秘境当中成功突破到了半步破虚境,以为能够和你一较高下了,可没想到”安如雪抽泣起来“你竟然突破到破虚境了!”

    安如雪顿时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仍是墨初怎么劝也劝不好,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别哭了,别哭了,大不了我压制境界和你打一场就是,大不了就挡着世人的面儿输给你就是了,别哭了啊!”

    墨初轻轻拍着安如雪的后背,柔声说道。

    “真的!”安如雪听到这番话,破涕为笑,哪里还有刚才的梨花带雨,笑容中有一股奸计得逞的样子。

    墨初无奈的笑了笑,嘴里面念叨着“中计了,中计了,正是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哦!”

    眼中的笑意却是更加的温柔醇和。

    “好,就这样说定了,等你伤了好了,就陪我打一场,而且说好了,你要当着天下人的面儿输给我,说话算数不许耍赖!”安如雪满是笑意的看着墨初,一只手还指着墨初的鼻子说道。

    “听族长说,撒谎可是要大鼻子的!”

    “不耍赖,不耍赖!”

    墨初故意拉长了声音,十分郑重其事道。

    “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要是耍赖,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大不了就再等几年,以我的天赋肯定很快就能追上你,等到时候打的你满地找牙!”

    安如雪小声嘀咕道,声音在这寂静的屋子里面回荡。

    墨初一听笑了“你还真记仇啊!”

    “那当然了,族长从小就告诉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刨他祖坟!”

    安如雪讲着这些道理,听得墨初也一愣一愣的,心里嘀咕着“辛亏我不知道我的祖坟在哪里,不然就要完蛋了!”

    “唉,你的祖坟在哪里?你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探探路,免得以后找不到路,犯了尴尬!”

    安如雪声音极小,但清晰无比的落在了墨初耳中。

    墨初啼笑皆非“这个啊,我也不知道!”

    “哦!”安如雪又低下头,把墨初又狠狠吓了一跳,当即就要走出屋子,生怕这姑奶奶再次哭起来。

    不过出乎意料的没有哭,只是静静的低着头没有说话。

    墨初缓缓走到安如雪身边,坐了下来。

    过了许久,安如雪才缓缓说道“你说你要是死了,谁帮我去寻找我的家人,谁帮我找回我丢失的记忆啊!”

    墨初微微一笑“我怎么可能会死呢?我要是死了那你岂不是要受欺负了,来与我说说这一路有没有人欺负你,我去帮你讨账!”

    安如雪摇了摇头“没人欺负我!”

    墨初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看着安如雪这个样子,暗自说道“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说着,墨初大手一挥,一套茶具出现在二人面前,茶香四溢,说着他伸手给安如雪倒上了一杯,之后才给自己倒上。

    “欺负我的人倒是没有,不过我欺负过的人倒是不少。一般我打完之后都告诉他们,你以后若是想要报仇,就去通天门找太上墨初,是他派我来的!”

    噗.....

    墨初还未咽下去的一口茶水顿时喷了出来,脑袋如同被人用棒子狠狠敲了一下,嗡嗡作响。

    “你这....”墨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他是死也没有想到,率先搬出自己名号的不是他那两个徒弟,竟然是眼前这个心理与年龄极其不符的女子。

    墨初一时间眼皮子直跳,颇有一番暴风雨将要来临的样子。

    这要是别人欺负了安如雪他大不了就厚着脸皮揍他一顿。可听安如雪这架势,这分明是把别人给揍了啊!

    到时候那些人找上门来,他该怎么办,再打他们一顿,不太现实,到时候还不得给人骂死?

    想到这里墨初顿时头大了几分。看向安如雪轻轻开口“等战事结束,你就去闭关吧!”

    “不去!”安如雪双手环胸,一下子拧过头,不看墨初。

    墨初无奈摇头“好,不去,不去。”

    如今看来只能由他一个人担着了,到时候大不了赔钱赔物便是!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准备那场足矣改变整个凶域格局的大战!

    “我也要参战!”

    墨初正想,安如雪冷不丁的说道,狠狠吓了墨初一大跳,随后面色肃穆,呵斥道“不行!”

    “凭什么不行!”安如雪面色也冷冽下来,冷冷说道。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墨初义正言辞的拒绝。

    “我不管,你要是不让我上战场,我就偷偷自己去,反正腿长在我身上!”

    安如雪轻声的说,语气极为平淡,其中却是包含着一丝斩金截铁的味道。

    墨初冷哼一声“男人打仗,女人瞎掺和什么!”

    “那为什么林音就可以去!”安如雪怒道。

    “他是女帝!”墨初声音清冷的说。

    “她能去,那我也能!”安如雪说完转身离去,留给莫出去一个背影。

    “你若是敢拦我,我出来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安如雪的声音传来,之后便再此悄无声息。

    墨初刚要伸出手,而后又缩了回来,摇头苦笑。

    他刚才真的想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给抓起来,关上她几个月,可想了想他又放弃了。

    他凭什么拦她呢?

    墨初轻轻抚摸着趴在墨初身边的小蛟,这是安如雪走时留下的。

    “姑娘,留步!”

    林音一直没有走,就坐在花园当中的石凳上,见安如雪快步走来,她微微一愣,见安如雪怒气冲冲她再次一愣,连忙叫住了安如雪。

    “为何发火呀!来跟姐姐说说,说不定姐姐还能帮你评评理!”林音笑着开口。

    安如雪愣了愣,这个以前有过几面之缘,传闻中手段铁血的女帝并不如传闻当中的那般不可靠近,反而笑容和煦,看起来是那么的平易近人。

    “我想去南州战场!”安如雪如同没了所有气力一般,瘫坐趴在石桌上,无精打采的说。

    林音微微一皱眉“你去南州战场干什么?”

    “战场除了杀人就是逃命,你说我能去干什么,不是杀别人就是被别人杀,看运气吧!”

    安如雪毫不在意,似乎根本不将生死放在心上。

    林音倒抽一口冷气“你要是死了,那个家伙恐怕....不好受!”

    安如雪“我知道,可我就是想去,我又不是花瓶,老让我待在背后,我也活的不自在不是!”

    林音微微一笑。

    “再说了,连你这位女帝都要去战场上厮杀,我就更不能躲在背后了,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死,如何死可就有大学问!”

    安如雪继续说,林音丝毫没有插话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聆听。

    接着安如雪说起了,一路走来的种种事迹,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恨不得直接跳起来。尤其是当他说道在一处秘境当中厮杀之时,那叫一个兴高采烈,恨不得拿出剑狠狠劈几下再算完事儿!

    林音展颜一笑,这个姑奶奶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搏命的厮杀竟然还能说得如此轻松,而且竟然还有向往之色,恨不得来一场生死大战,这不是好战分子是什么啊!

    “本来还想着等我修炼有成之后保护那个家伙来着,谁要是欺负他,我就去把他家的祖坟刨了,谁知道他竟然又比我厉害了!”

    安如雪无精打采道。

    林音听的入神,微微一笑“去战场上厮杀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要是败了最后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只不过我怕你分他的神!”

    “放心,不会,绝对不会,我一路横扫无敌手,到时候还不得打的他们抱头鼠窜,而且我也想好了,等厮杀开始的时候我便去离墨初非常远的地方,反正足足一千五百万人,战场战线拉的肯定很长,还愁找不到一个位置,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音柔声道“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