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公主娇纵王爷宠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结盟
    众人看着这个“草莽女子”走过去,走向他们不能够接触的人物,心里很是嫉妒愤恨,但是却有没有任何的能力将她阻拦下来。

    穆嗔笑着看她,看看林谭烟,眼底满是欣赏:“这位姑娘倒是实力很不错,看样子,修炼的内家心法似乎不一般呢。”

    上官玥笑而不语,那人说道:“穆小姐见笑了。”

    “怎么会?我从来不说虚话的,姑娘刚刚那一手我也看见了,确实是不错,往后若是有什么切磋,记得叫我啊!对了你叫什么啊?”

    “林谭烟!。”

    “哦?谭烟?这个名字倒是清冷而且仙气呢,和你很合适。”清冷倒是很合适,但是仙气儿倒是看不出来,很是奇怪的样子。

    林谭烟本来就是一个清冷有余亲近不足的人,所以看上去也不是很有亲和力,但是穆嗔似乎也不在意她的冷漠,笑得很是和缓。

    王若凌笑了笑:“这边是在比赛射箭吗?刚刚你们比了,其余人不比了吗?”

    有人率先上前来,赶紧打圆场:“就是啊,就是啊,开始吧,咱么就是来玩儿的,傻愣着做什么?”

    有人有点儿鬼鬼祟祟的用胳膊肘示意,但是被那人给甩了回来:“你傻啊,大公子和郑国公府的小姐,还有五公主,你要是想和他们作对,尽管去!”

    那人一愣,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了,于是就缓缓的退了回去,这边的气氛缓缓地恢复了正常,上官玥看看,然后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穆嗔和王若凌也应该是看见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过来解围?

    几个人往远处走去,上官玥道:“刚刚多谢你两了,不然的话,还真是尴尬!”

    “那有什么?再说了,下不来台的是他们,又不是你,他们自己要耍赖,收拾一下也是应该的。”

    上官玥笑笑,然后说道:“也是啊,真是不知道,这样的心性,如何···········。”

    她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句,其余人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却都识相的没有多问。

    “对了,明日我们是不是要出学院了?”

    他们每一个星期有一次实践课,当然了,实践课肯定就是和京都的各大军营对接,让学生们去参观,但是,这可不是简单的参观,很有可能就是操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那种。

    穆嗔颔首:“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官玥摆摆手:“我毕竟和表哥比较熟嘛,他告诉我的。”当然,作为学院的教官,那些计划也一定不会避着他们的,顾青衍知道也是正常的事情。

    穆嗔颔首:“那也是,不过去了的话,也不知道干什么?”

    上官玥道:“无外乎就是对战了,而且,这都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了。”

    她所说的一段时间,就是七天,当然了,这七天,有人究竟学到了什么,谁都不知道,至于其余的,谁知道呢!

    “没事儿,咱么就去看看呗,反正也不亏不是?”

    几个人走了走,说了说话,就各自分别了。

    上官玥看着林谭烟:“谭烟,你不走吗?”

    那人道:“今日的事情~··················。”

    上官玥笑了笑:“这有什么?只是教训一下他们而且,那么嚣张的气焰,看着就叫人不爽,再说了,欺负我的人,我怎么可能不会反击?”

    林谭烟有点儿不安:“可是,这样的话,他会给你添麻烦的!”

    上官玥轻蔑一笑:“他自己不找死的话,我是不会出手的,但是他要是找死,不能怪我了,而且,一味的避让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之会叫人觉得你好欺负,所以,适当的强势是应该的。”

    林谭烟一顿,然后颔首:“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不会再隐藏了。”

    上官玥点点头:“没有必要太隐藏,但是最近才刚刚开始,若是不出所料的话,应该会与专转机,到时候,我们就能不掩藏自己了。”

    林谭烟觉得她话里有话,也是一种若有所思地眼神,于是也有点儿期待了起来。

    不得不说,离开北境之后有点儿不太能够适应了,那样的强度和经历,一旦适应了,就会觉得很刺激而且还特别叫人高兴,虽然有点儿危险,但是那是叫人向往的自由。

    但是来了这里,却好像自己被困住了,那爪牙被禁锢,那些自由,都不能够由自己的。

    但是,上官玥这句话,叫她期待了起来,他们要的不仅仅是这些,要的是获得自由潇洒,肆意张狂,不需要和任何人虚与委蛇,这需要实力和底气,那么,这就是往后需要努力的方向了。

    s上官玥拍拍她的肩头:“现在无需想太多,走吧。”

    林谭烟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王念他们虽然没有过来,但是也注视着这边的动静,因为林谭烟他们的身份,上官玥是不能够直接叫出来的,那样的话,会引来很多人的敌意,所以需要一些缓冲和借口。

    虽然很好,但是还是觉得有点儿不高兴,因为这样的话,他们就会觉得不舒服了,上官玥堂堂一国公主,居然交朋友还需要别人的眼神看着确实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上官玥看着她离开,缓缓地出了口气,然后缓步踱了回去,她最近是没有什么大事儿的,关于这手间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她最大的事情了,所以先做好吧,至于其他的,再说好了,反正也没有到那么危险的时候呢。

    她背着手离开了,背影隐去在一片缓缓的黑暗里,叫人觉得一瞬间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感觉很难说,因为有点儿奇怪,毕竟也是风神逼人的存在,这样隐没在黑暗里,却也不十分违和,毕竟这样好像永远光彩照人的人,是不是和黑暗的。

    但是,她却从黑暗中来,看似光洁明亮,实际上满身风尘,走进黑暗里,也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