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山猫和肥犬谈了之后,李麟又主动找颜韵谈。

    颜韵知道李麟想谈什么,沉声道:“你是想跟我商量《先天诀》和令牌的事?”

    李麟点了点头,说道:“令牌的事,确实比较重要。但我不希望你委曲求全。我有一些想法,但前提都是尊重你。如果你不希望消息泄露,如果你觉得颜家需要一直持有令牌,那么,我保证,不会对第三人提及《先天诀》和令牌的事。我会将秘密烂在肚子里。”

    颜韵其实也知道,这个问题无法回避,说道:“我的想法和父亲的想法,恐怕不一致!”

    李麟:“你是什么想法?”

    颜韵:“我的想法是,令牌还是应该交出去。只是不交给巨头公司。我比较偏向于学宫和统领院,我希望用令牌来兑换颜家跟学宫和统领院的深度合作。但父亲的想法我也略知一二,他更希望令牌由颜家持有。”

    李麟沉默。

    如果颜彬是这种想法的话,那就太不明智了。

    首先,李成信虽然被灭口了,但谁能保证就没有别的人知道消息呢?

    大概率是没人知道,但小概率呢?万一呢?

    好吧,概率问题忽略。

    那么,真正重要的问题是,颜韵藏不住。

    颜韵晋级玄阶,这事怎么藏?

    只要她回到守望半岛,就早晚被人知道这事。

    就算一路避开据点,可是,在路过守望要塞时,谭伯雄就一定能看出问题,一定能知道颜韵是玄阶。

    对于玄阶,谭伯雄不可能不闻不问的就放进守望半岛。

    不仅谭伯雄如此,就连别的国家也会调查。

    任何玄阶进出守望半岛,都是要严格登记和管理的。

    除非,有绝佳的本事能够瞒过守望要塞的探查。

    而这,是绝不可能的。

    守望要塞不仅有诸多擅长感知的高手坐镇,还有阵法、还有各类探查设备。

    好吧,就算李麟能够搞定谭伯雄,他也搞不定别的国家。

    忽然冒出来个玄阶,谁不会调查?

    只要调查,问题就遮掩不了。

    而颜韵的玄力波动还比较特殊,还挺引人注目的。

    也就是说,颜韵自身的存在,早晚会让颜家再次成为风暴中心。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这就是现实。

    非常现实的问题,而颜家必须要面对。

    颜彬的想法,着实有些天真了。

    客观的说,颜韵的问题,其实比山猫和肥犬还要难办。

    那两人是一定会受到谭伯雄欢迎的,但颜韵却是个麻烦。

    颜韵说罢,又补充道:“我虽然知道父亲的想法,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事情已经变得没那么简单,他也不会想到我会晋级玄阶,所以,未必没有商量的余地。”

    说完,颜韵看着李麟,问道:“你是什么想法呢?”

    李麟:“我是希望局部保密,希望你们跟战院合作。”

    颜韵琢磨,发现李麟这话有些不一般。

    他没说跟统领院合作,也没说跟华阳学宫合作,而是专门说跟战院合作。

    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要瞒着华阳学宫,也要瞒着统领院。

    李麟认真的说道:“先天诀的影响太过重大,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不想暂时捅到高层,因为这事太容易爆发出风暴。知道的人,暂时是越少越好。”

    李麟很清楚,映照阶对《先天诀》会有何等的疯狂。

    更知道,各国在华夏方面都有自己的细作。

    有些消息哪怕传出个风声,也会引发出事端。

    就连内部,或许都会出问题。

    任何一个势力的内部,都不会是铁板一块。

    李麟也在观察,也在思索。

    他现在的根基就是华阳学宫,准确的说是战院。

    所以,他还是有点私心的。

    他希望这个秘密,暂时留在战院,由战院来利用。

    他最信得过的就是战院。

    一直在走衰,一直在没落的战院,留下来的人,那都是绝对忠诚的,也是有自己坚持的。

    战院的老人,是最靠谱、最可信、最可靠的人。

    正因为如此,李麟有战院的安排。

    颜韵:“你是准备怎么利用呢?”

    李麟:“培养人才。先利用先天气池,培养一批人才。”

    颜韵:“气池不是无限的。”

    李麟笑道:“没错。气池不是无限的,所以,当气池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令牌的价值就降低了。到时候,很多事情就好处理了。”

    颜韵一琢磨,确实是这个道理。

    颜韵说道:“其实,我这里有另一个方案。”

    李麟:“说来听听。”

    颜韵:“给我机会,我晋级映照阶。我可以继续利用先天气池,继续修炼,然后成为映照阶。”

    李麟:“还能这样?”

    颜韵:“准确的说,气池的极限不仅仅是映照阶,而是一路直通先天阶。一路直通那最神秘莫测的阶位。”

    李麟没修炼《先天诀》,不了解这些。

    现在,听闻颜韵这么说,李麟才知道自己的安排其实很不合理。

    与其培养一堆二流玄阶,不如就让颜韵冲向极限。

    李麟:“我明白了。你的想法,其实更好。需要我做什么,你说,我想办法配合。”

    李麟就是这样的人。

    有更好的方案,他就立马更正自己的错误,而且很愿意成全别人。

    颜韵:“首先,我需要人回家跟我父亲报个平安,说一下外荒发生的事情。其次,我需要去外荒历练,夯实玄阶的基础,同时也掌握力量的运用。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我想突破五阶妖兽的封锁,再次进入万药谷的异度空间。”

    李麟一琢磨,前面两个事,其实都挺好处理。

    倒是最后一件事,着实有点麻烦。

    颜韵说道:“先天气池应该够用。我相信,气池的能量还有许多富余。等我差不多的时候,令牌归你。即便我父亲不同意,我也会将令牌交给你。”

    颜韵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很坚决。

    经历这么多,她已经非常的信任李麟。

    而颜韵的提议,也让李麟怦然心动。

    只是,最后那一点,确实麻烦。

    五阶妖兽大概很难同意玄阶进出万药谷,而要让五阶妖兽同意,恐怕得动用许多映照阶也来压服它。

    “这事,我暂时搞不定。”李麟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