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凉薄 (求订阅)
    王宣的这种行径叫什么?换新码头,拜新主子。

    听听他对孟昭的称呼,从孟公子,到公子爷,直接将自己摆到一个家臣乃至家奴的位置,此人见风使舵的功夫,也是不弱。

    不止是王宣,等他说完,陆名堂,许大勇两人也是齐齐抱拳出声,

    “公子爷但有所命,我等必誓死效命,绝不敢懈怠。”

    看两人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勉强,显然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绝不单单只是靠胡百万的帮衬,自身必然也有可取之处。

    孟昭看着三人,从王宣,到陆名堂,再到许大勇,皆是一脸郑重深情,笑道,

    “希望你们说到做到,王宣,如果这件事真的办成了,或许你的位子能再往上走一步也说不定,毕竟赵总捕头年事已高,马上就要退下了。”

    对于这三人的效忠,孟昭虽觉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原因有多个。

    比较重要的原因之一,孟昭握着他们和胡百万有牵连的证据,等于扼住他们的喉咙,生死操于人手,不得不为之。

    是,孟昭的确没说过有他们的证据,但有些事不需去说,只靠意会也能知晓。

    若没掌握证据,他们三个和胡百万的关系如此隐晦,孟昭从哪里知晓的?

    尤其是王宣,十二年前的某一天,见了什么人都能被查到,简直是让人窒息,甚至让三人怀疑,自己身边全都是孟家的探子,能不怕吗?

    除了有致命的把柄落在孟昭手上,当然还有一个现实的原因摆在这,那就是孟昭够强,强到他们除了俯首称臣,再没有别的歪门邪道的路子可走。

    不然换成一个平头百姓抓住他们的把柄,企图要挟他们,王宣也好,陆名堂也罢,更不要说矮骡子出身的许大勇,第一反应肯定是杀人灭口。

    但他们敢杀孟昭吗?能杀孟昭吗?不能。

    所以,除了任由孟昭主宰,对他予取予求,再没有旁的路子。

    但话又说回来,以如今孟家表现出的底蕴和实力,他们换个效忠的主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还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胡百万倒了,他们三个心中未尝不曾惶恐过,但如果有一个比胡百万还强的势力暗中支持他们,岂不是坏事变好事?

    所以这一声公子爷,除了无奈的妥协,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

    尤其是王宣,听到孟昭这话,眼睛瞬间亮了,之前的失魂落魄,惶惶不安,瞬间变为面泛红光的激动,他都已经熄了本不该有的心思,没料到孟昭又给他燃起了一点火星。

    郡城的捕快体系,类似于现代的警察体系,是扎根民间,最基本的维护社会治安的郡府组织,到了捕头这一步,已经算是入了官身,在朝廷里也是有品级的。

    总捕,更是在捕快体系走到头的层次,再进一步,只能转进天刑堂。

    对于王宣来说,能当上南安郡府的总捕,已经是他人生最大的追求和目标了。

    不要觉得他眼皮子窄,胸无大志,而是能力摆在这,背景也不够,总捕好歹也是一方权势人物,他凭什么和别的同僚争?

    但有了孟昭的保证,王宣信心就大增起来,胡百万强,强在财可通神,而孟家不但有财,更加有势,可是正儿八经的大雍皇朝官僚体系中的一员,所能施加的影响,绝对远在胡百万之上。

    “公子爷抬爱,小人一定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眼看王宣不要脸的往上靠,许大勇和陆名堂两人不由在心中暗骂奸诈,真是有奶便是娘的墙头草,但实则心中更多的还是羡慕。

    “嗯,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你们三个记住,过去和胡百万是什么关系,现在和我就是什么关系,外人不清楚,你们自己要明白。”

    光靠好处,的确能收买人心,但恩威并施,才是御下之道,孟昭这番话,便是警告和敲打,让他们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三人能帮孟昭什么忙吗?眼下看来,好像并不能。

    孟昭所在的孟家太强,至少从干掉胡百万这件事上,以及孟昭所了解的只鳞片爪来看,不愧于与国同存的贵族世家,底蕴深不可测。

    作为孟家的嫡系子弟,二房掌舵人,他做不到的事情,这三人似乎也不能。

    但蛇有蛇道,鼠有鼠路,他们本身也是有着关系网的,他们不能做到的事,可能相熟的人能够做到,而将他们收揽到手下,也间接的将他们的关系也攥在手里,孟昭的用意就在于此。

    而这三人,在胡百万的名册当中,也只是属于中下一档,更多的人,还在南安之外,遍布冀州的关系,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全部攥到手里的。

    这三人没一个不开眼的,自然听懂了孟昭话中隐含的意思,连连表明忠心。

    “行了,漂亮话就少说,今个我见你们的目的就这些。

    胡应雄的人,或者尸体,最晚也要明天傍晚送到孟家,晚了,就是你们办事不利,退下吧。”

    随着孟昭挥手,三人连忙再次躬身行礼,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花园。

    一路甬道,四面无人,三个谨小慎微的人满腹心事,谁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年龄最大的王宣开了口,声音和善,

    “两位,过往咱们也曾见过几面,想不到却有这种关系,要不,咱们找个酒楼,聚一下,商量着今后该如何行事?”

    此时三人都是惊魂未定,孟昭强大的压迫和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还未曾削减,正是心里脆弱,想要抱团取暖的时候,许大勇和陆名堂哪会拒绝,

    “是这个理,今后咱们都在公子爷手下做事,虽然没有公开,但彼此能照料一番,想必能解决不少麻烦,所以今后还要两位多多照顾。”

    这是许大勇,他在三人中身份最低,走的时候纯黑的路子,或许哪天惹到不该惹的人,连小命都没了,所以也最会钻营。

    陆名堂对于建立友好关系并不反感,而是皱着眉头道,

    “这些怎么都好商量,现在最要紧的,是将公子爷交代咱们的事情办的漂亮。

    我可以保证,胡应雄此人绝没有和我联系,所以,两位,你们怎么说?

    若是顾念过往胡百万的恩情,你们只许将人在哪里告诉我,剩下的全交给我来办。”

    王宣和许大勇听到这话,表情都有些怪异,却也不好说什么,应付了一下,打定主意今后与此人相交,必要留三分心眼。

    如此迫不及待的要给新主子请功,也未免太凉薄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