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改命I > 073 寰球酒店
    李世东搞这出儿不仅周月看不明白,就连他爹妈都看不明白。

    这……和自己家都不挨着。

    就算做生意赚点钱,可和你有什么关系?

    但是李世东不这样认为。

    孩子能有今天,是不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孩子是不是总登门请教他?

    他就说,就是个笨蛋交到他手里都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你们几个和人高阳一比,啥也不是。”李世东训女儿,训侄子侄女。

    觉得全家养的这些孩子都是废物。

    这么好的条件送到手上,结果一个两个瞧瞧那惨不忍睹的成绩。

    高阳:……

    周月听明白了。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孩子真是笨吗?

    那你想她怎么聪明?她只是个普通人,在人群里不太显眼而已。

    那还想让孩子怎么努力?

    高阳这种……

    周月觉得有些时候,机会很重要。

    *

    袁安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按照地址找到了门上。

    江晓凤听见门铃声开门。

    “你找……”

    “我是玉州老袁家的……”

    袁安和应国章沾着点远房亲,远到直接可以忽略的那种。

    不过老家来人,应国章还是很开心的。

    “家里都还好吗?”

    袁安进门的时候四处看了看,她爸是听到一点小道消息,知道应国章的事情。

    “都挺好的……”

    江晓凤看见儿子从房间走了出来,眼见着又要关上门回去了,喊了一声:“应渊,家里来客人了。”

    应渊面无表情重新开了门。

    “这孩子是应渊吧?我在报纸上见过。”

    袁安的眼睛彻底亮了。

    报纸上和本人还是有些区别的。

    拉过来崔莹,对着女儿抛眼色。

    “叫哥哥。”

    崔莹低眉顺眼羞答答叫了一声:“哥。”

    江晓凤笑。

    觉得这孩子还挺有意思的。

    “崔莹上大学了吗?”

    “今年考,但估计考不上什么好学校,她的成绩不行,自己也不爱学。”

    江晓凤说着客套话:“女孩子也没什么。”

    是想家庭条件好,长相也不错,念书成绩好不好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我呀就喜欢会读书的孩子,可惜我这女儿有点笨。”

    “妈……”崔莹不愿意了。

    袁安对着江晓凤指:“看,还不让说。”

    江晓凤就发现自己和袁安之间越聊越有共同话题。

    袁安离开应家都已经挺晚了。

    崔莹上了车打着哈欠。

    “妈,你太能聊了。”

    袁安看了女儿一眼,慢条斯理说:“你觉得应渊这孩子怎么样?”

    崔莹的脸有点红。

    怎么样?那她情窦初开的年纪,遇上个长相好学习好的,肯定就是喜欢的。

    “傻女儿,妈都是为你考虑。”

    在家的时候,她爸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袁家现在是有钱,但有钱不能有一辈子。

    家里就崔莹这么一个孩子,肯定要给孩子把未来把好关,一般的人也瞧不上,不知道怎么地老袁就把心思动到应渊身上了,没见到本人之前呢,是觉得以应国章的功劳,那崔莹将来不会受苦的。

    袁安是见到应渊之后,才觉得父亲这个提议好极了。

    他们袁家是有钱,可社会地位不够。

    打车回了家,崔国文跟着妻子回了里屋,带上门问:“去了?”

    “去了。”

    “人怎么样?”

    “约了初五一起吃个饭,长得是一表人才,恐怕是看不上我们家崔莹的。”她见到应渊的第一眼就觉得那孩子恐怕不会受人摆弄。

    “还看不上我女儿,他长得多好?”崔国文一脸不屑。

    “不是长相的事情,现在是没解密,一旦解密以后可想而知这种家庭就不是我们能高攀得起的,他成绩又好考的学校又好,崔莹这成绩……”提到女儿的烂成绩袁安只觉得头疼。

    “不行就我们主动一些,联络着联络着感情慢慢也就有了。”

    想要套牢应渊,就得趁着现在赶紧下手。

    感情都是可以培养的。

    袁安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就真的那么好?”

    “一表人才的,估计在学校里也会有很多人追的,我最怕的就是他现在已经交女朋友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崔莹什么事儿了。

    崔国文道:“我们家条件也摆在这里,不说别的钱的上面他们应家不如我们。”

    什么社会地位,什么名誉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但愿吧。”

    大年初五,两家人一起吃了饭。

    在齐州最高档的酒店里,袁安趁着大家吃饭正热闹的时候偷偷出去把单买了。

    江晓凤也不是不理解袁安的意图。

    从各方面来说,崔莹是个不错的人选。

    家里的独生女,没有很多的麻烦。

    其次实在是袁安过于会做人了。

    至于说能不能定下来……这种年轻人谈恋爱的事情她没办法包办,只能看崔莹本事多大了。

    初五高阳去了一趟寰球酒店,有个客户要货,她背着大包小包过来推销货品。

    传呼机想卖,但前提她得有钱去倒货。

    可她妈手里现在就剩那么点,全部的钱都积压在这些货上,嗅到了商机就没办法等着慢慢卖掉。

    她急需资金回笼。

    客户等到高阳,只要高阳一提走货的事情人家就劝她喝酒。

    为了卖货,她也都喝了。

    客户又提了个要求:“咱们这样,你亲我一口,我买你一件,怎么样?”

    你肯付出的多,我买的就多。

    你不是着急甩货吗。

    高阳立刻沉下脸来,手里握着那杯酒差点朝着对方的脸泼过去。

    她是卖大衣,不是卖人。

    忍忍火气,一脸无力道:“我这批货其实很好走的,我是着急要用钱不然也不会以这个价格往外卖……”

    对方连喝了几杯,喘了几口气,然后走到高阳身后,伸出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我呢是结婚了,但和她没什么感情,你要是跟了我,你要多少钱你说。”

    他老早就盯上这丫头了。

    能干不说,身上有一股野性的美感。

    勾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