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师傅知道咱们连一个汉人的小子都搞不定,他会捏死咱们的。”大丑瓮声瓮气的说道。

    提起达尔巴,他们都打了一个冷颤。

    那个能生撕牛马的师傅,让他们发自灵魂的畏惧。

    “大哥说的对!咱们五个没问题的。”二丑笑着说道。

    “上次听姓王绣说,秀水剑派的掌门是个丰韵犹存的美人儿,咱们正好去玩玩!”五丑大笑着说道。

    “好!”五人大笑着叫道。

    他们恨不得一日就到江南。

    张子陵带着四人走水路前往太湖,刘五拿出一把长刀磨着。这刀是唐横刀的模样,张子陵让人专门锻造的。

    曹小蛟用的是两把匕首,孙斩象用的是一杆长枪,二龙用脑子…

    “怎么看着你们很紧张的模样。”张子陵笑着问道。

    “公子,咱们可是要去找太湖十寇的麻烦啊。”刘五大声的说道。

    “你站在船头去喊是不是更好!”二龙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憨货这种事还这么大声。

    “你们两个怕吗?”张子陵看着曹、孙二人问道。

    “富贵险中求!”曹小蛟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辣。

    “您杀了于天泽,替我孙家三十六口报了仇。我的命就是您的。”孙斩象平静的说道。

    “求富贵,报恩…”张子陵就再没有说什么。

    他盘腿坐在船头,九阳神功开始运转。

    运行了一周天以后,张子陵的九阳神功突破到了中级。到了中级,九阳真气已经有了护体的效果。

    降龙十八掌虽然只学了十掌,但是对张子陵而言十分珍贵。

    因为降龙十八掌大成以后四面八方都是刚猛无比且变动无穷的掌力。不管对方什么招式,一招扫去便可破敌。

    而且这降龙十八掌讲究三四成前劲道御敌,后六七成留着。这种发力方式对张子陵而言大有裨益。

    他的拳法本就得到了李沉舟的天赋,自然是十分了得。现在他直接将降龙十八掌的发力方式彻底的融入自己的拳法之中。

    这才是这次太湖之行,他最大的底牌。

    三日后他们到了太湖外的城里,众人现在城里休整了一番。

    “公子,我们直接去太湖吗?”刘五嚼着一根鸡腿问道。

    “咱们直接去抄他们的老巢不好吗?”张子陵笑着说道。

    “可是没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啊。”

    “五儿,你脖子往上的地方,除了吃东西就别做别的了。”二龙没好气的说道。

    “这段时间,咱们花钱吧!狠狠的花钱。”张子陵笑着说道。

    二龙顿时明白了张子陵意思。

    三日后城里都知道江南那边来了位贵公子,准备要做丝绣生意。这位公子花钱大手大脚,是头肥羊。

    城里的一家酒楼里,掌柜的拿出一枚令牌说道,“去告诉老大,城里来了头肥羊。”

    “看来咱们能过个好年了。”

    第二天,有人邀请张子陵一行人游太湖。

    “你是何人?我等为何要与你同游?”张子陵看着他问道。

    “公子不是要做丝绣生意吗?我家主人也想和您谈谈。”那人笑着说道。他们将张子陵当成了一个绣花枕头,准备骗上太湖将他绑了与他家里要赎金。

    “你船上可有小娘子作陪?若都是些糙汉我可不去。”张子陵将一个草包演的活灵活现。

    王石在就把他当成了一只肥羊,所以满嘴答应,等到了湖上他们有什么本事也插翅难逃。

    “有的,我家主人只要公子的爱好都给您准备了。”王石笑着说道。

    “那咱们快走!”张子陵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于是王石就带着张子陵登上了一条货船,等上了船,张子陵吵着要小娘子,王石只是随口应付两句,现在他们丝毫不担心这肥羊耍什么花招。

    这帮太湖水寇在太湖上为非作歹多年,早就嚣张至极了。货船驶带到太湖之上时,王石便撕去了伪善的面具。

    “你们这帮蠢货,出来见见各位爷爷了!”他大笑着说道。货船上还有十几个喽啰,他说完以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会自己跪在船头,掌嘴一百下。”此时张子陵哪还有一丝纨绔气。那双冰冷的眸子,让王石有些心虚。

    不过他这么多年大风大浪也都见过了,吹了一声响笛。五艘大船突然出现,将他们的货船直接围住。

    “一会自己跪在船头!我来给你掌嘴!”王石对着张子陵恶狠狠的说道。

    “你很好,我记下了!”张子陵说完就刘五他们三人就动手了。

    二龙毫不犹豫的站到了三人身后,他的没有一点练武的天赋。这种局面能自保就很好了。

    刘五大喊一声,横刀出鞘直接杀向了喽啰。

    曹小蛟与孙斩象对视一眼,紧跟刘五。

    王石打算动手,可是一个拳头迎面而来。

    他似乎听到了龙吟之声。

    等他看清楚时,那拳头直接砸断了他的胸骨。

    他吐着血无法站直,张子陵打开折扇说道,“我杀完他们之前,你没有扇完一百下,我就将你扔进湖里喂王八。”

    他说完折扇一合,直接跃向了一艘大船之上。张子陵的轻功是李莫愁教的,现在勉强够用。

    大船正是太湖十寇的座驾,朱八大喊一声,“郎儿们,给老子弄死这个家伙!”

    张子陵平日练的最多的除了内功,就是轻功。

    此刻他轻踩了船舷一下,力道却极大。

    船舷被他直接踩断,他却像离弦的飞矢一样出现在朱八的面前。

    朱八大喊一声,“来的好!”

    他手中的鱼叉直取张子陵的面门。

    鱼叉里张子陵还有一尺,他凌空一翻直接踩在了鱼叉之上。朱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了一个拳头。

    那拳头很好看,修长的五指握成。

    但也十分的危险!

    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朱八听见了咔嚓一声。他知道自己的胸骨断了,就在他要叫救命的时候。

    张子陵一把攥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将他当成了武器舞了起来。

    那些上前想要救朱八的喽啰,哪里见过这个。

    纷纷畏首畏尾不敢上前,他们不敢来张子陵却敢去。一手朱八,一手出拳。

    所到之处无人生还!

    不出一刻钟,一船的人除了朱八无人生还。

    刘五他们也控制了货船,王石没有按照张子陵的要求做。他大呼小叫的让其他几艘船来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