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章 塌陷区

    眼前的整个矿区已经荒废掉了,附近也是杂草丛生。

    在车辆行进的不远处拐角,及腰身的茅草里竖着一个大牌子——“前方进入塌陷区危险。”

    盈科集团的车队并没有理会牌子上的警告,直接朝着一旁的狭窄土路开了进去。

    车辆沿着塌陷区行进,窗外偶尔各种高高堆起的杂石和矿料石碓,还有些孤零零的矗立在矿井上面,已经生锈的吊机和护栏。

    “确定是这里吗?”

    林轩抬头看去。

    “没错,就是这里。”

    江森在副驾驶上转过头介绍道:“这里在很久以前是万福镇的私矿区,当年采矿赚钱的时候,有很多人悄悄的在这里私采烂挖。

    无数的矿坑都把地底挖空了,所以在塌陷区里开车一定要小心,说不定下一个转角就能冲下悬崖!”

    江森从窗外抓了一把杂草说道:“而且,在这些高深的茅草中,还有很多没有填埋的小型矿井,如果不是熟悉地形的人,一脚踏空,就直接摔死在矿坑里了,这些废掉的矿洞都是几百米深的。”

    “看来这地方确实是一个藏人的好地方。”

    林轩若有所思的问道:“那胖子说,你们大小姐就在这里?”

    “是啊,说是在矿区里的一个废弃的矿井里,至于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清,不过没关系……!”

    江森笑了下解释道:“万福镇是我们的地盘,哪怕是在塌陷区,想要找个人也不是多难的事儿!”

    “这边的矿区是不是就是你们要恢复环境的地方,平时来这里的人多吗?”

    “以前人很多的,万福镇的矿井以前都是雇佣外地人来开采,所以在围着矿井附近总是有一些简单的居住砖房。

    自从私矿被封掉后,山上就有些废弃不用的砖房留了下来,虽然破旧但是遮风挡雨的,住个人还是问题不大的。”

    正说着,车队缓缓的来到一处平坦的场地。

    这里像是某个休闲的广场,周围是硬化的石灰地面,几间红色屋檐的房子上还竖着一根电线。

    “林先生,这里就是整个塌陷区的外围中心了,盈科集团在这里有个设备点。”

    说着,江森打开门下车。

    看到车队过来,从广场一侧的小过道上,一个穿着白背心,灰白色头发中年人拎着水桶一跛一跛的走了过来。

    “呦,江总,江总,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

    跛子走过来,对着江森拱了拱手一脸谄媚的笑着。

    “老张,今年辛苦了,给你送来一些吃的和水,还有一些衣服和铺盖什么的,眼看冬天就要到了,你屋里那套早就该换了。”

    江森一边说着,一边吩咐手下从汽车的后备箱里把一箱箱的东西搬出来。

    “哎呦,客气了,真的是客气了!”

    老张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怎么能让梅总破费呢,我一个老头子,哪里用得着这么多好东西!”

    “别客气了,知道自从矿井回填了以后,塌陷区这里就缺水,你平时的生活用水都是让山下给你拉,一个星期才送一次,你日子肯定不好过。”

    江森伸手介绍了一下说道:“林先生,这个是老张,以前万福镇矿区的,后来因为点意外断了一条腿,就留下看矿区了,平时这里就他一个人。”

    老张笑了笑说道:“江总说笑了,其实矿区这里早就废了,早就没什么东西值得偷的,其实就是梅总花钱养着我罢了。”

    “老张,这位是林先生,梅总的客人,东海来的。”

    “哦,东海来的啊!”

    老张听到后,眼神不经意的转了一下,主动伸出一只手说道:“林先生,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啊!”

    林轩看着他的眼神,没有伸手跟他握,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老张的手尴尬的伸在半空中,握也不是,伸回来也不是。

    “哎,老张,人家是东海来的大人物啊,你就别自讨没趣了。”

    看着林轩冷淡的样子,江森伸手把老张的手拉回来。

    “我今天来这里是有件事儿问你的。”

    跛子转过头说道:“呵呵,江总客气了,需要什么尽管说,有什么我能做到的,您吩咐就是了。”

    “老张,我问你,最近矿区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

    老张摇了摇头,“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江总您想说什么?”

    “私矿区里来人了,你不知道?”

    “什么来人了?”

    老张一脸诧异的说:“我……我最近也没出过门,没注意到矿区有什么人啊!”

    “你不知道?”

    江森不满的挥手道:“去把他们带过来。”

    手下人听到后点了点头,将车里塞着的一瘦一胖两个家伙拎了出来。

    “这两个人就是最近才躲到塌陷区的,你仔细辨认一下。”

    “这,这两人很面生啊!”

    看到瘫软在地上的两个人,老张的眼角不由的抖了抖。

    不过他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但是这一个微小的神态,却被林轩和斋藤利三捕捉到。

    两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确定不认识?”

    江森一脚踩在胖子的脑袋上,“我再问你一遍,我家的大小姐到底在什么地方?”

    胖子痛苦不堪的哀求道:“老大,我说,我说了!”

    “混账玩意!”

    瘦子眼神一冷,直接重重的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把胖子到嘴边的话,直接踹了回去。

    “再敢废话一句,老子把你的脑袋扭下来。”

    胖子惨叫了两声,双眼一翻,装晕了过去。

    “你妈的!”

    江森大骂了一声,伸手从旁边拎起一柄铁铲。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万福镇的私矿区也是东海有名的乱葬岗,这里的每个私矿洞里那个没埋着当初横死矿工,一条命三五万就打发了,信不信现在多两具也不算多。”

    瘦高个没说话,自己挺着地上,不过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

    旁边的胖子额头上沁出了大滴大滴的冷汗,本来快要晒干的裤裆又湿润了一大片。

    他们知道,这里不比宜城的市区。

    江森不一定敢在宜城动他们,因为有人看着,但是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杀两个人跟玩一样。

    “行了,戏做的再足也是戏,难道你真的敢下重手吗?”

    林轩伸手拦着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