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间守墓神 > 20章 子不语怪力乱神
    几名衙内将孙易喜从孙府带走时,后者便已经是一脸毫无求生欲的表情,看来已经破防。

    离开孙家大宅时,一名身子妖娆的婢女姗姗而来,媚眼柔情的看着徐长乐,轻声道:“感谢大人为老爷沉冤昭雪,夫人格外感激,这银票就当是耽误大人时间的喝茶钱。”

    说话间,毫无烟火气的将银票递了过来。

    “感谢夫人美意,不胜抬爱。”徐长乐笑盈盈接过。

    不愧是生意人,连丫鬟送钱的动作都是如此....漂亮。

    眼神扫过面额,一百两。

    果然是生意人,小气....

    要是在我那个年代给哪位老板破了这么大的案子,早该嫩模豪车搞起来了...

    不过话说这一百两银子在京都青楼内,花魁包夜好像也够了...

    一大一小离开孙府大门。

    徐长乐和李卿雪走在大街之上,前者神游万里,后者突然问道。

    “你为何能第一眼就确定刘氏不是凶手?”

    她先前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反复推敲徐长乐的解案过程,但仍然有些地方想不通。

    徐长乐看了身旁这只到他膝盖的小萝莉一眼,强忍住盘一盘她小脑袋壳的冲动,解释道:“孙府布局。”

    “孙府之内布局敞亮大气,清香宜人,没有一丝一毫那种富甲豪绅的铜臭气息,见微知著,能摆出这种布局的女人,心胸一般皆比较大气。”

    “你还懂风水?”

    “书上看过,略懂,略懂。”

    “那你从什么时候看出刘易喜才是凶手?”

    “开始其实并不确定,不过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差不多了。”

    徐长乐一语道破天机,说道:“无论是孙府内的丫鬟还是刘氏都未曾将你放在眼里,但那孙易喜开头便是感谢“两位“”大人劳累。”

    “有问题?”李卿雪面露不解:“孙家都是商人,交际应酬都要面面俱到才对。”

    徐长乐反问道:“一个做人做事连跟一个屁大点的孩子都滴水不漏的家伙,你是觉得他心思玲珑还是觉得可怕?”

    李卿雪沉默了会。

    突然跳起来就给了徐长乐膝盖一脚。

    你才是屁大点孩子!

    徐长乐面无表情,忍了这一手偷袭,开始正经道:“你先前故意在破案时装死,让我来出风头,无非是怕挖出孙民贵后面的大人物有麻烦,所以我帮你破了一案,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有吗?”李卿雪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无辜。

    “少来。”徐长乐不吃这一套。

    小萝莉轻哼一声,大踏步朝前走去,“就当是你有点小功劳,罢了,这次知道你没有镇心水,等有空我会将你所缺的镇心水送来。”

    李卿雪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这条街道,马尾辫在身后不停晃荡,粉色裙摆飞舞,像是一个花间飞舞的小精灵。

    徐长乐静静看着这一幕,没有意外对方知道自己所求。

    九品问心境瞒不过对方的眼睛,而这时候自己来到朱雀姐附近,必然是为了在黑市购买那魂水所需要的材料。

    至于为什么是镇心水而不是出魂草,只能说对方对市场的行情非常了解。

    果然有点东西....徐长乐笑了笑,转身离开。

    .....

    寅时。

    日头微移,朝着西山下落。

    徐长乐安全回到了徐府,熟悉的厢房之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何,能出去一趟安全回来,总感觉像是从鬼门关捡回来一条命。

    想起今日孙府一事,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查出来指示孙民贵的幕后黑手是谁,相当于唯一的线索也被中断。

    罢了,找出来也没意义,总不能让大哥拿着刀上去跟他们干....徐长乐苦中作乐,将思绪放在自己的修行之上。

    魂水这几日就能寻到,所以现在的注意力要放在自身的入品言语之内。

    这些日子的求学,让徐长乐明悟了不少关于修行的知识。

    九品问心境除了要磨练心境之外,还有一项便是将入品时所选中的那句圣人言语进行挖掘,运用出更强大的力量。

    毕竟圣人言语蕴含天地至理,刚刚入品的低阶儒生最适合单句仔细钻研。

    而大部分儒生修行所拥有的第一种神通,便是从那句圣人言语之中开发出来。

    徐长乐微微闭上眼睛,微微提气。

    自入九品之后,体内丹田便生了一股气,独属儒家的浩然之气。

    此刻,那股浩然气从徐长乐的胸口蔓延到四面八方,无比舒适的感觉驱散了体内所有疲惫。

    “子不语,怪力乱神。”

    徐长乐微喝一声,右拳猛然向前伸出,摆出一个出拳的姿势。

    空气中一片安静,没有丝毫异样。

    徐长乐眨了眨眼睛,右手隔空做出一个抓瓶子的动作,又喝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还是如此安静,桌上的毛笔纹丝未动。

    若是在九品时开发不出来言论神通,那儒家便是毫无疑问的世上最弱九品....除了让自己极难生病之外,毫无用处。

    徐长乐想到这个惨淡局面就很是崩溃。

    一只健康的待宰羔羊....那也特么还是羔羊。

    于是将这七字重新写在纸张上面,开始反复观摩。

    圣人神通一说,都要归于文字。

    按照道理而言,子不语任何怪力鬼神,意思并非圣人不信,毕竟圣人也拥有神通之力,所以关键在于不语二字。

    不谈论鬼神一说,嘴中不谈,视若无物,那就算鬼神在你身边,照样伤不了你。

    我不在乎你,那么你存在也是不存在?

    真他妈哲学…徐长乐无奈,感觉这句圣人言语并非攻击性质,而是类似于一个磁场的防御性质。

    徐长乐心念一动,来到院子,没有说话,只是心中默念,随后右手轻轻挥袖。

    轰。

    下一刻。

    徐长乐只觉得体内那股浩然气猛然外放,方圆三米之内都被这股气息所笼罩,像是一个屏障。

    他闭上眼睛,也仿佛心至,毫无陌生之感。

    就是这种感觉.....徐长乐眼神激动,现在好歹也是一个能够挣扎的羔羊。

    他略作沉思,收回这道气息,在徐府东院的花圃内找到了正在浇花的红柳。

    “小柳儿,打我一下。”徐长乐认真道。

    小婢女惊了。

    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贱的要求。

    “我没钱....”小柳儿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杏眼中蒙出水雾,可怜兮兮,转眼就跑。

    少爷下贱。

    连下人的钱都要骗。

    看着这一幕,徐长乐一脸疑惑,两脸懵逼,挠挠头在马厩处找到正在喂马的老王,斟酌了会道:“老王,我平日待你咋样?”

    老王一脸惊恐。

    咋,自家少爷把国子监给烧了?

    还是把哪个皇子皇女给揍了,需要自己替罪?

    徐长乐说出了自己的要求,道:“打我。”

    老王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少爷,我一个月就一两银子,您现在太过分了。”

    早上的事情小柳儿早就告诉了老王。

    然而老王万万没想到的是少爷薅自己大哥的羊毛就够了,现在竟然过分到要薅下人的羊毛。

    少爷的下限真是越来越低了....

    “.....”

    徐长乐面露狰狞,恶狠狠道:“我叫你打我!”

    “少爷,我真没钱...”

    “打!”

    “不打。”

    “不打我我就打你!”

    “那还是我来把。”

    话音刚落,一拳就打在了徐长乐脸上。

    “过分...我还没准备好....”

    徐长乐双眼一翻,倒在地上,鼻血瞬间流了出来。

    .....

    明月当空,大魏京都之内,灯火通明。

    一座座恢弘建筑拔地而起,巨型阁楼宏伟雄壮,攒尖顶,青瓦层层叠叠,四望如一,典型的东方王朝建筑。

    小萝莉李卿雪走进其中一座最宏伟的阁楼。

    来来往往的人不停进出,神情严肃,双手间捧着无数案牍,京都内的所有线索,信息,都要在这里汇聚,融合。

    好事人大本营。

    这里相当于整个大魏的眼睛,俯瞰整个天下。

    李卿雪视若无人,沿着外阁台阶层层攀岩而上,来到了第九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