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间守墓神 > 32 幕后黑手
    “阴谋,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呸,阳谋,这根本就是阳谋!”

    大街之上,徐金慎领着一众千牛卫中的好手,一脸无辜的徐长乐被团团围在中心,密不透风,被迫朝着附近的县衙走去。

    自先前看见小巷民家内惨状的那一刻,徐金慎的脸色变得极为严肃,毫不犹豫,便让手下将徐长乐看管了起来。

    很显然,这要是在现代,他已经是按照最高规格的犯罪嫌疑人身份来对待。

    大哥,你是相信我的吧....劝说半天无果,徐长乐不确定的将视线放在身前自家大哥的背影身上,只希望他别用屁股,用脑子思考下问题。

    “别说话!”

    徐金慎转头严厉瞪了眼一脸莫名的徐长乐,嘱咐道:“等会有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隐瞒!”

    不远处一名面色阴柔的青年千牛卫看了这边一眼,笑眯眯道:

    “长乐,你大哥这是在保护你,无论什么原由,抓紧洗清嫌疑才是对你最为有利。”

    此人徐长乐认识,叫柳青,大哥的同僚好友,一名德高望重的御医之子,记忆之中还上门喝茶过几次。

    大魏律法森严,哪怕是王公贵族,但也不可随意滥杀平民,更何况是入室灭门这种惨案,一旦查证成功谁也无法轻松脱身,国子监监生和贵族之后也不顶用。

    可对于他们而言,在宫廷内当差,什么勾心斗角,阴险狠辣的手段没有见过,被人栽赃很正常,但怎么脱身才是当下最需要思考的问题。

    徐金慎久经此职,自然知晓此事,于是脸色如此紧张。

    闻言,徐长乐松了口气,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单纯觉得...这次还行....没有猪队友.....

    “这是怎么回事?”

    徐长乐好奇询问道:“大哥怎么会带千牛卫来到这种地方?”

    从书院出来的时候万众瞩目,回去的时候却已经是代罪之身,徐长乐毫无案犯自觉。

    徐金慎沉声说道:

    “江湖上有一个消失匿迹很多年的盗贼最近突然出现在了京城,我们千牛卫负责侦察,经过蛛丝马迹才刚刚查到了城西这块,结果就撞见了先前那幕....”

    柳青补充道:

    “这家伙有个外号叫做地龙,以前是武楼出身,身上背了几十条人命,做的事畜生不如,但修为高深,也是个纯粹武夫。”

    徐长乐若有所思,沉默了会道:

    “大哥,等会帮我个忙,将先前那死去一家家人的身份查清楚。”

    徐金慎点了点头。

    小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魏都的附郭县:平安县县衙。

    魏都人口极多,地理环境极好,管辖之所也是错综复杂,而城西这块是魏都之内设立的平安县的管辖之地,按照律法而言在此地的犯法之人都需要先押送这里。

    若是犯人情节严重,则需要上报刑部定夺。

    县衙外,两座魁梧雄壮的石狮子静静摆放在那里,肃静而威严。

    平安县县太爷姓牛,是一名年过七十面容瘦尖的老头,看见一众千牛卫的高官子弟来此,还簇拥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吓得还以为是太子亲临要办他,连忙从县衙后院椅子上掉了下来。

    然而当坐在椅子上听闻全部事情经过后,对徐长乐的眼神那是一变再变,似乎是相当古怪复杂。

    “这两日就先麻烦县老爷多多照顾我家二弟了。”徐金慎弯腰一拜,极为郑重。

    “好说,好说。”

    只要不涉及到丢了乌纱帽,老油条的县太爷心情大定,官气十足的端茶送客。

    徐金慎带着众人急匆匆走后,只留着两名县内衙役看管徐长乐,牛县太爷上下扫视了一番,笑眯眯道:

    “徐公子不幸撞见此等祸事,本是无辜的,只可惜国有国法,只能委屈徐公子在这里暂住几日了,我也只能依法办事。”

    徐长乐摇头:“不委屈,不委屈。”

    牛县太爷问道:“要不要先在此处吃点饭?”

    “不太好吧。”徐长乐有些要脸。

    “那喝点酒?”

    “这个....不会。”

    “那咱们就干脆先走流程?”牛县太爷继续笑呵呵道。

    “行。”徐长乐点了点头,就喜欢直接的人。

    只见牛县太爷脸色唰的冷了下来,喝道:“来人啊,将这嫌犯给我押入甲子狱,好生看管!但凡出了问题,我扒了你们的皮。”

    两名像是傀儡般的衙役顿时从后方将徐长乐两个胳膊拿住,将其腰部压至半弯,大喊道:“是!”

    徐长乐:“.....”

    ,,,,,

    ,,,,,

    阴森的平安县衙地牢。

    一座阶梯斜着朝下,透过些许光芒。

    徐长乐站在枯草组成的地面,看着碗口大的牢窗,听着牢栏外几个狱卒的赌钱骂娘声,有些怀疑人生。

    前一秒正在庙内跟几名同窗讨论哪家青楼的姑娘比较润,后一秒却锒铛入狱,让人实在接受不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徐长乐悲愤出口高吼,下一秒却被外面狱卒粗暴打断:“吵什么吵,找死啊!”

    “.....”

    徐长乐没了兴致,盘膝坐在地面,拿起一根枯草叼在嘴里,开始思考问题。

    很明显的栽赃伎俩,并且是有意而为之,哪怕当时自己没有进入小巷,八成也会有其他的方案等着他。

    但徐长乐在意的问题却不是这个。

    大魏的律法虽说确实严厉,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尽量维持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理念,可这个案情显然并不能置自己于死地。

    不提自己是徐府二公子,有侯爵身份和国子监监生这个概念,这个嫁祸就纯粹显得有些儿戏,并且疑点重重。

    自己跟那家人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连大哥都不认为自己是凶手,那么但凡有些脑子的人,更是如此,别提刑部那些深不可测的老油子。

    那么这个处心积虑的嫁祸是为了什么?

    单纯的膈应自己?

    不让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徐长乐紧紧抿住那微薄的双唇,眉头微蹙,似老僧入定。

    期间狱卒送了两次饭,颇有些疑惑的看了几眼,却也没当回事。

    不知过了多久,牢窗外投来的夕阳光芒渐渐暗淡,徐长乐那紧皱的眉头也随之散开,仿佛积雪消融。

    是的。

    他终于想明白了。

    如果没有别的情况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或许便是那个背后的家伙坐不住了,想要乘这个机会跟自己摊牌。

    而按照这个想法来讲的话,接下来到这个牢狱的第一个人,或许就是三番两次想置他于死地的幕后黑手。

    “徐长乐,有人来看你了!”正巧,狱卒的嗓音从牢房外传来。

    见证奇迹的时刻来了.....徐长乐眼神一凝,严肃抬头,看着走道尽头的方向。

    只见正义感十足的国字脸映入眼帘,徐金慎一身官服佩刀,大步走来。

    “大哥!”徐长乐有些怀疑人生,难道幕后黑手是大哥....

    “长乐,我回去问了问三妹,她说问题不大。”

    徐金慎神情轻松了不少,说道:“你且放心便是,在现场也没有你的痕迹,死因也是因为武夫内力摧毁内脏而死,按照我的猜想,若是没有太多疑点,你过几日就能出去。”

    徐长乐面部表情管理了一番,点了点头。

    我果然还是想太多....

    “至于你嘱咐我的,关于死去那一家五口的身份其实没有多大疑点,妻子是城西一户富商的散佣,大概率是碰巧发现了那逃窜的地龙,随后被杀人灭口。”

    徐金慎冷哼道:“这畜生真该死。”

    徐长乐皱眉,问道:“五口?我记得我去的时候....”

    徐金慎打断了他:“屋内还有两个刚出生的婴儿,被扭断了脖子。”

    空气有些沉默,徐长乐哦了一声。

    等到徐金慎走后,他靠在牢房墙壁上,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牢窗外的光芒消逝不见,昏暗的暮色笼罩了四周,牢房外的墙壁上点满了烛灯,黯淡的光芒照亮了昏暗的地牢。

    就这样静静过了一夜。

    然后又过了一日。

    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事都未发生,沉默的有些可怕。

    第三日清晨,只听见:“徐长乐,又有人来看你了!”

    徐长乐睁开有些疲惫的眼睛,视线一撇,只见过道尽头,一位青衫公子哥缓缓走来,年近三十,肤色极佳,面带微笑,随后站在牢房外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贵姓?”徐长乐吐出口中的杂草,好奇问道。

    “钱。”

    青衫公子哥微笑道:“钱如命。”

    徐长乐点了点头,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笑道:““阴谋,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呸,阳谋,这根本就是阳谋!”

    大街之上,徐金慎领着一众千牛卫中的好手,一脸无辜的徐长乐被团团围在中心,密不透风,被迫朝着附近的县衙走去。

    自先前看见小巷民家内惨状的那一刻,徐金慎的脸色变得极为严肃,毫不犹豫,便让手下将徐长乐看管了起来。

    很显然,这要是在现代,他已经是按照最高规格的犯罪嫌疑人身份来对待。

    大哥,你是相信我的吧....劝说半天无果,徐长乐不确定的将视线放在身前自家大哥的背影身上,只希望他别用屁股,用脑子思考下问题。

    “别说话!”

    徐金慎转头严厉瞪了眼一脸莫名的徐长乐,嘱咐道:“等会有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隐瞒!”

    不远处一名面色阴柔的青年千牛卫看了这边一眼,笑眯眯道:

    “长乐,你大哥这是在保护你,无论什么原由,抓紧洗清嫌疑才是对你最为有利。”

    此人徐长乐认识,叫柳青,大哥的同僚好友,一名德高望重的御医之子,记忆之中还上门喝茶过几次。

    大魏律法森严,哪怕是王公贵族,但也不可随意滥杀平民,更何况是入室灭门这种惨案,一旦查证成功谁也无法轻松脱身,国子监监生和贵族之后也不顶用。

    可对于他们而言,在宫廷内当差,什么勾心斗角,阴险狠辣的手段没有见过,被人栽赃很正常,但怎么脱身才是当下最需要思考的问题。

    徐金慎久经此职,自然知晓此事,于是脸色如此紧张。

    闻言,徐长乐松了口气,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单纯觉得...这次还行....没有猪队友.....

    “这是怎么回事?”

    徐长乐好奇询问道:“大哥怎么会带千牛卫来到这种地方?”

    从书院出来的时候万众瞩目,回去的时候却已经是代罪之身,徐长乐毫无案犯自觉。

    徐金慎沉声说道:

    “江湖上有一个消失匿迹很多年的盗贼最近突然出现在了京城,我们千牛卫负责侦察,经过蛛丝马迹才刚刚查到了城西这块,结果就撞见了先前那幕....”

    柳青补充道:

    “这家伙有个外号叫做地龙,以前是武楼出身,身上背了几十条人命,做的事畜生不如,但修为高深,也是个纯粹武夫。”

    徐长乐若有所思,沉默了会道:

    “大哥,等会帮我个忙,将先前那死去一家家人的身份查清楚。”

    徐金慎点了点头。

    小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魏都的附郭县:平安县县衙。

    魏都人口极多,地理环境极好,管辖之所也是错综复杂,而城西这块是魏都之内设立的平安县的管辖之地,按照律法而言在此地的犯法之人都需要先押送这里。

    若是犯人情节严重,则需要上报刑部定夺。

    县衙外,两座魁梧雄壮的石狮子静静摆放在那里,肃静而威严。

    平安县县太爷姓牛,是一名年过七十面容瘦尖的老头,看见一众千牛卫的高官子弟来此,还簇拥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吓得还以为是太子亲临要办他,连忙从县衙后院椅子上掉了下来。

    然而当坐在椅子上听闻全部事情经过后,对徐长乐的眼神那是一变再变,似乎是相当古怪复杂。

    “这两日就先麻烦县老爷多多照顾我家二弟了。”徐金慎弯腰一拜,极为郑重。

    “好说,好说。”

    只要不涉及到丢了乌纱帽,老油条的县太爷心情大定,官气十足的端茶送客。

    徐金慎带着众人急匆匆走后,只留着两名县内衙役看管徐长乐,牛县太爷上下扫视了一番,笑眯眯道:

    “徐公子不幸撞见此等祸事,本是无辜的,只可惜国有国法,只能委屈徐公子在这里暂住几日了,我也只能依法办事。”

    徐长乐摇头:“不委屈,不委屈。”

    牛县太爷问道:“要不要先在此处吃点饭?”

    “不太好吧。”徐长乐有些要脸。

    “那喝点酒?”

    “这个....不会。”

    “那咱们就干脆先走流程?”牛县太爷继续笑呵呵道。

    “行。”徐长乐点了点头,就喜欢直接的人。

    只见牛县太爷脸色唰的冷了下来,喝道:“来人啊,将这嫌犯给我押入甲子狱,好生看管!但凡出了问题,我扒了你们的皮。”

    两名像是傀儡般的衙役顿时从后方将徐长乐两个胳膊拿住,将其腰部压至半弯,大喊道:“是!”

    徐长乐:“.....”

    ,,,,,

    ,,,,,

    阴森的平安县衙地牢。

    一座阶梯斜着朝下,透过些许光芒。

    徐长乐站在枯草组成的地面,看着碗口大的牢窗,听着牢栏外几个狱卒的赌钱骂娘声,有些怀疑人生。

    前一秒正在庙内跟几名同窗讨论哪家青楼的姑娘比较润,后一秒却锒铛入狱,让人实在接受不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徐长乐悲愤出口高吼,下一秒却被外面狱卒粗暴打断:“吵什么吵,找死啊!”

    “.....”

    徐长乐没了兴致,盘膝坐在地面,拿起一根枯草叼在嘴里,开始思考问题。

    很明显的栽赃伎俩,并且是有意而为之,哪怕当时自己没有进入小巷,八成也会有其他的方案等着他。

    但徐长乐在意的问题却不是这个。

    大魏的律法虽说确实严厉,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尽量维持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理念,可这个案情显然并不能置自己于死地。

    不提自己是徐府二公子,有侯爵身份和国子监监生这个概念,这个嫁祸就纯粹显得有些儿戏,并且疑点重重。

    自己跟那家人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连大哥都不认为自己是凶手,那么但凡有些脑子的人,更是如此,别提刑部那些深不可测的老油子。

    那么这个处心积虑的嫁祸是为了什么?

    单纯的膈应自己?

    不让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徐长乐紧紧抿住那微薄的双唇,眉头微蹙,似老僧入定。

    期间狱卒送了两次饭,颇有些疑惑的看了几眼,却也没当回事。

    不知过了多久,牢窗外投来的夕阳光芒渐渐暗淡,徐长乐那紧皱的眉头也随之散开,仿佛积雪消融。

    是的。

    他终于想明白了。

    如果没有别的情况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或许便是那个背后的家伙坐不住了,想要乘这个机会跟自己摊牌。

    而按照这个想法来讲的话,接下来到这个牢狱的第一个人,或许就是三番两次想置他于死地的幕后黑手。

    “徐长乐,有人来看你了!”正巧,狱卒的嗓音从牢房外传来。

    见证奇迹的时刻来了.....徐长乐眼神一凝,严肃抬头,看着走道尽头的方向。

    只见正义感十足的国字脸映入眼帘,徐金慎一身官服佩刀,大步走来。

    “大哥!”徐长乐有些怀疑人生,难道幕后黑手是大哥....

    “长乐,我回去问了问三妹,她说问题不大。”

    徐金慎神情轻松了不少,说道:“你且放心便是,在现场也没有你的痕迹,死因也是因为武夫内力摧毁内脏而死,按照我的猜想,若是没有太多疑点,你过几日就能出去。”

    徐长乐面部表情管理了一番,点了点头。

    我果然还是想太多....

    “至于你嘱咐我的,关于死去那一家五口的身份其实没有多大疑点,妻子是城西一户富商的散佣,大概率是碰巧发现了那逃窜的地龙,随后被杀人灭口。”

    徐金慎冷哼道:“这畜生真该死。”

    徐长乐皱眉,问道:“五口?我记得我去的时候....”

    徐金慎打断了他,平静道:“屋内还有两个刚出生的婴儿,被扭断了脖子。”

    空气有些沉默,徐长乐哦了一声。

    等到徐金慎走后,他靠在牢房墙壁上,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牢窗外的光芒消逝不见,昏暗的暮色笼罩了四周,牢房外的墙壁上点满了烛灯,黯淡的光芒照亮了昏暗的地牢。

    就这样静静过了一夜。

    然后又过了一日。

    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事都未发生,沉默的有些可怕。

    第三日清晨,只听见:“徐长乐,又有人来看你了!”

    徐长乐睁开有些疲惫的眼睛,视线一撇,只见过道尽头,一位青衫公子哥缓缓走来,年近三十,肤色极佳,面带微笑,随后站在牢房外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贵姓?”徐长乐吐出口中的杂草,好奇问道。

    “钱。”

    青衫公子哥微笑道:“钱如命。”

    徐长乐点了点头,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笑道:“吏部尚书的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