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限武神 > 第五十五章 请君聆听杀人曲
    “凌少爷,何不过来一边欣赏这湖光美se,一边聆听洛琴姑娘的琴声?李冲少爷,洛琴姑娘身处污泥却一尘不染,你靠她太近,莫非也跟其他人一样抱着亵玩的心思?一起过来吧!”

    靠窗摆放着一张矮桌,龙天骄席地而坐,向云逸和李冲笑着发出邀请。

    云逸笑了笑,在龙天骄对面坐下。李冲虽然有百般不舍,却也只得走过来,坐在云逸的身旁,目光却始终不曾从那歌ji洛琴的身上离开过。

    现在的季节,天气才是刚刚转暖,临窗而坐,湖塘边的风还带着几分寒意,这里实在不是什么谈论风月的好地方。

    云逸的神识释放出去,将jing舍内外查探了一番,除了这楼上三人和楼下的李大棒槌之外,再无他人,连龙天星等人也离开了jing舍。这里是揽香居,谅这龙家女子也不敢弄出什么大动静,却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玄虚,让云逸不免有些疑惑。

    “凌少爷,这次请你来的目的,想必你心知肚明,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龙天骄面露诚恳之se,说道:“龙、李两家闹到今天这种难以收场的地步,起因不过是你跟龙天星之间的意气之争,再闹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两家各自退让一步,就此讲和如何?”

    讲和?早干什么去了?云逸笑了笑,摇头说道:“现在是你们龙家难以收场,却不是我们李家。再说了,我从不插手李家的族事,龙家要想讲和,直接找我外公就是,龙小姐找上我,怕是找错人了!”

    “如此看来,凌少爷还是不肯罢休,倒是我一厢情愿了。唉,与凌少爷为敌,请非我所愿。”龙天骄也不着恼,叹了一声,“也罢,听曲子,不谈这些让人烦心的事情了!”

    说完,龙天骄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盒来,用牙签很小心地在里面挑出一块ru白se的东西。见云逸不解的样子,龙天骄笑着问道:“凌少爷,李冲少爷,要不要用一点忘忧果?”

    “忘忧果?”

    从凌大少留下的记忆中,云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眉头一皱,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憎恶之se。

    所谓的忘忧果,也就是罂粟。

    这个世界虽说没有人吸这东西,却时常用于治病上,也有很多生活奢靡的富家子弟为了寻求刺激,直接服用果浆,更是有人把这种东西当成是玩乐必不可少之物。

    当然了,像李家这种以武立族的世家,自然会严厉禁止家族子弟服用这种东西。

    没想到这龙家的女子竟然也嗜好这一口,倒让云逸一阵意外。

    “用一点忘忧果,再来聆听洛琴姑娘的天籁之音,让人飘飘yu仙,忘却世间一切烦恼,如此美妙滋味,凌少爷既然不想体会,我就只好独自享用了!”

    龙天骄不再相劝,也没有理会李冲,将牙签上的忘忧果浆放入口中,然后收起了盒子。片刻后,她白皙的脸上浮现一抹病态的殷红,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亢奋起来。

    云逸摇了摇头,瞥了一眼李冲。见他一门心思全都放在那歌ji洛琴的身上,并没有服用忘忧果的意思,云逸不禁松了一口气。要是李冲忘了族中禁令的话,那他可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旋即云逸又是一阵苦笑,看这位的样子,只怕这个歌ji就是他的忘忧果,把他从揽香居弄回家容易,想要把他的心也弄走,难啊!

    这时候,琴音戛然而止,洛琴向凌云逸嫣然一笑后,眸中光波流转,明丽动人,让李冲的目光顿时直了。

    洛琴抬起纤纤玉手,在古琴上翩然划过,琴音风格为之一变。

    委婉连绵的琴音自行云流水般的玉指间飘出,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扬扬悠悠,潺潺淙淙,让人情不自禁地放松心神。

    云逸今天琢磨那两瓶四品药物,神识本就消耗不少,这琴音入耳,元神隐隐与琴音有了共振,不由自主地随着琴声的节奏,沉陷入这天籁一般的意境当中。

    云逸的元神又岂是寻常人的灵魂可比的?稍有异状,心头蓦地一个激灵,神识一转,心神立即从琴音中清醒过来。

    “这琴音,有问题!”

    云逸顿时jing觉起来,面上却不动声se,细细倾听琴声,越发觉得这琴音的古怪。眼睛微眯,徐徐释放出神识,空气的微观一面,立即在脑海中呈现。

    只见那不计其数的空气微粒,随着琴声的旋律微微振动着,竟如同前世所见的音乐喷泉一般翩然起舞,这一幕奇妙到极点,却又诡异无比。

    “这琴声果然有古怪!”

    “声音的频率,不仅是引起空气有规律的振动,还能与人的脑波形成共振,从而影响人的心智,进而控制人的意识!”

    “原来这个歌ji,才是龙天骄的杀手锏!”

    总算是找到了龙天骄的yin谋,云逸心中一声冷笑,暗中以眼睛的余光查看四周。

    李冲如痴如醉,眼神中一片迷茫,完全沉迷于琴声当中。现在可以推断,李冲并非是迷恋歌ji洛琴,而是早就被龙天骄算计,受洛琴的琴音蛊惑,身陷其中难以自拔。

    奇怪的是,龙天骄的眼睛却依然清明,只是唇边噙着一丝笑容中,却已是带着一丝冷冽的杀意。

    云逸稍加思忖,立即明白了过来。

    “龙天骄刚才服用忘忧果,却不是寻求什么jing神上的刺激,而是借助药力,使自己处于亢奋状态,因而不受琴音干扰。”

    “龙天骄极力邀我听曲子,原来是这个缘故,果然是好算计!却不知道她打算用琴音迷惑我和李冲之后,接下来又有什么计谋?”

    洛琴落在琴弦上的手指,变得急促了起来,空宁静雅的琴音,渐渐变得浑厚、深沉,最后又慢慢转向慷慨激昂,隐隐带有肃杀之气。

    铮铮铮……

    洛琴的手指连连挑动琴弦,琴音铿锵,恍然间,似有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利刃,迎面斩来!

    李冲突然站起身,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锋利匕首,满面杀机,狠狠看向云逸,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狼!

    李冲就站在云逸身侧,近在咫尺之间,只需随手挺刀一刺,云逸就会血溅当场。

    云逸看上去已经完全被琴音所迷惑,全然没有察觉到危险来临似的。

    这一幕,让龙天骄那双一直平静似水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抹自得的笑意。

    这一次算计,不可谓不狠辣,不能说不jing妙。

    以龙家的势力,出动族中高手,杀死云逸自然是轻而易举。只是事后该如何收场,却是个难题,要是李义深宠溺的外孙被杀,龙家事后必将接受李义深疯狂的报复,这样的后果龙家承担不起。

    若是云逸死于意外,却又是另外一个结果。

    李冲与云逸不和,这是李家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堕落颓废的李冲今天与表弟因为一个女人,在揽香居中发生冲突,失手杀了凌云逸,李义深即使有冲天的怒火,又能如何?

    龙家不仅可以彻底摆脱眼下的困境,根除了凌云逸这个心腹后患,更是对李家这个宿敌一次沉重打击。

    眼看谋算成功在即,龙天骄的心机城府再怎么深,此刻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与得意。

    不仅是龙天骄,歌ji洛琴也是难以抑制心头兴奋,唇角上翘,一抹带着杀意的微笑浮起。

    ;
Template file (/52mb/ad.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