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限武神 > 第六十三章 融体融心
    “少爷,醒醒,少爷,你快醒醒啊!”

    云逸沉浸在一片黑暗中也不知道有多久的意识,在一阵阵带着哭泣的呼唤中,终于重新运转起来。

    前世、今生,以及凌大少那污秽不堪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纷纷闪过,最终串联成完整的画面。

    “我的元神,竟然又一次失去了意识,陷入沉眠状态!”

    这一次醒来,要是再一次穿越夺舍……想到这儿,云逸心中猛地一惊,奋力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李果儿挂着泪水的脸庞。这里还是李家大宅的家,屋内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散发出的气味。

    云逸心中一块巨石这才轻轻落地,还好,这一次没穿越。

    “果儿,我睡多久了?”

    声音嘶哑,把他自己给吓了一大跳。

    李果儿愣了一下,惊喜万分地叫道:“少爷,你醒了!你都睡了整整七天,把我们都快急疯了!”

    “睡了七天?这么久!”

    云逸心中稍定,闭上眼睛,徐徐释放出神识,仔细检视自己的身体。

    片刻后,云逸收回神识,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肩上的伤本就不是很重,修习武道的武者,身体不仅远比常人要强韧,并且恢复能力也是极强,又用了上好的伤药,现在已经痊愈了,连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

    经过七天的休息,元神也彻底复原了,并且感到还显得比以前更加凝实了一些。让云逸惊讶的是,经过这一次长时间的休眠,元神与身体完全融合,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隔阂。并且元神隐隐还了一种即将蜕变的感觉,这简直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云逸仔细想想,心中一阵释然。

    元神夺舍原本就是一件极其凶险的事情,并且夺舍过后,还需要一个十分漫长的契合过程,多则数年,长的十数年都有可能。

    云逸夺舍凌大少的身体,并非是强行夺舍,与新的身体完全契合并不需要多长时间。这一次元神消耗,陷入休眠状态,在自我恢复过程中跟身体契合也算是水到渠成。元神彻底在新家中安定下来,也就自然发挥出了最大的潜力,现在有了显著变化再也正常不过。

    “你总算醒了!”

    一个温婉中透着些许疲惫的声音传入耳中,云逸怔了一下,抬起头,这才发现屋内还有两个人。

    大舅母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睡着了,一个青衣少女立在床尾,一张清雅的俏脸上带着浓浓的疲倦之色,却难掩饰清眸中的欣喜,不是岳清婉又是谁?

    李果儿倒也十分懂眼色,赶忙说道:“少爷,你昏迷的这几天,家主、大老爷跟大夫人,还有岳小姐,他们几个一直守在这里,岳小姐连眼皮子都没合一下呢!”

    云逸的心头,涌起一股暖意。

    他前世是个孤儿,极少有过被人关心的时候。今世的时日不多,加上受凌大少遗留的记忆和情绪影响,这种感觉更是几乎没有。

    今天却是第一次有了置身家中的感觉,这种对于其他人而言再也寻常不过的感觉,对云逸却是异常陌生,却又倍感温馨。不知不觉中,不仅是元神融入了新的身体,他那原本冷漠的道心,也开始融入这个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才是他证悟人道的初体验。

    “这是什么?”

    瞥见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个香炉,炉中插着一炷香,正袅袅冒着轻烟,刚才闻到的异香正是来源于此,云逸不禁有些好奇。

    岳清婉说道:“焕神香。”

    李果儿在一旁插嘴道:“李大棒槌把你从东城送回来的时候,你人事不知,家主找遍全城的名医,都看不出你是什么症状,就跟死了一样……呸,我这乌鸦嘴!”

    云逸瞪了李果儿一眼,嘴角却勾起一丝笑意。元神沉眠,完全失去意识,还真的跟死人一模一样,即使是神医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看了一眼香炉里的香,云逸猜测,这东西应该是具有强健神魂的作用。

    果不其然,李果儿接着说道:“正是这炷焕神香,救了少爷你的命。听搓衣板……小茶姑娘说,即便是人死了,点上这么一炷香,也能还魂续命呢!”

    还魂续命?那倒未必,能够强健灵魂的作用倒是有一点的。云逸淡淡一笑,点了点头,朝岳清婉说道:“谢谢了!”

    岳清婉微微一笑:“没小茶说的那么夸张,凌家表兄吉人天相,即使没有焕神香也会无恙的。”

    岳清婉说的倒是不错,以云逸强大的元神,即使耗尽神识,也不会轻易殒命,顶多是多昏睡一些时日而已,这么快就醒过来倒也不全是焕神香的功劳。

    不过这焕神香既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显然是珍贵之极,岳清婉竟舍得拿出来,让云逸心头又是一暖,将这份情记在心头。

    云逸四处看了看,问道:“外公呢?”

    岳清婉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昏迷不醒,却又查不清是什么缘故,家主专程去郡守府请一位来自京师的大医师了。”

    李果儿扭头朝外面叫道:“棒槌,赶快去告诉家主,少爷醒了,不用去请那个汪大师了,还不知道医术怎么也呢,架子倒是不小,家主去了几趟都没见着。”

    “少爷醒了?”李大棒槌兴冲冲地走进来,看了云逸一眼,然后兴冲冲地掉头朝外面跑去,傻头傻脑的样子,还真像是一个棒槌。

    大舅母被吵醒了,见云逸苏醒也是惊喜不已,过来拉住云逸的手,眼圈一红,说道:“都是冲儿那孩子,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小逸,舅母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云逸不在意地笑了笑,“大舅母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是一家人呢!”

    大舅母擦了一下眼睛,说道:“对,咱们是一家人,不讲两家话!”

    云逸问道:“李冲表兄这几天可还好?”

    大舅母的神色立即黯淡了下来,摇头说道:“前天一听说在揽香居中的事情,家主险些气昏了过去,直接把他关了起来。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云逸想起李冲在揽香居中的表现,也是一阵叹息。前世好歹也当过两年的教师,面对的也正是跟李冲年龄相仿的少年。所以云逸很清楚,这些少年人往往眼高手低,好高骛远,又极具叛逆,一旦钻进牛角尖,九头牛都难拉回来。

    想了想,云逸安慰道:“舅母不要担心,李冲表兄的事情,我也许办法,等过些时日再说吧。”

    “家主和李冲他爹打也打了,骂也骂过了,我更是苦口婆心地开解他,可是他哪有一点悔改的意思?小逸,你怎会有办法?”

    大舅母将信将疑地看着云逸,这个外甥虽然不简单,可是李冲堕落成这个样子,大半原因是因为嫉妒他,他能有什么办法?

    云逸笃定地说道:“李冲表兄的品质不坏,现在不过是一时转不过来弯,等过几天我再设法好好开导他一番。”

    “大舅母先谢谢你了。”大舅母说道,只是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显然对云逸的话不报多大的指望,叹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你与李冲,还有族老家的李腾,都是李家的人,差别却这么大呢?”

    云逸问道:“李腾是怎么处置的?”

    李腾上次指使家奴李旺,妄图谋杀凌云逸,事败后受到族规严惩,被禁足在城外老庄子里。这一次他更是丧心病狂,竟勾结龙家,算计李冲与云逸。

    他算计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家主李义深的嫡长孙,另一个更是李义深最为宠溺的外孙。以李义深的脾气,直接就要打杀了李腾都有可能。

    “依家主的意思,本是要将李腾活活打死的,后来族老苦苦哀求,甚至向家主下跪,李腾这才得以从轻发落,被逐出家族,离开墨崖城。”

    大舅母说道,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李腾的下场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李冲,那天在揽香居中要是李冲真的做出傻事,只怕下场比李腾还要惨。

    李腾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云逸自然不会怜惜什么。岳清婉心中,却是一阵感叹。

    这件事也意味着族老一支彻底落败,再也没有可能给家主李义深造成任何威胁。

    数月前,李义深还被族老逼得险些家主位子不保,现在族老却是到了连嫡亲孙子都保不住的地步。造成这一结果的,竟是一个昔日被人唾弃,被李家上下嘲笑、羞辱的废物、野种、浪荡子,仔细想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今天第二更奉上。
Template file (/52mb/ad.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