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软柿子 > Chapter.04
    两节晚自习结束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来接应如是的是刚下班的应铭,开着一辆奥迪a6。

    “囡囡,这里!”应铭摇下车窗,对着应如是招了招手。

    “来啦。”应如是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以后,把书包放在后面的座位上,拉好安全带。

    “今天你哥和你联系了吗?”应铭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紧盯着前面,问着应如是。

    “没有,问他的朋友也说不知道他在哪。”

    “这个小赤佬,竟然还敢离家出走了,看他回家我怎么收拾他。”

    应如是顿了顿,组织下语言,开口道:“爸爸,其实我觉得你不如就让哥哥去打游戏好了。”

    “打游戏能干什么,是能吃饭?还是能赚钱?”应铭声音都带着怒气。

    “爸爸,你别这么老古板行不行?现在电竞可是列入体育项目的好伐,得冠军怎么不能赚钱了?”应如是微微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就你哥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能去参加比赛?我看也就你信。”

    “才不是呢……哥哥打游戏超厉害的!”

    “好了,不提他了,越提越生气,我看他还能在外面待几天。”

    应如是没有再说什么,一路无言。

    两人回到家,按下门铃,唐攸来开了门。

    应铭在玄关处换鞋,顺手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递给唐攸,唐攸接过外套挂起来,然后轻声问道:“老公,小寒有消息了吗?”

    “那个小赤佬,连他妹妹都不理了。”

    “那怎么办啊,他一分钱都没带,都出去多少天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说你,非要跟他犟什么,打游戏就让他打嘛,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他!”唐攸说着眼睛开始泛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就是你把他给惯坏了!整天不学无术!”应铭一生气,甩手就往卧室走去。

    “妈,你也别担心了,我哥也是个成年人了,饿不死自己的。”应如是有点心疼,她伸手抚了抚唐悠的后背。

    其实她今天收到了应觉寒的信息,但她不敢说。

    “成年了他也还小,哪来的钱啊!”唐攸哭得稀里哗啦的,应如是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好,送回房间。

    看来,必须要跟臭哥哥好好聊聊了。

    -

    洗漱完以后,应如是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给应觉寒发了一条微信。

    应如是: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啊?

    应觉寒:等爸能同意给我打职业再说吧。

    应如是:那你不用回来了!

    应觉寒:……

    应如是:亏妈这么疼你,整天在家哭,怕你在外面受苦,没有钱花。

    应觉寒:我坚持了这么久,总不能前功尽弃。

    应如是:那你在哪呢?这也不能跟我说吗?

    应觉寒:不能。

    应如是被应觉寒气得要死,不想再回他了,于是她掏出数学试卷开始刷题。刚做完所有作业没多久,“滴”一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一条qq消息。

    杨宇邀请“沃德天·沃维森莫拉莫帅”加入了本群。

    ???黑人问号.jpg

    这他妈是哪个沙雕?

    杨宇:@全体成员欢迎问哥加入高二(15)班这个友爱的大家庭!/鼓掌

    江……江问?

    薛绍:欢迎问哥/鼓掌/鼓掌/鼓掌/撒花/撒花/撒花

    陈子昂:欢迎问哥/鼓掌/鼓掌/鼓掌/撒花/撒花/撒花

    ……舔狗不得house。

    沃德天·沃维森莫拉莫帅:低调低调

    应如是:……

    沃德天·沃维森莫拉莫帅:呦,这不是前桌的小同学嘛!千山万水总是情,加个好友行不行?

    这人什么毛病?中二病?

    应如是:……好啊

    “沃德天·沃维森莫拉莫帅”请求加您为好友。

    看到消息的应如是手一抖,然后战战兢兢地点了同意,看了一眼他的网名,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敲定了江问的备注:东南飞。

    东南飞: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看你空间很冷清,我去踩踩,记得回踩哦!

    ……这人有毒吧。

    应如是:帅哥,你的扣扣秀真是酷毙了,裤头的裤哦!

    江问没有再回她了,应如是也不打算再跟他说些什么,于是她收起试卷,掏出自己的日记本,思量了半天,写下一行字:

    新来的转学生像只发.情的孔雀,到处开屏。

    -

    昨晚睡得不是很好,一早起床,应如是有点犯困,她背着书包,手里拿着一杯豆浆和一个三明治。

    她一边吸着豆浆,一边往公交站台走过去,远远地感觉有个高挑的身影有点熟悉。

    又是江问……这样也能碰到?什么狗血桥段啊?

    走到跟前的时候,只见江问捧着手机在玩游戏,十分专注。

    21路已经进站了,车门打开,江问好像也没注意到她,径直走上了公交车。

    等应如是走上公交车的时候,一个车厢只剩下江问旁边最后一个座位了,这……坐还是不坐是个好问题。

    她思虑了半天,还是坐了下去。

    江问好像还是没有注意到她,一心玩着游戏。

    应如是一脸好奇地凑过去瞄了一眼,嗯?是桌球游戏?可是跟她看别人打的台球又有点不太一样?

    江问一局游戏已经结束了,应如是的眼睛还没有离开他的手机屏幕,被逮个正着。

    江问歪过头,调笑道:“小同学,我打游戏这么好看吗?”

    听见这个欠扁的声音之后,应如是才反应过来,立马扭头,嘴硬道:“一般般。”

    “哦?是吗?我可赢了呢。”江问捏了捏下巴,侧身看向应如是。

    “那……挺……厉害的……吧?”应如是根本就没注意他打的怎么样,但是您是大佬,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江问看了一眼畏畏缩缩的应如是,“噗嗤”一声笑出来。

    应如是准备装傻充楞,就没有说话了。

    上公交之前她把豆浆喝完了,三明治还没有动,她在犹豫着要不要吃,可是在公交上吃东西有点不好,她就把三明治放进书包里,目视前方,规规矩矩的坐着。

    江问也没有再说话,眯着眼,带着耳机听歌。

    到站的时候看他还没有什么反应,应如是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

    “嗯?”江问地拿下耳机,声音慵懒低沉。

    “到站啦,江同学。”应如是指了指已经打开的车门,然后站起身,往外走。

    “等我……”江问站起身,拉住了她的衣角。

    拉衣角什么的……好像小朋友哦。

    可他不小啊,那……江大智障?嗯,很合适。

    应如是转身看了一眼江问,凌乱的黑发,透着淡淡粉色的唇,微微上扬的桃花眼,挺直的鼻梁,右眼下一颗小小的泪痣,当真是帅的一塌糊涂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江问对着她挤了一个wink。

    “……”

    呵,果然,狐狸精的本性还是改不了。

    -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教室的时候,余宛这个踩点王竟然不可思议般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跟后面的杨宇聊着天。

    “柿子,你今天有点晚哦?”余宛看了一眼一起走来的应如是和江问,挑了挑眉,露出一抹破有深意的笑容。

    应如是抬头看了一眼黑板上挂着的钟。

    好像是比以前晚了很多?

    等应如是坐下放好书包,余宛鬼鬼祟祟地靠近她,贴在她耳边小声地问:“你怎么是跟大佬一起到教室的?”

    “就坐到了同一辆公交呗。”应如是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见应如是不想搭理她的模样,余宛没有再八卦。

    早自习一般是一天英语一天语文,恰逢星期五是英语,整个教室都是背单词背课文的声音。

    应如是捧着课本心不在焉,余宛则是完全放弃了英语,把书立着,趴在书后面睡觉。

    “小同学,物理笔记借我看看。”

    江问看着小姑娘的马尾辫,伸手一抓,发丝像黑色的锦缎一样柔软顺滑,从指腹划过的触感好不美妙。

    被抓住辫子可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应如是打掉江问的手,然后一脸愤怒地说:“不要拽我的头发。”

    虽然很生气,但是尚存的理智驱使她找出自己的物理笔记递给了江问。

    呦,还生气了呢……

    江问接过笔记本,翻开第一页,三个娟秀的小字出现在眼前,果然头发软软的,字也软软的,所以人也软软的?

    江问不经意地翻了一下,结果从书中掉出来一张纸条。

    “山花烂漫时,你在丛中笑。——宋”

    情书?果然级花的魅力就是大。

    江问随意地把纸条一团,扔向垃圾筐,一击必中,纸条安全到达筐底。

    -

    一整个上午基本上都是三大主科的课,枯燥乏味。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周贵财在讲一篇文言文。

    余宛没听课,拿着两本姜弋泊的杂志在桌洞里来回翻。

    应如是瞄了两眼杂志上的姜弋泊,二十出头的男人,浑身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可她的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江问的脸,果然,比起姜弋泊这种魅力型男,她还是更喜欢江问这种类型的。

    应如是下意识的转身,结果看见江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凌乱微卷的黑发,刘海半遮半掩露出他光洁的额头,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起伏睫毛微微颤动,因为睡着了,脸颊透着淡淡的粉色,让人很想去捏一捏。

    这么一看,江问长相清冷,可是当他那双狭长桃花眼一睁开,整个人就自带一种魅惑的感觉,活像个勾人的狐狸精。

    应如是赶紧收回眼睛,也收回砰砰乱跳的小心脏。

    虽然吧,这人死不正经,可是长得帅啊……

    突然,江问伸直了一只手臂,横跨整个桌面,停在应如是的腰侧。

    应如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整个人僵坐着,背挺得老直。

    正在讲课周贵财也注意到了睡觉的江问,对着他扔了一个粉笔头,被砸中的江问微微动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抬手,却碰到了应如是的手臂。

    “不好意思。”江问低声说着,声音带着没睡醒时的沙哑。

    “没关系。”应如是小声回答道。

    因为从小在国外长大的缘故,江问对这冗杂枯燥的文言文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也没有打算继续听下去,掏出一本数学五三,开始刷题。

    没过多久,放学铃声响起。

    “如是,你去我办公室把练习册拿来发下去,作业写在纸条上了,你记得抄在黑板上。”周贵财对应如是说。

    “好的,周老师。”应如是随口答应了一声。

    周贵财话声刚落,同学们鱼贯而出。

    应如是把课本放好,却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转身一看,江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起来。

    “jevon,howhaveyoubeen?”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清脆的男声,听起来像一个活泼阳光的大男孩。

    “i’mfine.”江问说英语的时候带着翘舌音,有种独特的味道。

    等应如是转头再看,江问已经走出教室了。

    嗯?是在英国的朋友吗?

    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应如是甩了甩脑袋,试图甩掉脑海里有关江问的一切。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