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软柿子 > Chapter.08
    当江问踩着第一节课的铃声走进教室的时候,英语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抄板书了。

    因为定制校服要一个星期,所以他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一件卡其色外套懒懒的搭在肩上,里面是一件纯白打底衫,下着九分牛仔裤搭配黑色运动鞋,眼皮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表情淡漠又疏离。

    “报告。”江问揉了揉头发,眯着眼,说话的声音沙哑无力。

    闻声,英语老师侧身看了一眼江问,招了招手说:“进来吧。”

    江问抬腿往后面走,看向应如是的时候对她勾了勾唇角。

    看江问坐下后,应如是写了一张字条递给了他。

    江问接过字条,打开,上面写着:怎么迟到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应如是双手捧着脑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于是,拿起笔,写下:睡过头了。

    他趴在桌子上,伸手戳了戳应如是的后背,把字条递给她。

    应如是看了字条以后,没有再回了。

    见她迟迟没有动静,江问把头蒙进臂弯里睡觉。

    英语老师已经抄好了板书,转身就看见江问趴在桌子上睡觉,免不得眉头一皱,走到江问面前,用教杆轻轻抽了一下江问,可是江问的反应却特别大,他直接从桌上弹了起来,怒视着英语老师,眼神锋利又凌冽。

    “上课迟到还敢睡觉,给我出去站!”英语老师也被他的目光吓到了,强装镇定,吼道。

    江问拿起课本,懒懒的站起来,在走到英语老师面前的时候,乜了她一眼,拖着声音说了一句:

    “黑板上──错了一个语法。”

    -

    空荡荡的走廊里寂静无声。

    江问倚在窗户上,姿势懒散随意,一只手拿着课本挡住脸,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像往常一样来巡视的周贵财看见江问正站在外面,他走上前,拿开江问用来挡脸的英语书。

    “今天为什么迟到?”周贵财抬头看着江问,眼神里充满了怒火。

    此时,江问脸色很不好看,他随意地撩了撩头发,垂下眼睫,冷哼一声,说的话十分呛人:“想迟到就迟到,需要什么理由。”

    看他这幅样子,周贵财被他气得青筋暴起,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扯,大声吼道:“你是学生,还是社会混混?这么厉害还来上什么学?”

    江问的衣领被扯到了肩膀处,露出一段锁骨和──

    布满大大小小於痕的肩膀。

    周贵财一愣,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江问肯定是和别人打架了。

    他皱了皱眉头,目光犀利,一把松开江问,拍了拍手,对此嗤之以鼻:“靠着家里的关系就能为所欲为,不过──”继而顿了顿,冷笑一声,“你的确很有骄傲的资本。”

    江问脸色一冷,握紧拳头,用力锤了一下墙。

    “你知道就好。”

    外面的动静将正在上课的众人吸引过去。

    说完话,周贵财瞥了一眼江问,背过手朝教室后面走,应如是偷偷侧过头盯着江问的背影,感觉站在窗户外面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认识得江问。

    在她印象中,江问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老不正经。

    而今天──

    他的背影孤傲又决绝。

    -

    黑云压境,天空好似一幅绝美的泼墨画。狂风吹过,矗立的危楼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江问在外面站了一节课,下课铃声一响起,他拿着书回了座位。

    “问哥,没事吧?”杨宇小心翼翼凑到江问面前,怯声道。

    江问脸对着墙,趴在桌子上假寐,没有理他。

    应如是转过身,轻轻戳了戳江问的手臂。

    “别碰我!”江问头也没抬,吼了一声。

    应如是被他这一声吼吓得不轻,她暗戳戳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气,柔声道:“江问……”

    听到应如是的声音,江问转过头,露出一双眼睛,抬起眼睫,开口道:“有什么事?”

    因为整张脸埋在臂弯里,他的声音显得闷闷的。

    “你说让我等你,我等你等了半小时。”应如是手撑在椅子的靠背上。

    江问直起身子,说了一句:“有事耽搁了,忘记告诉你了。”

    “那你肯定还没吃早饭呢吧?”应如是转过身,从书包里掏出来一袋好丽友派递给江问,“给你好丽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江问咧嘴一笑:“那你之前一直把我当陌生人?”

    应如是被这话一噎,吞吞吐吐道:“之前——不是不太熟嘛。”

    “好,接受你的‘交友礼’。”江问从她手中接过好丽友,撕开包装袋,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巧克力,甜的发腻。

    应如是双手捧着脸,问道:“好吃吗?这是我最爱的抹茶味!”

    明明并不喜欢这个味道,但不知怎么的,江问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好吃。”

    “交朋友呢,是一件开心的事,所以——”应如是顿了顿,笃定眼神中流露着感染人心的力量,她继续把话说完:“之前不开心的事情就算翻篇了!”

    江问呼吸一滞,感觉心跳蓦地漏了一拍,握着好丽友的手一紧。

    良久,传来一声——

    “好。”

    -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在讲台上绘声绘色的讲着课题重点。

    突然,昏暗的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电光,将天空照的通亮,紧接着是一声震耳的雷声,彻底打破了地理课的乏味沉闷。

    本都在认真听课的学生都忍不住转头看向窗外,有雷声恐惧症的应如是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她只好放下手中的笔,伸出手捂住了耳朵。

    幸好,雷声没有继续,但迎来的却是一场大雨。

    直到下课雨还没停,豆大的雨拍打着地面溅起水花,所有的学生都挤在走廊里,到处蹭伞。

    江问站在廊檐下,正准备脱下外套话的,你、是这学校第一个。”

    “跟她道歉,否则——”江问下巴一扬,顿了顿,握紧拳头说:“别怪我拳头不长眼!”

    肇事者毫不露怯,双方僵持着,各不相让,剑拔弩张。

    余宛此时正好赶来,手里拎着两杯奶茶。

    “怎么回事?”她的到来打破了严峻的形势。

    江问松开手,瞪了男生一眼,开口:“高二十五,江问,欢迎约架。”他半蹲下/身子,一把抱起应如是,朝门外走去。

    余宛一怔,没有多想,赶紧跟了上去。

    “伞,拿好。”江问垂下眼,把手里的伞递给应如是,沉着声音说:“等会出去你撑着伞。”

    应如是搂着江问的脖子,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清冽又温柔……

    她抬起眼睫看向江问,细细打量着他的侧脸,从眼角到眉梢,再到鼻梁,再想往下看的时候,江问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应如是顿了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好帅一男的——

    简直就是长在了她的择偶标准上。

    </br>

    </br>